全球辅助语言

     今天造成人与人之间以及国家之间差异的一个主要原因是语言的多样化。每个国家和人民都有他们的文化历史,领土和语言,且与邻国人民之间也被边界所隔离。因为缺乏彼此之间清晰的沟通与理解,使得战争,误解,冲突和分歧由然而生。尽管他们属于同一种族,但缺乏共同语言却成为他们之间最大的障碍。如果使用世界辅助语,那么他们都会被视为一体。

 

"只需思考世界辅助语如何促进地球上所有国家之间的交流。我们生活中一半的时间都花在学习一门语言知识上,因为在这个开明的时代,每个希望去亚洲,非洲和欧洲旅行的人都必须学习几种语言,从而使他们能够与当地人对话。然而一旦他学会一种语言就会需要学另一种语言。因此,一个人的生活也许都会在学习那些阻碍国际交流的语言中度过。世界辅助语会使人类摆脱所有这些问题."
"语言的一体化能把人类世界融为一体,能消除宗教误解并能用手足之情和爱来团结东方和西方。语言的一体化会把这个世界从很多家庭变为一个家庭。这种世界辅助语将会把所有国家聚集在一个标准下,就像世界的五个大洲成为一体,然后,全人类思想的互相交流将成为可能。它将能消除无知与迷信,因为每个孩子,无论其种族和国家如何,都能够学习科学和艺术,他只需要两种语言,母语和世界辅助语。物质世界会成为思想表达的世界。然后,发现会被公开,发明会成倍增加,科学将突飞猛进,地球上的科学文化将得到更广泛的发展。随之,因使用世界辅助语的表达方式让各国能够利用最新和最好的思想。"  阿博都巴哈

      东方和西方取得进步的最好方式将会是使用同一种世界普遍语言。这将会大大加快世界为了人类进步而统一的步伐。同时,这也将会提升人类一体的标准,并会让地球成为一个全球的联邦体,而且成为人类子孙和不同种族之间充满友爱的来源。
正是因为巴哈欧拉提出了“世界辅助语的原则,世界语和少量的其他语言已经被发明作为促进世界人民互相理解的普遍方式。


      Ludovic Zamenhof 是世界语的创始人,他的想法获得了世界社区的普遍支持,且已由多年的无数经验证明这种方式能鼓励国际交往且已成为很令人满意的媒介。我们应继续付出努力去建立人类不同种族间沟通的普遍方式。人类的团结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够理解我们兄弟的想法和心声。

 

"团结之光会长期照亮世界所有地区,并且最伟大的方式就是理解彼此的文字和言语。我们已经在书札中命令我们的管理机构世界正义院选择一种已存在的语言或者去创造一种新的语言,且以同样地方式去选择一种通用的字体,并将这些教导给世界所有学校中的孩子们,这样才能让世界成为一个家庭。" 巴哈欧拉

      我们的意图并不是只应存在一种语言。世界语的出现是为了起辅助作用。国家的文化,文学,艺术和人才将会被保留并得到发展,但是所有人必须学习至少两种语言,例如,他们的母语和世界语。多样化的团结才是我们希望的结果并不是无差异。我们希望每个人能积极使用世界语去理解他的邻国人民。多种口音和声调会增强其美好。
早在 90多年前,巴哈欧拉就在其有生之年写到关于这种世界辅助语的想法。他说:“ 只有开始使用世界辅助语才能让世界的各个部分实现真正的团结。因为我们都知道误解会阻碍人类之间的互相交往,且能驱除这些误解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世界辅助语。" 巴哈欧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