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哈伊历法

巴哈伊历法

巴哈伊历又称巴迪历,巴哈伊信仰的预报先知巴孛于1844年宣示后创制该历。巴哈伊历每年有19个月,每月有19天,加上45天闰日便构成一个阳历年。某些圣日按阴历推算而定。从日落到日落(而非从子夜到子夜)计为一天。每个月份均以上帝某个属性为名(如耀、辉、美、宏、光、仁等等),这一历法旨在为巴哈欧拉教义所启迪的个人与社会生活新形态设定节律。巴哈伊历法的视频介绍

巴哈伊圣日

巴哈伊历有11个圣日,其中9个圣日不得工作,它们是诺鲁孜节、里兹万节第一天、里兹万节第九天、里兹万节第十二天、巴孛宣示日、巴哈欧拉升天日、巴孛殉道日、巴孛诞辰、巴哈欧拉诞辰,多为巴哈伊信仰史上重大事件的纪念日。

巴哈伊圣日介绍

321日:诺鲁孜节

巴哈伊新年常用波斯语“诺鲁孜”来称呼,该节要在北半球的春分日庆祝,一般是321日,但也可能是320日或22日,取决于每年春分的准确时间点。巴哈伊历始于公历1844年,因而巴哈伊纪元(简写为B.E.)的年份就从这一天算起。例如,B.E.171年始于2014321日。

421日:里兹万节第一天

“里兹万”意为“乐园”。从421日开始,全世界巴哈伊连续12天庆祝巴哈欧拉公开宣示自己的使命,那是在1863年祂离开巴格达前夕,在底格里斯河一个岛上的一座大花园里发生的事件(该花园后称里兹万花园)。里兹万节被视为“巴哈伊节日中最神圣、最重大的节日”,巴哈欧拉谓之“节日之王”。该节至少要庆祝三个圣日,巴哈伊地方和总灵理会也在该节期间举行年度选举。

里兹万节第一天详介

对巴哈伊而言,里兹万节的意义如何强调均不为过。1844年,巴孛起身宣告上帝一位伟大的先知即将到来,即各大宗教所应许的那一位。巴孛号召波斯人民净化自身,准备迎接“上帝将昭示之尊”的莅临。185079日,巴孛被公开处决,祂的六年圣职期至此完结。巴孛的首要追随者之一巴哈欧拉,受到诬告而于1852年入狱。在囚禁期间,祂受到上帝启示,得知自己就是那位应许者。几个月后祂被释放,但祂没有将这一经历告诉任何人。在随后流亡巴格达的整整十年间,祂一直对此缄口不言。即便如此,但凡与祂有过接触的人,无不为祂的品格、智慧以及深刻的灵性洞察所感染。

巴哈欧拉威望日增,当权者便试图将祂遣至别处。巴格达在当时是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如果继续允许祂留在这里与各地的来客接触,恐怕这个新宗教就会传播得更远更广,于是当权者决定将祂和祂的同伴转移到君士坦丁堡。

启程之前,巴哈欧拉在一座花园里暂居12天,为随后的长途跋涉做准备,自此巴哈伊就称这座花园为里兹万花园。那些深受巴哈欧拉触动的人,不论贫穷或富有、显要或低微,纷纷前来向这位伟大人物致敬。在此期间,巴哈欧拉向聚集在这里的巴比信徒宣告,祂就是巴孛所提到的那位应许者。

“里兹万”其“乐园”之意,可以让我们一窥那12天里人们仿佛置身何等仙境。守基·阿芬第在《神临记》中这样讲述道:

“可惜,对于这一划时代宣示的确切情形,我们所知甚少。当时巴哈欧拉到底曾作何言说,祂宣告的方式、引起的反应、对米尔扎·叶海亚(巴哈欧拉的同父异母弟弟,后来企图篡夺巴哈欧拉的位置并数次谋害祂)的影响、有幸耳闻者的身份,都迷雾重重,未来的历史学家很难探明究竟。关于巴哈欧拉在那座花园里度过的那些值得纪念的日子,祂的编年史作家纳比勒给后世留下的零星描述,是我们掌握的寥寥几份可靠记录之一。纳比勒讲道:‘每日天亮之前,园丁会采摘沿着花园四条甬道栽种的玫瑰,然后堆在祂神圣帐篷的地面中央。花堆巨大,祂的同伴聚集在祂尊前饮早茶时,花堆两边的人都无法看到彼此。每天早上,巴哈欧拉都会将所有这些玫瑰亲手交给那些即将离开祂尊前的人,委托他们送给祂在城里的阿拉伯与波斯朋友。’他继续写道:‘一天夜晚,是盈月后第九夜,我正好是祂神圣帐篷的守护者之一。临近午夜,我看到祂出了帐篷,走过一些同伴的寝地,在花园的玫瑰甬道上,在月光下来回踱步。四周夜莺歌声嘹亮,只有靠近祂身边才能听清祂的话语。祂一直走着,最后在一条甬道中间停下来,论道:“思量这些夜莺,它们深切热爱这些玫瑰,啼啭妙音,激情似火,与自己所仰慕者倾谈,由暮至旦,彻夜无眠。而那些人声称炽烈爱慕那钟爱者如玫瑰般之圣美,却怎能安寝呢?”连续三夜,我都在祂神圣帐篷周围守护。每次经过祂的床榻,我都发现祂醒着。每天从早到晚,我都见祂在和那些从巴格达川流而至的访客交谈,不曾间断。我从未看到祂在讲话中有丝毫敷衍的迹象。’”(守基·阿芬第,《神临记》第153页)

