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教育

教育是促进人类发展的首要因素。生活中只有一个领域的力量更为强大,那就是宗教。在以对宗教的热情和虔诚为特征的时代,宗教和教育工作需齐头并进。它们共同以一种为传统所接受的模式构成了一股团结,鼓舞和引导的力量去协调全人类的思相和情感。在这样一个时期,教育体现出其最基本的目的,那就是培养个性。教育不是改变人的不同个性,而是协助它们发挥最大的能力。

"上帝的圣使们同样一致赞同下述观点: 教育可能会对人类产生最强大的影响。然而,他们证实,智力水平的差异是天生的,这是明显的事实,不值得辩论。因为我们看到,同一年龄、同一国家、同一种族甚至同一家庭的孩子,由同一个人教育,他们的理解力和智力的水平仍然不同。一个进步快,一个只能循序渐进地接受教育,一个则一直处于最低阶段。因为无论你把贝壳擦得多么光亮,它也不会变成晶莹闪烁得珍珠,你也无法把一粒晦暗的卵石变成以其纯光照亮世界的宝石…. 也就是说,教育不能改变人的内在本质,但它确实能产生巨大的影响,它以这种影响力能从个人中引出他内部所蕴藏的美德和能力。正因为如此,在这个全新的人类周期,教育在上帝的圣书 中被记载为每个人的义务而不是自愿选择的" 阿博都巴哈

巴哈欧拉说过:对“知识“的掌握是人类得以“上升“ 的“翅膀“,因此“对每个人来说是义不容辞的责任“。知识在人类社会生活中起到中心作用;积累和运用知识的过程正是文明的核心。社会的进步由此产生。根据这个教义,世界正义院在1985年对世界人民发表的世界和平的承诺一文中作了如下宣言:

“教育普及事业虽然已经得到各国和各宗教热心人士的支持,但是,仍然需要各国政府的鼎力扶助。因为无知确实是民族衰落和偏见产生的主要原因。一个国家若要成功,就必须实施全民教育。资源的缺乏使许多国家满足这一需求的能力受到限制,这就必然要作出轻重缓急秩序的适当安排。有关决策机构最好优先考虑妇女和女孩的教育,因为正是通过受教育的母亲,知识的利益才能最有效和最迅速地传遍整个社会。为了符合时代的要求,还应该考虑将世界公民的概念纳入儿童的规范教育之中。”

这条新的原则鼓舞了现代文明走向其深度的发展。孩子的义务教育以及成年人教育设施的扩展已经成为政府的首要新政策。正是这些政策在那些蓄意束缚其人民的独立意志和精神的国家中引发了内部变革以及它们边界外部的怀疑与恐惧。巴哈欧拉有两个伟大的世界目标,建立一个精神全面更新的人类群体以及建设一个团结的世界。这两个目标的本质都是教育。

巴哈欧拉在描述将来世界社区的结构中突出强调了教育的作用。主要是通过教育的影响让我们必须为了世界和平目标而建立一种神圣的意识体系和忠诚。只有通过教育青少年和成年人才能让目前构成人类社会的各种有害和混乱的因素得到引导并促进动态的世界和平的发展,这也是我们目前相信能够促进人类进步的要素。

" 人类是至高的灵性物,然而,缺少适当的教育已剥夺了人天生的能力。"

读写能力的培养是教育最起码的基础而不是教育本身。最重要的是,我们要以比现存社会价值观标准更为广泛与高尚的标准去培养青少年,以此作为促进世界走向团结与联邦体制的途径。人类社会中逐渐演进的对家庭,种族,大家族再到国家的忠诚已不足以满足今天日益扩大的水平线以及需求。我们必须建立一种全新的把人类视为一体的更为全球化的忠诚,以及一种对“世界一体“ 的热情和奉献精神。对家庭,大家族和国家的热爱是值得赞扬的并会一直在社会模式中保持它们的合理地位。但是只有当一种更伟大的爱滋生于人类当中,即对世界的热爱, 联合国才能成功的发挥其作用。

反之,我们可以说只有科学和宗教能达到平衡发展,将来教育体系的课程才能成功实现灵性化。巴哈欧拉将它列为新世界秩序的首要原则之一。他曾设想,在这种平衡发展形成的同时,人类存在的精神因素也会以一种科学的方式被教导。

通过精神价值观的教导,每个公民的意识中将会产生对法律的敬畏。事实上,法律本身最终也将以精神为基础。如果我们没有受到灵性的培养,那么我们将不会意识到公正,仁慈和智慧。社会上所有的青少年犯罪问题,离婚问题,以及其他各种犯罪行为都证明了我们的教育体系中缺乏对灵性教育的强调。通过灵性教育所形成的人格能更好的应对生活中的压力和诱惑。他们在事业上会变得更加坚定,想象力和创造力变得更加丰富,做事情的责任心更强,且成为民主世界中更加有价值和有能力的真正公民。

为孩子们的进步与发展提供最好的教育方式是人类社会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不仅是为了朝世界团结的方向前进,而且是对将来一代孩子最辉煌的展望。他们应该拥有对所有事物的普遍认识,文盲应该消失,道德和精神价值观应被加强,且通过教育全人类实现一体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