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宗教

“协调”的主旨也出现在巴哈欧拉论科学的教义中。”

祂的圣文将科学与宗教视为文明进步的两大最有效的途径,各自理解真理的方法不同,但却又并行不悖。这两条途径从根本上是协调并互补的。

科学方法乃是人类用以认识宇宙的物质特性的工具。它能够描述一个原子核的组构或DNA的分子结构。它是发现和打开新技术的钥匙。然而,科学不能够指导我们如何使用这些知识,这个真理已被上个世纪科技滥用的事实证明了,而其最极端的例子便是原子弹和其它大规模杀伤武器。

巴哈伊相信,人类只有在上帝的启示中才能找到一个能够正确引导科技发展的价值观体系。宗教为那些科学无能为力的问题,如道德、人生目的、我们与上帝的关系等,提供了答案。

同时,巴哈伊还认为,任何无视现代科学真理的宗教都有可能堕落为狂热主义。只有承认科学与宗教之间的和谐性与互补性,人类社会才能稳妥地向前发展。巴哈欧拉圣文极力倡导独立探求真理,无论是科学的还是宗教的。祂说,每个人都应该努力使自己摆脱偏见、成见和对传统或传统权威的盲从。磋商是发现真理的关键工具。

巴哈欧拉还呼吁采用一种世界通用辅助语言,作为促进团结的工具。

“这一天正在临近,届时,世界各族人民将会采用同一种通用语言和同一种共用文字,”

祂写道:

“若实现了这一点,那么,无论人们去到哪个城市,都会象到了自己的家乡一样。”

“辅助”一词不可省略,因为巴哈欧拉的主张并非要求文化单一化。实际上,巴哈伊教义珍视并提倡文化的多元化。

当巴哈欧拉在一百多年前首先提出这些原则时,它们就如任何社会改革主张一样激进。但是,即便时过境迁,这些原则非但没有过时,反而越来越广显其重要性,而产生这些原则的,亦被公认为是远见卓识。

巴哈欧拉有关个人道德的准则及其对婚姻与家庭生活之规范,完全符合现代社会的真切需要。和其社会性原则一样,巴哈欧拉关于个人道德和家庭结构的律法也旨在促进整个社会的团结与福利。巴哈欧拉写道:

“那些已被上帝赋予洞察力者会欣然承认,上帝所颁下的法规是维护世界秩序和人民安全的最高手段。”


这一认识——即巴哈欧拉所勾勒的社会正义与个人行为准则为当今人类面临的看似不可解决的难题提供了综合而独特的解决途径——构成了全球巴哈伊团体根本乐观态度的基础。在考量问题时,无论是环境恶化的威胁,种族主义的顽疾,还是家庭的败解,巴哈伊都坚信答案就在巴哈欧拉的圣文里,他们的责任就是与世人分享这些远见卓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