多年以后,巴哈欧拉称里兹万节为“至大节日”,并指明要将第一天、第九天和第十二天奉为圣日。现在,巴哈伊的行政年在里兹万节第一天,以阿博都-巴哈和守基·阿芬第所规定的地方和总灵理会选举为开始。这并非偶然。通过选举来更新行政体制已成为节庆活动的一部分。

429日:里兹万节第九天

巴哈欧拉暂居里兹万花园的时日由于祂家人的到来而达到另一个高潮,里兹万节第九天便是庆祝这一事件。巴哈欧拉谓祂公开宣示之日乃“至福之日”,称“自此地”即里兹万花园,“祂将祂无量慈悲者之名的灿烂光辉洒遍环宇”。

52日:里兹万节第十二天

1863年的这一天中午,巴哈欧拉和11位家庭成员以及26位忠实的追随者一起离开巴格达,前往更远的流放地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里兹万节至此结束。尽管巴哈欧拉是官方的一名囚徒,但地方官员与民众给予祂的荣誉却是前所未有。这一小群巴哈伊信徒在启程时以及在随后的旅途中,都有一支雄壮的骑兵队伍挥帜击鼓,为他们开路;无论在何处停留,他们都受到热情接待。这与十年前,他们作为被逐出波斯的流亡者初抵此地时所受到的严酷待遇形成强烈反差。

里兹万节第十二天详介

伊斯兰历1279年祖勒·盖尔德月(伊斯兰历11月)14日中午,巴哈欧拉从里兹万花园出发,当时群情激昂的壮观场面,毫不逊于祂离开祂在巴格达的至大宅第时受到欢迎的情景,甚至更加感人。一位亲历者写到:“那喧腾鼎沸的景象让我们联想到集合日,我们从中目睹了审判日。信徒与非信徒都在啜泣哀惋。聚在那里的达官显贵不胜惊诧。众人心潮澎湃,情深之至无可言喻,旁观者莫不受到感染。”

巴哈欧拉跨上坐骑,那是热爱祂的人尽其财力所及,为祂购买的一匹上等品种的枣红色公马。祂离开了向祂鞠躬的众多赤忱仰慕者,踏上前往君士坦丁堡的首段旅程。纳比勒亲历了这值得纪念的场景,他记述道:“四面许多人向祂坐骑脚下的尘土俯首,亲吻马蹄,无数人涌上前去拥抱祂的马镫。”一位旅伴证实:“何其众多忠实之化身扑倒在马前,宁可赴死也不愿与其挚爱分别!在我看来,那匹蒙福的骏骥就是踩踏着那些心灵纯洁者的身躯。”巴哈欧拉本人宣称:“是祂(上帝)使我离开该城(巴格达),我身赋之威仪,除了拒斥者与恶毒者,无人会否认。”

巴哈欧拉离开宅第以及其后离开里兹万花园时,人们向祂表示的那般忠诚,在祂于祖勒·盖尔德月20日,随同家人与二十六位门徒离开祂旅程中首个居停处菲雷贾特之际再度出现。一行共有五十头骡子,七对驼轿,每对驼轿撑着四顶阳伞,还有十名士兵及其长官组成的骑卫队。整个队伍从容行进,用时至少一百一十天,翻越高地,穿过狭路,以及安纳托利亚东部风景如画的森林、山谷和草原,直抵黑海边的萨姆松港。巴哈欧拉时而骑在马背,时而在为祂专备的驼轿里歇息,大多步行的同伴常常围绕在祂身边。得益于纳米格帕夏的手令,这一路蜿蜒北上,所到之处祂都受到瓦利(省长)、穆塔萨里夫(区长)、加伊姆-麦卡姆、穆迪厄、谢赫、穆夫提、卡迪等当地政府官员和显贵的热情接待。祂曾在基尔库克、埃尔比勒、摩苏尔逗留三日,在尼西宾、马尔丁、迪亚巴克尔居停数天。在这些城市以及哈尔普特、锡瓦斯,还有其它乡村,祂即将到达时便会有代表团前来迎候,而祂离开时同样会有代表团陪行一段路程。某些驻留地会为祂举办庆典,村民为欢迎祂会准备并带来食物,他们一再热切地提供条件以确保祂的舒适,令人忆起巴格达民众在诸多场合对祂表现出的崇敬。

