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祷与斋戒

……宗教信仰的核心是联接人与上帝的神秘情感。这种灵性交流的状态可以通过冥思和祈祷获得。这正是巴哈欧拉如此强调崇拜的重要性的原因。信仰者仅仅接受和遵守教义还不足够,此外,他应培养灵性的意识,这主要可以通过祈祷获得。所以和其他神圣宗教一样,巴哈伊信仰本质上是神秘的,它的主要目标是使个人和社会通过获得精神美德和力量得以发展。首先需要喂养的是人的灵魂,而最能提供这种灵性营养的是祈祷。在巴哈欧拉看来,只有当我们的内在灵性生活得到改善和转变时,律法和行政机构才能真正地发挥作用,否则宗教将会沦落仅成为一个组织,变成死亡的东西。

对巴哈伊而言,生命的目的是认识和爱上帝,并获得精神的发展。和多数其他宗教一样,祈祷和沉思是灵性发展的主要工具。

巴哈欧拉亲自启示了上千篇祈祷文。这些祈祷文可用于一般情况、医治疾病、精神发展、面对困难、婚姻、社团生活以及人类本身。

巴哈欧拉让追随者每天选择并诵读三篇“义务”祈祷文中的一篇。三篇中最短的一篇只有三句话。它描述了上帝和人类的关系,祷文是:

“ 我的上帝啊!我作证,祢造生我来认识祢并崇拜祢。此时此刻我表白:我无能,祢至能;我贫穷,祢富有。上帝唯祢,别无其他。祢是救苦救难者,自给自足者。”

这些祷文使用了“义务”一词,表示对巴哈伊而言意味着人类在上帝面前具有一些精神责任。巴哈欧拉敦促追随者们每日都要沉思:

深刻地默思,为人不见之事物的隐秘将向你昭然若揭,你就会呼吸到甜美的灵性不朽之芬芳……

祂用详细的文字鼓励我们在每日结束之时反省自己的行为,以及这些行为的价值。此外,巴哈欧拉没有指明某种特定的沉思方式。取而代之的是,每个人都可自由选择他或她自己的沉思方式。


与上帝的交谈

阿博都巴哈说:“祈祷,是与上帝交谈。”上帝为使人类明白祂的谕令和旨意,须通过一种人类能够理解的语言,于是便通过祂的显圣者来传达信息。当上帝的显圣者在此世时,祂们能与男女老少面对面地交谈,并将上帝的讯息传递给他们。在显圣者离世后,这些信息仍能通过记录下来的语言和文字触及人心。然而,无论人们身在何处,来自何种民族,使用何种语言,语言和文字并不是上帝传递话语启迪人心的唯一途径。显圣者在离开此物质世界后,仍能依靠一种语言与虔诚者继续交流。阿博都巴哈多次谈及这种灵性语言。他说:

我们应当用天国的语言——灵的语言——(因为有一种灵与心的语言)来讲话。这种语言与我们的语言不同,正如我们与动物的语言之不同。
与上帝交谈所用的是灵的语言。在祈祷时,我们摆脱了一切外物而转向上帝。于是,在我们心里如闻上帝的诏语,我们向上帝倾诉,我们与祂交谈、沟通,并聆听祂的回答……我们每个人,当进入真正的灵的境界时,都能听着上帝的回音。
巴哈欧拉宣称,如要理解更高的灵性真理,唯有通过这种灵性语言。口头言辞或是书面语言都是不足够的。 在祂的经典玄秘作品《七谷经》中,巴哈欧拉描述了灵性探索与成长的各个阶段,在谈到灵性之旅的较高阶段时,祂这样说:

对于这些阶段,言语之舌无能解释,各种描述乃杯水车薪。在此领域任何笔墨皆是徒费……认知者唯有通过心灵的交流;这并非上帝使者所能为,也无法用文字来涵盖。

崇拜的态度

为使我们能达到与上帝交谈的灵性状态,阿博都巴哈说:


“我们须努力达至那一状态,超脱一切世俗之物与尘世之人,唯独朝向上帝。要达至此状态人们需要付出一定努力,但他应当为此奋斗。为达此目的,我们可以通过冥思,可以将更多的关注从物质世界转移到灵性品质上。从此岸行得越远,离彼岸则越近。选择在于我们自身。我们须开启灵性领悟之窍,睁开内在之眼,如此我们才能在万物之中看到上帝之灵的表征与迹象。所有事物则会向我们展现精神之光。

巴哈欧拉曾写道:

