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机构的建立

       紧迫地建立和维护人类全体和平是巴哈伊教义的核心部分。在19世纪下半期,巴哈欧拉号召世界的领导者能友好和解,“共同为世界的至大和平建立基础”。它宣称“地球乃一国,全人类是它的公民。”通过这种方式,它勾画了一系列能让国际关系长期稳定的措施。他智慧之言的核心曾是一套全新的基于让全世界人民参与和协商的社会体系。这

        些新的机制将消除利益的冲突且因此降低社会各层次不团结的可能性。很多国际机构曾构想:一个拥有真正代表制和权威制的世界立法机构,一个拥有解决国家之间所有争端的最终裁判权的国际法庭,以及一个被赋权能贯彻这些立法和裁判机构决策的国际执行委员会。

       这些机构将会通过运用集体安全的法则去保障和维护社会整体的武装解除。他们将不会剥夺或压迫国家的基本主权,同时会维护个人自由和主动性,并将会保护长期以来受世界人民所珍视的文化传统。由巴哈欧拉长期勾画的治理体系强调了草根阶层决策的重要性,这是体现民主的精神和方法,但同时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协调性以及让合作在全球范围展开变为可能的权威性。

        世界渴望和平。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达到巴哈欧拉所指出的准备放弃民族主义的程度,且他说过这将会成为有效世界组织的必备条件。


        有两点必须要考虑的重要因素在联合国的实施过程中仍然受到阻碍。第一个因素是国家愿意放弃主权,达到对世界法庭作出的任何裁决完全的接受且没有否决权的程度。第二个维护稳定和平所不可缺少的因素是各个国家间的武装解除,且达到武装实施仅限于解决各国内部安全问题的程度,还要建立国际警察。世界目前尚未准备好踏入这两个重要的步骤。且缺乏应具备的小心谨慎也无法成功完成这些任务。


        世界和平并不仅仅是政府之间通过签订条款来安排的内容。它与这个人类一体世界中的每个公民相关。我们要运用自由的意志去避免进步的废止以及威胁我们的种族歼灭。

 

“巴哈欧拉所构想的人类种族的团结,意味着要建立世界联邦体制,并让其中的所有国家,种族,宗教和阶级成员间实现密切和永久的团结,且让构成它们的国家成员的主权,个人的自由和主动性得到确实和完整的保障。“


        战争的消除将成为世界实现有效和平宏伟计划中的第一步。此计划将作为一个联邦体而全面运作,且为建立以公正和善意为基础的全球文明作出贡献。它以繁荣,美好和生活的喜悦为表征,且甚至将比世界最伟大的诗人和学者所构想的计划更加荣耀辉煌。


        巴哈欧拉的世界秩序目标为我们提供了形象化的纲要,且在靠近此目标的过程中我们也许需要努力抗争。全人类的幸福将不会通过某些特定的政治和经济行为而奇迹般的实现。它是以人类一家的精神原则为基础并形成一个能够保障和发展这个团结的结构体系。“ 地球乃一国,人类是它的公民“ 就是它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