还是那位旅伴讲道:“那天早上我们经过马尔丁镇,一支官军骑行护送队为我们开路,擎旗击鼓以示欢迎。穆塔萨里夫还有官员显贵陪同我们,男女长幼挤在屋顶、涌上街头等候我们到来。我们带着盛大尊荣穿过该镇,继续赶路,穆塔萨里夫和随行人员护送我们走出很远。”纳比勒在他的史述中记载:“我们在那段旅程中所遇之人一致证实,这条路上不断有总督和谋臣往来君士坦丁堡和巴格达之间,却从未见谁出行有如此盛况,对人人皆是如此殷勤善待,如此慷慨厚施。”

(守基·阿芬第,《神临记》第155-157页)

523日:巴孛宣示日

1844年的这一天,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自号巴孛(意为“门”),向一位名叫穆拉·侯赛因的寻求者宣告,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宗教的创始人,也是上帝另一位更伟大的使者的预报者,那位新使者即是后来的巴哈欧拉。巴孛训示,在祂之后不久,那位神圣使者便会出现,其天启的威力将远胜之前上帝降下的任何天启。由此开始了六年的动荡岁月,波斯天翻地覆,巴孛数千追随者被处死,巴孛本人也于1850年被一支行刑队枪决。穆拉·侯赛因于1849年在波斯军队围攻一群巴比信徒时被杀。巴孛预言,祂的宣示日将成为举世庆祝的“最伟大、最重要的节日之一”。

巴孛宣示日详介

故事还要从多年前讲起。1783年,一位年届四十的博学之士谢赫·艾哈迈德-艾哈萨伊(1743-1826)开始游历波斯,宣扬一个伟大的日子正在临近,那将是伊斯兰教所应许者加伊姆到来的日子。他四处传播这一信息,他的知识和智慧吸引了当时许多教士和世俗领导人,一批学生聚集在他身边孜孜求教。其中一位名叫赛义德·卡齐姆-拉什提(1793-1843)的青年天赋过人,深得谢赫·艾哈迈德青睐并最终成为他学派的继承人。

1826年谢赫·艾哈迈德去世后,赛义德·卡齐姆继续传播加伊姆降临之说,然而反对的声音也开始出现。为了争取一些德高望重的权威人士发表意见,他派一位学生穆拉·侯赛因-博什鲁伊去向那些权威人士讲解谢赫·艾哈迈德的学说并回答他们的问题。穆拉·侯赛因的任务圆满完成。但反对浪潮依然高涨,敌人用尽手段败坏赛义德·卡齐姆的声誉,伺机危害他的性命,令他备受艰困。然而,他始终坚持不懈,宣告天启就要到来。尽管屡受催迫,要他揭示加伊姆的身份,但他一概拒绝,并常说,即便他揭开这个秘密,也不会有人接受。1843年,就在他去世前不久,他指示学生们出去寻找加伊姆,称加伊姆即将显现。

正是应他的这一要求,穆拉·侯赛因和一位兄弟、一位侄甥,为寻找加伊姆长途旅行,于1844522日来到设拉子。穆拉·侯赛因要去漫步片晌,让同伴们先到清真寺等候,他承诺会去和他们一起做晚祷。离日落还有几小时,他正在城门外走动,意外受到一位年轻人的问候。穆拉·侯赛因心想,此人一定是赛义德·卡齐姆的一位门徒,听说自己到了设拉子所以前来迎接。尽管如此,这种欢迎的方式还是令他非常诧异。据说,他曾这样讲述道:

那位青年在设拉子城门外迎候我,祂表达的亲切慈爱令我不知所措,祂热情地邀我去祂家做客,一除旅途疲劳、恢复身心。我请求祂原谅,推说我的两个同伴已在城里为我安排住处,此时正等我回去。祂答道:‘将他们交托上帝照料吧,上帝必定会守护他们。’说完,祂让我跟祂走。那位陌生青年谈吐温和而又不容置辩,令我印象十分深刻。(《破晓群英传》第52-53页)

穆拉·侯赛因随同这位年轻人来到祂家中,茶饮已奉上并开始准备晚祷。穆拉·侯赛因接着讲述了随后发生的令人惊异的事情:

“祂万分仁慈之举令我越发窘促,我起身告辞,贸然说道:‘晚祷时刻快到了,我答应过朋友我要去[清真寺]和他们汇合。’祂极尽安祥有礼地作答:你肯定是按照上帝的意愿决定了返回的时刻。似乎天意另有安排。你不必担心爽失约言。’祂的庄严笃定让我无言以对。我重新作了净礼开始祈祷,祂也站在我身边祈祷。……大约日落后一小时,年轻的主人开始与我交谈。祂问道:‘在赛义德·卡齐姆之后,你们将谁当作继任者,视为你们的领袖?’我回答说:‘先师在弥留之际,一再告诫我们要舍离家园、分赴四方,寻找那位应许的钟爱者。为此,我旅至波斯,力求完成他的遗愿,目前我仍在寻找中。’祂又问:‘先师可曾详细指出加伊姆的显著特征?’我应道:‘他讲过,加伊姆血统纯正,家世显赫,是法蒂玛的后代。至于年龄,祂在二十至三十之间。祂赋有先天知识。祂中等身材,不吸烟,身无缺陷。’祂沉默片刻,然后朗声宣告:‘看吧,所有这些表征均体现在我身上!’”(同上,第55-57页)

