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与邪恶


与其他一些宗教的教义和观点不同,巴哈伊信仰并未教导说人类的物质欲望是“邪恶”或“不好”的。上帝创造的一切在本质上都是好的。事实上,人的身体及其各个功能都是为灵魂发展所提供的合适工具。由于身体的各种行为是由灵魂有意识控制所产生,所以它们成为了体现精神品质的工具。只有当物欲失去控制时,它才会变得有害,成为阻碍灵魂进步的因素。

例如,人类对性的渴望被认为是上帝赐予的礼物。如果发生在正常夫妻间,它可以成为灵性之爱强有力的表现。然而,如果滥用,它将导致各类反常、挥霍并具破坏性的行为。

因为身体是理性灵魂在此世依赖的工具,所以对身体的呵护是很重要的。巴哈欧拉强烈谴责任何形式的禁欲主义抑或极端的自我否认。他的这一强调是出于健康的原则。也是因此,巴哈伊著作里也包含一些关于身体保健的可实际操作的律法,如营养均衡,定期洗浴等等。这些原则,加上信仰中其他一些原则,它们所遵循的都是适度中庸的原则,即事情在适度的范围内是有益的,一旦过度就会有害。

巴哈伊著作明确告知,有一些外在因素不在个人的掌控之内,如先天缺陷,幼时的营养不良,这些因素对一个人在尘世生活取得进步有重大影响。然而,这些来自物质世界的影响并不是永久的,它不会损害灵魂,可能最多只是暂时滞后灵魂发展的进程. 但随后灵性的快速发展可以抵消此种影响。.事实上, 巴哈伊著作中解释道,对灵性成长起最重要作用的阶段,往往是个人努力挑战身体、情感、智力等缺陷的阶段,而个人也会意识到,他的缺陷实质上是隐藏着的恩赐,会最终帮助他/她发展自己的灵性。 所以,可以承认,外界物质条件会产生暂时性的重要影响,但在看待灵性成长这一问题时,巴哈伊与很多唯物主义论者所持观点大不相同,唯物主义论者所持有的观点是,遗传基因和周围各种物质环境因素对我们起了主要决定作用。而巴哈伊对此的观点是:

所有创造物都是运动变化着的,对于整个物质界来说,任何事物一旦发展都到某个阶段就开始走向衰落,这是物质世界普遍存在的一个自然法则…然而在灵性世界,人的灵魂发展不存在退后, 它运动变化的唯一方向就是趋向完美.灵魂的发展只有成长与进步.

物质世界是充满矛盾和对立的世界. 运动变化是强制性的法则.一切事物要么向前要么退后. 然而在灵性世界里却没有后退的可能.所有的变化和运动都是趋向完美.

在巴哈伊著作中,有一些关于在磨难与痛苦中获得成长的主题。尽管我们生活中的很多痛苦都源于自身疏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但适当的痛苦对任何成长都是必要的.事实上,我们通常都能理解的是,痛苦和自我牺牲对于物质或知识层面的成功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我们对另一观点也就不会大惊小怪,即这些因素对于达到更为重要的目标-获取灵性上的进步,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此尘世,凡重要之事都需其追随者的紧密关注. 在达到目标获得成功之前,对任何事物的追求都必须经历艰难困苦. 此世事物皆是如此. 若要关乎至高天国,我们又须达到何其高度!

这又将我们带到巴哈伊关于人之善恶的观点, 阿博都-巴哈这样描述:


在创造界中没有恶,全都是善。一些人身上与生俱来的某些品质和天性看起来该受谴责,实际上并非如此。比如,从人的生命之初,在一个吮奶的婴儿身上你就可以看到贪欲、愤怒和脾气的征兆。于是,有人说,善与恶在人骨子里就是与生俱来的,而这就跟自然界及创造物的纯善相悖了。对于这一点,答案是:贪欲,即对某事物想求取更多的欲望,如果用之恰当就是一种值得赞美的品质。故而如果一个人急欲获取科学和知识,或者想要变得更有同情心,更慷慨,更公正,那是最值得赞美的了。如果他将其怒火与愤慨发之于有如猛兽般的嗜血暴徒,那也很值得赞美;但假若他不把这些品质用于正道,那就该受到谴责了。因此可见,创造界都是善。

因此,巴哈伊信仰并不认同”原罪”以及那些持有“人本恶”观点的教条. 我们所拥有的力量和品质都源于上帝的馈赠,因此它们对我们灵性发展都有潜在的益处.同样的,巴哈伊教义也否认撒旦, 魔鬼, 或者恶势力的存在. 对此的解释是,恶是善的缺失; 而黑暗是因为缺少光明.寒冷是缺少热量. 正如太阳是太阳系中所有生命的唯一源泉, 宇宙界也只有一种终极力量,被我们称之为上帝.

