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世界

    当今的世界已联系成为一个地球村。在一个国家或省份的举动可以迅速牵及整个世界。由于旅行以及先进的通讯工具,个人获得越来越多的机会能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找到工作、客户、友谊甚至爱情,而这些地方却是过去的人们做梦也想不到的。没有人能免于国际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不管这个变化是来自环境、社会还是科技。

    另一方面,相比当今世界的变化速度,很多事物,从国际机构到个人想法以及人际交往,都没能做到与时俱进。

    人们仍囿于原有的思想,认为自己的种族、阶级或性别是更为优越的,自己国家的外交方式是无误的,自己所信仰的宗教(或不信教)或意识形态是解释现实的唯一真理,其他思想则不值得学习,或者是违背的,不值得信任。虽然有时个人的原有文化会有一些优点值得保存,其他文化会有消极之处需要避免(反之亦然),然而这些特征并非一成不变亦,也非普遍适用。我们不应该忽视相互学习的可能性,包括纠正我们原有理解的可能性。

    用极端的方式来表达对自我群体的爱,这会使其本身变得棘手和令人困扰,在这个紧密联系的时代,其他人必定能了解到这些观点,对于他们来说,这也会成为一种威胁,而且这样的态度甚至能被激化影响到领导者与其它民族和国家的交往。他们这么做的结果往往不会给高声呼吁支持的群体带来帮助,反而可能对其带来不利的结果,更不用说对其他群体带来不利了。关心自己群体的利益,尤其是在其真正受到威胁的时刻体现这种关心,这是一回事;而拿起大棒以消极偏见报复他人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人们能设身处地为其他群体着想,以积极或至少是公正的态度来聆听并探寻其本质特征,考虑他人的利益,那不仅能建立双方的理解,而且还能谋得共同的福利。

    我们认为,一位家庭成员的幸福并不会导致另一位家庭成员的不利,一个省份或国家也不会因为其他省份或国家的发展而遭受损失。相反,机会的增加会给所有人带来利益。有时一个家庭成员会恶劣地对待另一位成员,甚至需要受到警告,但他们仍是一家人。世界各地和各国亦是如此。如果世界确实是一家——正如所有伟大的思想家和梦想家所断言或描述的那样,而且目前也已在国家层面上实现这一目标——那么我们应该在国际层面上也做同样的事情。所有国家,无论大小,他们的利益都应得到体现,而谁都不该受到非议。

      有时地球村(在各个层面)必须采取强制措施:利用奖惩来约束行为促成正义,因为总存在一些自私的个人或组织,只有在存有奖罚的情况下才有适宜的行为。事实上,如果没有奖惩的刺激因素,很少有人能一直做正确的事情。有些行为规范须由(国际、国家或地方的)政府和其他例如家庭的机构内部来制定和实施,另外,还有一个促成奖惩且令人受益的潜在重要来源,那就是宗教。宗教绝不仅是关于奖励和惩罚,而是启发人们因善而从善,并让人们能理解为何良好的行为其本身就是最好的奖赏。当宗教排除偏执和狂热,对于那些还不能满足于行为本身奖赏的人,它能提供在下一个世界奖惩的允诺,并以此制止腐败,这是此世任何机构监督制度也无法实现的(即使监督机构能监控到所有的不良行为)。宗教激励个人为社会大众服务,其中,还激励人们在缴纳政府最低累进税后,仍有意愿再次分配自己的财富。