这位名叫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的年轻人接着证明,赛义德·卡齐姆所说的每个表征都和祂完全相符。然而穆拉·侯赛因还不能确定。他曾准备了两项测验来考查任何自称加伊姆的人,于是他决定将这两项测验摆在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面前,以便查明真相。穆拉·侯赛因这样讲述道:

“第一项是我自己写就的一篇论文,内容涉及谢赫·艾哈迈德和赛义德·卡齐姆提出的深奥隐秘的学说。谁能阐明那篇论文里的玄秘隐喻,我就会接着向他呈上我的第二个请求,要他毫不犹豫也不加思索地启示一篇关于《优素福章》的评注,文风与措辞应完全不同于时下流行的水准。之前我曾私下请求赛义德·卡齐姆就《优素福章》写一篇评注,但他未允,说:‘此诚非我所能,在我之后到来的那位伟大之尊,不经请求便会为你启示。那篇评注将成为祂真理的一项最重大的凭据,也是祂崇高地位的一份最清楚的证明。”(同上,第59页)

于是穆拉·侯赛因取出自己所写的论文,请求主人作评,结果令他愈加惊愕:

“祂对我的愿望宽怀相从。祂打开书,浏览了几段后将书合上,然后开始和我说话。祂以祂特有的气魄和风采,几分钟内便揭开了文中所有奥秘,解答了其中所有问题。祂在顷刻之间,令我十分满意地完成了我冀望于祂的任务,还进一步为我阐述了某些真理,那是传说的伊斯兰教列位伊玛目的话语或是谢赫·艾哈迈德和赛义德·卡齐姆的著作中都没有的真理,我也从未耳闻,那些真理似乎赋有重振人心的力量与生机。……然后祂继续说道:‘现在该启示《优素福章》的评注了。’祂拿起笔,用难以置信的速度启示了整篇《穆勒克章》,那是祂的《优素福章》评注的第一章。祂边写边诵,柔和的语调令祂写作的神态更加憾人心魄。经文从祂笔下奔涌而出,一刻不停,《穆勒克章》一气呵成,从未间断。我坐着,狂喜沉醉于祂话音的迷人魅力和祂启示的磅礴气势。最后,我极不情愿地起身,恳求祂准我离开。……此时,时钟指示为日落后两小时十一分。……祂宣告:‘今夜,就是此刻,在未来的时代将被奉为最伟大、最重要的节日之一。感谢上帝吧,祂已惠助你实现了你的衷心渴望,你已畅饮祂话语之密封琼浆。’”(同上,第59-62页)

从那天起,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称自己为巴孛(门),穆拉·侯赛因便是祂的第一位门徒。尽管巴孛就是谢赫·艾哈迈德和赛义德·卡齐姆所预言的那位加伊姆,但祂却教导说,祂只是另一位使者的预报者,那位使者在祂之后很快就会出现,其天启的威力将远胜之前上帝降下的任何天启。由此开始了六年的动荡岁月,波斯天翻地覆,巴孛数千追随者被处死,巴孛本人也于1850年被一支行刑队枪决。穆拉·侯赛因于1849年在波斯军队围攻一群巴比信徒时被杀。正如巴孛所承诺,祂宣布使命的那一天如今已是举世庆祝的“最伟大、最重要的节日之一”。

529日:巴哈欧拉升天日

1892529日凌晨,巴哈伊信仰的创始人巴哈欧拉在阿卡附近辞世,当时监狱城阿卡还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一部分。巴哈欧拉安然仙逝,享年75岁,此时祂仍算得上是一名囚徒,但已获准到阿卡城外,在一幢叫作巴吉的大宅里居住。祂就葬在巴吉的一处陵殿,周围是一片美轮美奂的花园,意在象征未来的世界秩序。如今,世界各地的朝圣者前来以色列的这处巴哈伊陵殿拜谒祈祷。每逢这一庄严的纪念日,人们常常要诵读或吟唱圣文。巴哈欧拉的遗嘱指定祂的长子阿博都-巴哈为继承人。

