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

唯有正义的力量﹐才足以把“人类一家”的初步觉醒转化为集体意志﹐使大家能满怀信心地树立世界社会生活所需要的架构。在这时代﹐全球的人民愈来愈容易获得各类的信息和思想,而正义亦将脱颖而出,成为成功组织社会的至高原则。关于发展地球的提案﹐亦愈来愈有必要遵守正义的准则。

    对个人而言﹐正义感是人心灵的能力之一﹐它使每个人能够辨别真伪。巴哈欧拉断言﹐在造物主眼中﹐正义是“万物间最受钟爱的”﹐因为它使每个人能亲眼去观察实情而不求诸别人的眼目﹐能以自己的知识来领悟事物而非依靠他人或自己的群体的知识。正义要求我们作判断时要公正﹐待人要公平﹐实在是日常生活中要求虽多但却是如影随形的良伴。

    对群体而言﹐正义是集体决策所不可缺少的指南﹐因为它是使大家的思想与行动达到一致的唯一方法。正义绝非是鼓励在过去时代里常常伪装成正义的“惩罚精神”而是一种领悟的实际表现﹐即领悟在人类进步的过程中﹐个人与社会的利益是息息相关。人际间的交往﹐愈能以正义作为主导﹐就愈能培养出促进磋商共议的气氛﹐使人冷静地审视各项选择﹐选取适当的行动。在这种气氛下﹐以往常常干扰决策过程的互相摆布和联朋结党等倾向﹐便大大减少了。

    对社会与经济发展来说﹐正义带有深长的寓意。如果为“进步”下定义的时候重视正义﹐就不会被引诱去追求技术突破来为少数特权人士提供优惠﹐以致牺牲人类大众的利益——甚至牺牲地球本身的利益。正义能够确保设计及规划工作﹐不把当地社经生活基本需要的有限资源﹐转用到与本地社群无关的工程上。最重要的是﹐任何发展计划都是依赖大众来实施。如果百姓相信一项计划是适合他们的需要﹐并且是公正和公平的﹐自然会鼎力支持。当社会的每一个成员——也当然包括社会中的各个群体——信任他们受一视同仁的准则所保护和享有公平合理的利益分配时﹐便可以充分地运用诚实﹑乐于工作和合作精神等相关的人性美德来完成艰巨的集体目标。

    由此可见﹐人权是社经发展策略的中心要点。要设计社经发展策略﹐就必须提倡把人权从长久以来禁锢它的种种虚妄对立思想的掌握中解放出来。让人人享有有助于成长的思想自由和行动自由﹐并非就要崇奉在多方面败坏现代生活的个人主义。而关心社会整体的幸福并非就要神化国家政府﹐把其当作人类福祉的来源。事实是截然不同的:本世纪的历史已再清楚不过地显示﹐这些意识形态和它们的派别组织﹐反而往往是其自称要维护的社会利益的大敌。人类唯有在意识到本身是紧密结合的整体之后﹐才能建立必要的磋商架构﹐让关注人权的各方以合法和创新的方法来参与社会建设的工作。

    在今天﹐已有一个组织负起创立这种架构的责任﹐使伸张人权的工作不再受人操纵和利用。这便是两场毁灭性的悲惨世界大战和一次全球经济崩溃的教训所诞生的联合国国际机构系统。很有意义的是﹐随着《联合国宪章》在1945年通过﹐以及再过三年《世界人权宣言》采纳之后﹐“人权”一词才开始广泛地使用起来。这两份历史性文件正式承认﹐尊重社会正义与建立世界和平乃是相互关联的。《世界人权宣言》在当初被联合国全体大会一致通过时拥有的权威﹐迄今仍在不断稳步提高。

    “意识”是人类本质的特色﹐而与意识最密切联系的活动﹐便是个人为自己探求事物的实体。探索人类生存于世上的目标的自由﹐以及发展那些使这探索过程成功的人性天资的自由﹐都需要得到保护。人是必须有求知的自由。尽管这种自由常被滥用﹐并且这种行径受到现时社会的极大鼓励﹐这天性的正确性却丝毫无损。

    这种人类意识的特出动力﹐是启发《世界人权宣言》及各项相关的公约的道德力量﹐使孕藏在这些文件中的多项权利得到阐述。人类意识的运作﹐包括普及教育﹑行动自由﹑获取信息和行使公民政治权的自由等﹐都需要国际社会明晰地保障。同样要受保障的﹐是思想与信仰自由(包括宗教自由)﹐以及个人持有见解和适当发表这些见解的权利。

    既然人类是个合一而且不可分割的整体﹐诞生于其间的人类成员就都是交予这整体的信托。大多数的其它权利——主要是经济与社会方面的权利——都是以这个概念作为其道德基础﹔联合国各项法定文件也试图为这些权利立下定义。这种信托关系暗示人民应该享有家庭及住所的安全﹑财产拥有权和隐私权。而社会对人民的义务也伸延到提供就业机会﹑身心保健﹑社会福利制度﹑合理工资制度﹑休息娱乐以及社会个别成员的大量其他合理需求。

    这集体信托的原则﹐也使每个人都有权要求那些形成个人独特意识的基本文化条件﹐受到其本国以及国际法律的保护。就象基因库在人类生命及其自然环境所起的作用一样﹐人类经千万年成功积累的极为丰富多彩的文化﹐ 对其集体成熟时期的社会与经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这些多样的文化既然是人类的共同遗产﹐就必须让其能在一个全球文明的环境下产生成果。一方面﹐各地文化需要受到保护﹐以免被现时风行的物质主义所扼杀。另一方面﹐每个文化必须能够在不断变化的文明格局中互相交流﹐并且不受派别政治目的所操纵。

    巴哈欧拉说:“正义是人类之明灯。莫以高压与暴行之逆风把它扑灭。正义旨在使团结显现于人间。神圣智能之汪洋在此崇高之字里澎湃﹐而举世之书册不能尽载其内在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