    当宗教能适应时代需求且不介入政治时,毋庸置疑它将在历史上促进文明的进步。我们所有人到最后总会战战兢兢的想知道,这个浩瀚宇宙的背后是不是有一股持续的推动力,而那又会是什么,当我们的肉体消亡后我们又会怎样。正如宗教不应干预国家的政治事务(真正的先知也不会允许这些导致分裂的干涉行为),一个国民政府也不能在灵性事务上为自己的断言确立真实合法性,因为在这些事物上他们并不能获得直接的认识。唯有宗教,当其被认为是存在机构的一个方面,并符合时代的需求时,能启发大众自觉地抵制不道德的行为,并促成良好的行为。政府不应干预宗教,因为它并无在灵性事务上的能力,当其干预时也只会遭致不信任(为保护社会以避免那些打着宗教旗帜开展危险政治活动或狂热主义活动的情况除外),但政府能以开放的态度促进宗教团体之间的和谐,并认可它们能各民族带来具有积极意义的道德品质。 巴哈伊信仰,作为一个神圣启示的宗教,除了力求重振人们对上帝的信仰,并在个人层面逐步建立正直行为之外,为现实机构服务的同时,它还提供了我们认为是对当今时代非常重要的社会教导。这些措施不仅是关于修正过去的失衡,它还包括促进人们对共同利益和共同问题的理解与关注。

以下是这些关键教导中的一部分:

1.正如联合国宪章中的前言所言,两次世界大战发生之前,世界没有成立一个固定机构来持续阻止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与进攻。巴哈伊信仰主张订立一个集体安全公约,使得所有的边界和武器数量最后得以明确和固定。这样如果一个国家企图违反这些固定条约去攻击邻国,或是暗自储备超过公约允许数量的武器,通过这样一个联邦世界政府,可以对威胁进行积极的回应,所有的国家都有能力来积极地应对这种威胁,甚至如有必要,其他国家可以集体推翻这个违反了全球公约神圣条款的政府。这样的集体行动完全是正义的行为,是为确保全世界人民的和平。与其将财富用在对人类毫无裨益的武器上,应更多的江财富运用于科学研究,治疗疾病,发展教育、贸易和艺术等方面。

2.为了让全世界各族人民相互之间获得长久持续的理解,一门国际通用语言应该推广以增进人们之间的理解。虽然英语在某种程度上填补了世界辅助语言的空白,但它尚未在全世界普及,也并不是所有孩子能在足够早的时候就学习到。巴哈伊信仰提倡选择一门语言,无论是现有的语言还是新创的语言,它应作为除本国母语以外的语言在全世界所有学校得以推广和教育。关于语言的选择,巴哈伊提倡,这应由全世界所有国家通过与世界各国专家磋商而决定。国家代表投票须真正确保各国都加入并支持这个决定。这不但有利于和平,也能有利于科学、贸易和艺术的发展,因为不必要的限制将不会再阻碍人们相互的学习和交流。

3.如同我们需要选择一门世界辅助语言,我们也会逐渐需要一种全球货币和度量衡标准。关于朝此方向行动的时机与推动力,只要各族人民都有坚定的决心,努力和智慧,所有的国家也会很容易认识到如此选择的益处。

4.鉴于教育对社会的重要意义,巴哈伊信仰鼓励尽可能在所有地方普及男孩和女孩的教育,即使优先权是给予女孩,因为她们将成为孩子的第一位老师,并会将她们所受的教育(和对教育的态度)传授给下一代。在各项发展项目中,对大众女性的投资效果已经充分得以体现。

5.在商业方面,往往工人勤奋工作却收入甚微,而一些个人因此变得十分富有。为了维持公正激励员工,并确保员工们并非因为害怕丢工作才为公司和顾客服务,同时为了认可他们的劳动付出,尊重员工的意见和想法,在员工和投资者之间可以通过分享一定比例的公司盈利(含通过立法的方式),同时投资者应尽可能鼓励创新、合作与公正。就好象员工都能参与到公司各方面事务中来。

    这些远大的理想肯定可以实现,自地方和国家层面已在前期取得了此方向的进展,在国际层面也取得了进步,这些都是巴哈伊信仰的奠基者-巴哈欧拉在一百多年前所预见的。因而这些理想并非空想,它们不仅符合时代的需求,也是此时代的能力所能达到的。这些理想福祉的实现需要持续而坚定的决心。这种决心必须来自于个人,其他层面也须积极地支持。

    巴哈伊信仰提供的这些教义,值得所有即将成为世界公民的人们来认真思考。我们也邀请您来仔细探寻其教义,看看您作为个人,或是种族,国家,世界中的一员,这个信仰还能给您带来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