巴哈欧拉生平简介

即便匆匆一览巴哈欧拉的生平,也会发现祂非比寻常。祂生于波斯一个贵族家庭,本可养尊处优度日。祂是公认的智者与善人,乐善好施让祂获得了“穷人之父”的爱称。但祂一听到巴孛的言论,便接受了这一新宗教,成为其最忠实的支持者之一,这令祂丧尽所有。随后几年间,祂两次短暂蒙囚,其中一次受到笞刑,后由于穆罕默德沙阿驾崩而未能颁发死刑令,巴哈欧拉幸免于难。

两位癫狂的巴孛信徒企图刺杀纳赛尔丁沙阿,导致巴哈欧拉受到诬告并于18528月再度蒙囚,这为祂展开了余生的道路。在那所监狱(名叫“西亚查勒”,字面意为“黑坑”)里,祂领受了来自上帝的启示,得知祂就是巴孛预言要来的那位应许者。这一天启诞生,适逢祂身处重刑要犯之间,背负的沉重锁链使祂身上终生留有疤痕。自此,祂的人生迥然不同,而这还只是开始。

11月巴哈欧拉获释,财产被剥夺一空后便遭放逐巴格达,这是祂四次流亡中的首次。每被遣至一处,祂的智慧与品格都赢得各行各业人士的景仰,然而每次当权者都担心祂的影响日增而将祂流放到更远的地方。于是巴哈欧拉从巴格达辗转君士坦丁堡、阿德里安堡,最后来到位于圣地的监狱城阿卡。巴孛曾指定巴哈欧拉的同父异母弟弟米尔扎·叶海亚担当信仰的首领,直到应许者出现。而就在当权者谋划除掉巴哈欧拉的时候,叶海亚却愈加嫉妒巴哈欧拉在巴比信徒当中的威望。他试图宣称自己就是那位应许者,并欲谋害巴哈欧拉,有一次便在巴哈欧拉的茶杯里涂抹毒药。巴哈欧拉险些丧命,余生都伴随着手颤的痼疾。

尽管受到各方的轻蔑与威胁,但巴哈欧拉从未停止宣告上帝托付祂的讯息。祂致书君王与平民、朋友和敌人、信仰者及不信者,著作达百卷之多。在四十年里,祂用如下这般言语宣扬这一讯息:

此乃上帝的卓绝惠赐浇洒人类之日,此乃上帝的至大恩泽倾注所有造物之日。世间列族列民义当消解分歧,全然团结,极尽和睦,安居在祂慈爱关怀之树的垂荫下。今日,他们理应坚守但凡有助于提升其地位、促进其最佳利益的事物。……你们须祈求唯一真神恩准全体人类得蒙惠助,从而成就我所认可之事。现今的秩序很快便将收卷,一个新秩序必将代之而展开。诚然,你的主言说真理,知晓无形。(《巴哈欧拉圣作选粹》编段4

79日:巴孛殉道日

巴哈伊纪念1850年的这一天,巴孛在波斯(今伊朗)大不里士城的一个集市广场上被处决。750名士兵组成的火枪行刑队在两万围观者面前,对巴孛执行死刑却未果,巴孛在枪火产生的烟雾中消失了,后来发现巴孛在向祂的文书作最后的指示。看到这一幕,这支行刑队的司令官拒绝再次行刑。正午时分,死刑再次执行,另一支军团成功实施枪决。随即,狂风、地震、霍乱和饥荒接踵而至。第二支行刑队三分之一的士兵在地震中丧生,其余的士兵因为叛乱被处死。有人为巴孛和另一位与祂一同被处死的友伴收殓了遗体,按照巴哈欧拉的指示,遗体最终安葬在今以色列海法市卡尔迈勒山坡上的巴孛陵殿内。

巴孛殉道日详介

巴孛于185079日正午殉道。在被囚禁约三年之后,祂的死刑令最终发出。摧垮祂那羽翼渐丰的新宗教的所有企图均告失败。巴孛许多主要信徒惨遭杀害,不但没有扑灭反而增强了幸存者的信仰。昔日穆罕默德沙阿觉得处死巴孛并非妥当,现在他已驾崩,由继任者纳赛尔丁沙阿掌权。新沙阿缺乏经验,十分倚重谋臣,其中一位谋臣大维齐(类似宰相)米尔扎·塔基汗认为动乱在毁掉国家,唯有处死巴孛方能平息动乱。

于是他下令将巴孛提出监狱押往大不里士城,为了避免其他官员反对,没有给出提解的理由。巴孛来到大不里士三天后,又一道命令下达,指示一支由上校萨姆汗指挥的亚美尼亚军团来执行巴孛的死刑。任何声称是巴孛信徒的人都要被处决。巴孛被押往市中心的兵营以待行刑。在去兵营的路上,一位名叫穆罕默德-阿里的青年冲出旁观的人群,扑倒在巴孛脚下,向祂恳求道:“不要将我赶走,师尊啊!无论祢去何方,都让我跟从祢吧。”

巴孛答道:“穆罕默德-阿里,起来吧,放心,你必将与我同在。明日你便会目睹上帝之所命定。”