然而, 上帝赋予人自由选择的意志,如果这个人选择背离上帝,或者没有尽力发展自己的灵性品质, 那将导致不完美. 不管在个人身上还是在社会中,都存在着一写“暗点“.这些暗点是不完美的表现. 阿博都-巴哈说,恶就是不完美。

如果一只老虎杀死或吃掉另一动物,这并不能称之为恶.因为这是老虎求生的本能反应. 但是如果一个人去杀害他人或去吃自己的同胞, 这便是恶.因为人类有能力选择其他行为, 这种行为并非他本性的表现。

我们作为相对发展还不完美的创造物,有一些本能需求要得到满足.这些需求有一部分是物性有形的,另一些是灵性无形的. 上帝将我们如此创生并将我们如此安排,由于祂对我们有真挚的爱,所以祂对我们所有的需求都有合理的满足. 然而, 如果我们是以一种不合理或者不健康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各种需要,不管它是仅出于无知还是有意识的违背,这都将扭曲我们的真性,并使我们产生越来越多无法真正获得满足的新的欲望。

潜力有两种:先天的本能和后天的潜能。第一种是上帝的创造,纯粹是好的——在上帝的创造物中没有恶;只是后天的潜能成了恶之出现的根源。比如,上帝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创造了所有的人,并赋予了他们这样一种使之得益于糖蜜而受害于毒品的素质与本能。这种本性和素质是与生俱来的,上帝已将它公平地给予了全人类。但有人却从每天摄取少量的开始,使自己一点一点地习惯于毒品,并愈演愈烈,直到只要一天没有一克鸦片就活不下去的地步。先天的本能就是这样被完全引入歧途的。看看天生的本能和素质可以被异化得多么厉害,直到因不同的习惯和教养而彻底变质。人们是不因其先天的能力和本性去谴责邪恶者的,只为其后天的本质个性而这样做。

巴哈欧拉说,骄傲,或者说以自我为中心,是阻碍灵性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骄傲是一种夸大自身重要性的情绪,它往往导致一个人在他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更为优越的态度。骄傲的人总是觉得他已经或应该完全控制自身的生活以及周围的一切. 他希望能掌控他人,因为对他人的掌控能维持他自身虚妄的优越感. 所以说,骄傲会阻碍灵性的发展,因为它使得个人总是无止尽的追求对其虚幻自我意识和空想的满足。

换言之,巴哈伊关于道德伦理的标准,关键在于其对灵性成长所产生的影响-有助于灵性进步的是好的,反之, 如果阻碍灵性进步则是坏的. 因此,从巴哈伊的观点来看, 从“坏的事物”中学到“好的东西”(或者从“错误”中学到“正确”),都是让我们获得一定程度的自我认知,使得我们能区分哪些事物什么时候对我们的灵性成长是有益或有害的,而这种自我认知唯有通过上帝各个显圣者带来的教义所获得。

巴哈欧拉反复强调的是,唯有天启之宗教才能带领我们脱离不完美的状态. 因为是上帝派遣了各个显圣者来给我们指明灵性发展之途,并用上帝之爱来触动我们的心灵,使我们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潜能,并努力使我们与上帝建立联系. 这就是宗教所带来的“救赎”. 它并不是把我们从“原罪”中拯救出来,也不是让我们远离外界的邪恶势力,它是让我们较低的本性中脱离出来-这种较低的本性导致个人的绝望并对整个社会的稳固产生威胁.而宗教为我们指明的这条道路,乃是通往深层次的、令人真正满足的喜悦。

事实上,当今世界之所以存在普遍的幸福感缺失以及严重的社会冲突,其主要原因是人类背离了宗教真知以及各项灵性原则. 巴哈伊认为,在任何时代若要获得救赎,唯一的方法是重新转向上帝,承认当时的显圣者并追随其所启示的教义. 巴哈欧拉指出,如果我们就自身存在的各种状况进行深度反省,我们将逐渐发现并承认,我们在绝对层面上其实什么都不曾拥有. 我们自身的一切以及我们拥有的一切-我们的身体和理性的灵魂,这一切都来自于我们的创造者. 上帝慷慨赐予我们如此之多, 作为回报,我们对上帝也存在一定义务.巴哈欧拉说人类对于上帝有两个最基本的义务:

上苍给祂的仆人规定的首要责任是认识祂:祂是其启示之源,其律法的源泉,祂在其圣道的天国和受造界均代表上苍。谁履行了这一责任,谁就达到了至善;凡达到这一至高无上的境界、这一超然荣耀的顶峰者,也都必须谨守祂的所有规条,祂是普世的殷望。这两项孪生的责任是不可分割的。缺少其中一项,另一项便不可能得到悦纳。

巴哈欧拉在另一篇书简里指出,上帝所命定给我们的对我们都是有益的.上帝自身并不需要我们的崇拜或者拥护.因为上帝祂是自有永有者,他完全独立于所有创造物.因此我们可确信的是,上帝赋予我们的一切,唯独基于祂对我们纯粹的爱, 对上帝本身而言,没有任何“自我利益”可言:

袮命定袮的仆役们对袮的威严与荣耀的极度赞美,只是袮对他们的恩宠的表征,这样他们才能上升到赐与他们的最深层的存在的境界,即了解他们的自我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