穆罕默德-阿里以及另外两个赶来向巴孛表示忠诚的人被抓去和祂一起关在兵营里。第二天早上,法拉什-巴希(伺应长)奉命要将巴孛带到该城穆智台希德(最高教法官)面前领受死刑状。当他来到营房,发现巴孛正在和祂的文书赛义德·侯赛因密谈。法拉什-巴希将赛义德·侯赛因拉到一旁训斥他。巴孛听了,警告说:“在我对他说完我想要说的事情之前,尘间任何力量均无法令我噤声。即便举世兴兵与我对抗,亦无能阻止我遂我所愿,道尽最后一言。”

法拉什-巴希接着将穆罕默德-阿里带到穆智台希德面前,穆智台希德们试图说服他放弃对巴孛的信仰,穆罕默德-阿里勇敢地拒绝了。之后,巴孛也被带去见穆智台希德们,但他们不肯与祂面对面相见,而是让侍从递出了所需的文件。随后巴孛与穆罕默德-阿里一起由萨姆汗监守,关押在一个与赛义德·侯赛因隔离的房间里。

萨姆汗是基督徒,目睹了巴孛和祂的遭遇,便越发感到自己的任务不妥,最后他向巴孛道出了自己的隐忧。“我信奉基督教,”他说,“我对你并无恶意。如果你的圣道是真理之道,就免除我让你流血的责任吧。”巴孛答道:“遵令而行吧,若你心意真诚,全能者必定会解救你摆脱困境。”

但萨姆汗也别无办法,他指挥士兵在对着兵营院子的一根梁柱上楔入一颗大铁钉,上面栓了两条绳索。将近午时,巴孛与穆罕默德-阿里被带进院子,悬吊在那两根绳子上,穆罕默德-阿里的头靠着巴孛的胸膛。750名士兵的军团组成行刑队,排成三排,每排250人。似乎全城居民都出来观看行刑,约有一万人站在营房和毗邻房屋顶上,眼见第一排士兵开火,接着是第二排,第三排。浓烟腾起,霎时天昏地暗,也遮蔽了受刑的两位。

当烟雾散去,人群骇然发现巴孛不见了,而穆罕默德-阿里站在原地、毫发未损!子弹打断了悬吊两位囚徒的绳索。人们狂乱奔突,四处搜寻巴孛。当他们找到巴孛时,祂坐在前夜祂住的那个房间里,正在完成祂和赛义德·侯赛因之前被打断的谈话。当法拉什-巴希赶到,巴孛告诉他:“我和赛义德·侯赛因谈话完毕,现在你可以按你的意愿行事了。”但法拉什-巴希深受震撼,坚决不肯继续参与行刑,当场辞职离去。

萨姆汗记起巴孛对他所言,同样惊愕不已。他命令他的士兵撤离兵营,哪怕丢掉性命,他也不愿再次卷入行刑。

然而其他人不愿罢休,又一支军团集结停当,巴孛与穆罕默德-阿里再次被悬吊在梁柱上。行刑队准备开枪时,巴孛留下了祂最后一番话:“刚愎之辈啊,倘若你们相信我,你们人人都会效仿这位青年[穆罕默德-阿里],他身列你们多数人之上,甘愿在我的道路上牺牲。你们认知我的那一天必将到来,而那时我已不在你们身边。”

行刑队开火了,这一次,两位受难者的身体被子弹打得血肉模糊。随即,一阵狂风大作,扫荡全城,异常猛烈,卷起浓重尘霾,遮天蔽日,直至黄昏。

遗体被丢在城外,又加卫兵把守,以防有人擅动。不过巴比信徒还是趁着夜色,设法取走了遗体。事后卫兵报告说,他们眼见野兽吃掉了尸骨。然而巴孛遗骸保存在一个粗朴的木箱里,经过数十年秘密辗转,多处隐藏,最终由阿博都-巴哈于1909年,安葬在以色列海法卡尔迈勒山坡上,一座优美的陵殿内。

10-11月:巴孛诞辰

巴孛常被称作巴哈伊信仰的预报者,因为祂的使命正是为巴哈伊信仰的创始人巴哈欧拉开辟道路。巴孛本名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出生在波斯的设拉子。孩童时期,祂便以聪颖智慧而闻名。巴孛号召民众净化自身,以待上帝另一位更伟大的使者到来。巴哈伊将巴孛与巴哈欧拉都看作“上帝的显示者”,尽管巴孛自己声明,祂的使命从属于巴哈欧拉的使命。确定纪念巴孛诞辰的日期要按阴历推算,结果会在公历10月中到11月中之间浮动。巴孛生于伊斯兰历1235年(公元1819年)穆哈兰月(伊斯兰历1月)第1日,因而要在巴哈欧拉诞辰前一天庆祝。巴哈欧拉与巴孛的诞辰纪念合称为“双圣诞节”。

巴孛诞辰详介

1020【现在已另有规定,建议按照世界正义院的文告改为:“诺鲁孜节后第八个新月出现的第一天”】,全球巴哈伊会庆祝巴孛诞辰。巴孛常被称作巴哈伊信仰的预报者,因为祂的使命正是为巴哈伊信仰的创始人巴哈欧拉开辟道路。巴哈伊将巴孛与巴哈欧拉都看作“上帝的显示者”,尽管巴孛自己声明,祂的使命从属于巴哈欧拉的使命。

巴孛于18191020日出生在波斯的设拉子,本名赛义德·阿里-穆罕默德,是设拉子绸布商赛义德·穆罕默德-里达与法蒂玛·贝居姆之子,父母都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裔。巴孛九岁时,父亲去世,巴孛便由舅舅哈吉·米尔扎·赛义德·阿里照顾,这位舅舅后来也皈依了新宗教。

巴孛童年时去上学,校长对祂的聪颖智慧大为惊奇,便将这孩子送还给祂舅舅,说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教给天赋如此之高的学生。舅舅命令巴孛恪守安静、专心听课,但时间一长,校长开始觉得自己更像学生而非老师。

还有传闻讲到少年巴孛具有光辉的品格,以及祂会用大量时间来祈祷。无可怀疑,祂是一个极不寻常的孩子。一些早年便认识祂的人后来追随了祂,他们大多对事情的始末起伏并不感到意外。

10-11月:巴哈欧拉诞辰

全世界数百万人承认巴哈欧拉是当今时代上帝的使者。巴哈伊信仰便根植于祂的教义。1817年祂诞生于伊朗的一个显赫家族,童年时便表现出心智异常早熟,尽管祂不曾入校学习伊朗19世纪流行的那种学问。祂还尤显热衷于改善穷人的生活。祂本名米尔扎·侯赛因-阿里,但祂自号“巴哈欧拉”,意为“上帝之荣耀”,祂的先驱巴孛也以此称号来称呼祂。由于祂宣扬的理念,祂遭到长达四十年的放逐,最终流亡到位于以色列的圣地,1892年在该地辞世。确定巴哈欧拉诞辰纪念的日期要按阴历推算,结果会在10月中到11月中之间浮动。巴哈欧拉生于伊斯兰历1233年(公元1817年)穆哈兰月(伊斯兰历1月)第2日,所以要在巴孛诞辰第二天庆祝。巴哈欧拉与巴孛的诞辰纪念合称为“双圣诞节”。

巴哈欧拉诞辰详介

巴哈欧拉生于18171112日,早于巴孛两年,而巴孛的天启则为祂的天启作了铺垫。祂在德黑兰出生,名叫侯赛因-阿里-努里。父亲是米尔扎·阿巴斯-努里,人称米尔扎·布祖尔格,他位尊财厚,曾是法特赫·阿里沙阿朝中的大臣,后任博鲁杰尔德和洛雷斯坦总督。1834年,法特赫·阿里沙阿去世,其子穆罕默德沙阿实施官场清洗,削去米尔扎·布祖尔格的官衔与俸禄,但保留了努里家族的财产。

巴哈欧拉的早年生活反映出祂家境殷实,祂接受的是典型的少数贵族子第式的教育:骑马、书法和阿拉伯语(以便能够阅读《古兰经》)。然而不同于许多特权子弟,祂对安逸富足并未心生眷恋。

有个故事是说巴哈欧拉向父亲讲述了一个梦。梦中祂在一座花园里,一些巨鸟从四面向祂袭来,但却无法伤害祂。然后祂来到海边,又受到鸟和鱼的攻击,但祂还是毫不受损。父亲将一位有名的占卜师召来解梦,占卜师说他的儿子将成为一项伟大事业的开创者,会受到世间领袖与学者的攻击,但他们都无法伤害祂,而祂将战胜所有那些人。

巴哈欧拉年少之时便具有敏锐的正义感,并且终其一生都体现着这种品质,而或许是最显著的一例则发生在祂孩童时期。祂目睹一位税吏收税时“作派凶狠不公”,三次为难祂父亲。愤慨之下,巴哈欧拉骑行两日来到德黑兰,寻求将这位“横暴的”税吏解职。难以置信的是,祂居然成功了。

青年巴哈欧拉的智识与灵性洞见也常为人所称道。据说,祂能解答无人能解的难题,祂对《古兰经》和圣训(先知穆罕默德言行录)的深刻理解令许多博学者瞠目。著名学士谢赫·穆罕默德-塔基有一次要求在场的约一千名学生,解释出自圣训的某句格言。但无人能够应答,最后,不曾受过正规教育的巴哈欧拉给出了解释,让那位大学者陷入沉默。次日,他训斥学生说,他们受教二十五年,却未能解释那句格言,反倒是巴哈欧拉阐述甚妙。

祂的慷慨也同样闻名。确实,祂在年轻时便以非凡慷慨和关怀贫民而被称为“穷人之父”。尽管祂成长的环境充斥着财富的炫示,但似乎财富对祂无足轻重。灵性事物始终是祂平生的首要关注。

巴哈欧拉的人生画卷恰似祂童年的梦景。祂一读到穆拉·侯赛因转交的巴孛写给祂的信,便立刻接受了巴孛的新宗教。尽管从未见过巴孛,祂却成为巴孛最重要的追随者之一,结果被短暂囚禁并受到笞刑。巴孛于1850年被处决后,巴哈欧拉蒙受诬告而入狱,财产被充公,家宅被暴徒霸占。只为将祂流放到伊拉克巴格达,祂才获释出狱。祂在德黑兰的牢狱中得到的天启,要到十年后,在祂准备去君士坦丁堡接受第二次流放时,才公之于众。此次流放之后,祂又被迫迁往阿德里安堡,最后来到遥远的监狱城阿卡,该城便位于圣地,邻近卡尔迈勒山。四十年的囚禁与放逐期间,巴哈欧拉始终被官员与教士当中、乃至家族内部的敌人包围,遭遇的几次谋害在祂身上留下了印记。纵然历经磨难,但祂一如既往,未泯祂童年秉有的品质:深刻灵性洞察与智慧、致力公道正义、满怀良善慷慨。简而言之,上帝之光正是通过祂照亮了世间。

1126日:圣约日

阿博都-巴哈是巴哈欧拉的长子和继承人。祂生于1844523日,恰逢巴孛宣布使命之日。阿博都-巴哈没有准许巴哈伊庆祝祂自己的生辰,而是要求巴哈伊在1126日庆祝圣约的订立,而祂就是巴哈欧拉所任命的圣约中心。

圣约日详介

阿博都-巴哈生于1844523日,正是巴孛向穆拉·侯赛因宣布使命的那一天。很多巴哈伊希望庆祝教长的生辰,但祂没有允许。祂坚持说,这一天属于巴孛而非祂自己。然而,人们一再请求,于是祂设立了圣约日,巴哈伊如果愿意,可以在这一天为祂庆祝。

不过,这并非是祂要为自己谋求光耀尊荣,祂从始至终一直是祂父亲的仆人。祂真确体现了阿博都-巴哈之意:“巴哈之仆”。祂写道:

“我的名字是阿博都-巴哈,我的身份是阿博都-巴哈,我的资格是阿博都-巴哈,我的实质是阿博都-巴哈,我的赞词是阿博都-巴哈。做完美圣尊[巴哈欧拉]之奴是我辉煌璀灿的冠冕,做全体人类之仆是我永远的宗教。”(《阿博都-巴哈书简集》第430页)

圣约日在一定意义上是为了纪念阿博都-巴哈的一生,但在更大意义上则是庆祝巴哈欧拉订立了圣约,也就是祂的这一允诺:信众的服从将换来祂所保证的团结,祂会通过信众在尘世建起上帝的王国。阿博都-巴哈便是此圣约之中心,巴哈欧拉命谕信众在祂离世后要转向阿博都-巴哈。教长与圣约二者密不可分,庆祝其一自然也会纪念其二。

1128日:阿博都-巴哈升天日

阿博都-巴哈,祂的父亲巴哈欧拉称祂为“教长”,于19211128日离世,享年77岁。祂与巴哈欧拉一同经受了历次流亡,大半生都是一名囚犯。祂孜孜不倦地引领巴哈伊社团,待时机成熟还亲赴欧洲、北美展开历史性的旅程,传播祂父亲的教义。由于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巴勒斯坦作出的人道主义贡献,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授予祂骑士爵位。纪念教长辞世,能让巴哈伊借以思考祂克尽牺牲与服务的一生,矢志努力效仿祂的榜样。

阿博都-巴哈升天日详介

教长阿博都-巴哈于19211128日离世,享年77岁。祂与巴哈欧拉一同经受了历次流亡,大半生都是一名囚犯。祂孜孜不倦地引领巴哈伊社团,待时机成熟还亲赴欧洲、北美展开历史性的旅程,传播祂父亲的教义。由于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巴勒斯坦作出的人道主义贡献,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授予祂骑士爵位。守基·阿芬第描述了阿博都-巴哈生命的最后时光:

“凌晨115分,祂起身走到屋里一张桌旁,喝了些水又回到床上。此时,祂的两个女儿为照料祂还未就寝。稍后,祂要一个女儿掀起纱帘,祂诉说自己呼吸困难。女儿为祂取来玫瑰水,祂喝了便又躺下,再拿给祂食物时,祂分明讲道:‘你们希望我吃点食物,可我不是要走了吗?’一分钟后,祂魂飞永世居所,终于归入祂挚爱父亲之荣光,得享永恒团聚之欢畅。(《神临记》第311页)

纪念教长辞世,能让全世界的巴哈伊借以思考祂克尽牺牲与服务的一生,矢志努力效仿祂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