“寻求真理者…每天清晨,他必须与上苍谈心,全心全意坚持寻求自己所仰爱者。他必须以上苍慈爱嘉奖的火焰焚毁所有逞己意的思想。”

以同样的方式,阿博都巴哈如此宣称:
当人的灵魂被灌入此精神,他的理解之光将被点亮,从而他能容纳万事万物……相反,如果人们无法以开放的心态承纳此精神福泽,反而将其灵魂转向物质世界,转向其自身的物质属性,那他将失去其原本高贵地位,贬低为动物王国的居民。

巴哈欧拉再一次写道:

人们啊,将你们的灵魂从自我的罗网中解脱出来,净化他们,使之除我之外超脱一切。念及我,清除所有罪恶的残渣,如此你们便能感知……我的仆人啊!像亲近上帝者那样吟诵你收到的上帝诗篇吧,这样,你那悦耳的声调便能激发你自己的灵性并吸引所有人的心。凡独处室内诵读上帝启示之诗篇者,其口吐话语之芳香必被全能者的众天使扩散四方,使每个正直者的心灵为之振奋……

祈祷:爱的语言

有人曾问阿博都巴哈,既然上帝应知晓所有灵魂的愿望,那是否还有祈祷的必要呢?对此,阿博都巴哈回复说:
一个人要是爱另一个人,那他自然想把这爱表达出来,难道不是吗?尽管他知道这个朋友意识到他的爱,但他还是想告诉他,难道不是吗?上帝确实知道每颗心灵的愿望;但促使我们祈祷的力量是自然的,它源于人对上帝的爱。
……祈祷不应停留在言语上,更应体现在思想和行动中。如果缺少对它的爱和渴望,仅是被迫而为之,这将是徒劳的。没有爱的言辞不具任何意义。如果一个人把与你交谈当作一件不愉快的义务,会面时既没有爱也没有喜悦,你愿意与他交流吗?

在另外一次谈话中,阿博都巴哈说:在最虔诚的祈祷中,人们只为爱上帝而祈祷,而非因为惧怕上帝或地狱,亦非祈望得到上帝的恩赐或想进天堂……当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要他不提所爱者的名字是不可能的。而当一个人爱上了上帝,要他不提衪的圣名就更不可能了……灵性之人惟有在念记上帝时才会感到快乐,别无它途!

义务祷文

关于祈祷以及沉思神圣经文对巴哈伊的作用,巴哈欧拉在《亚格达斯经》(律法之书)中以明确无误的言辞说到:
你们须在每日清晨与黄昏诵读上帝诗篇。不诵读它们,便是不忠于上帝圣约及其遗嘱;今时今日背离这些神圣诗篇,便是永生永世背离上帝。我的仆人啊!你们皆须敬畏上帝。哪怕日夜饱读经文或多有虔诚举止,也切莫因此而骄傲;因为,若以欢欣喜悦之情诵读哪怕一句经文,也好过无精打采通读完所有来自上帝(那救苦救难者,自有拥有者)的神圣诗篇。你们切勿以倦怠沮丧之情来阅读神圣经文,勿令阅读成为给灵魂增添厌倦烦恼的负担,相反,它应使灵魂受到鼓舞并精神焕发,如此,灵魂借以神圣经文的翅膀,便能飞向显圣迹象的启端;它将使你们更为亲近上帝,惟愿你们能领悟。

阿博都巴哈在写给一位提问者的信中说:“灵性之友啊!谨记祈祷乃必要的义务,除非心智不健全,或是遇到不能克服的困难,任何托词都不能成为免除祈祷的借口。”

还有人曾问:“为什么要祈祷?如果说上帝已经创造了万物,并将一切事物统辖在最完美的秩序中,那为什么还需要对上帝进行恳求,向祂表达自己的祈愿并寻求帮助呢?这其中又隐含着怎样的智慧呢?”

阿博都巴哈回答回答说:
众所周知,一个弱者往往会向强者寻求帮助,因此寻求天恩者向荣耀慷慨者祈求也理所当然。当一个人转向他的主,向祂祈求,寻求祂的恩惠之洋,这一行为将使他的心灵获得启发,眼界得以开阔,灵魂得以生气,地位得以提升。
在你们的祈祷文和背诵诗篇中,有一句是“祢的圣名是我的灵药”,想一想,由于充满对上帝的爱,你们的心灵是如何备受鼓舞,你们的灵魂是怎样变得喜悦,你们的思想又是如何被吸引到上天的王国!在被吸引的过程中,一个人的能力和才智也得到增长。当容器的容量增大,其所能盛纳的水也将增多,同样,当一个人越是对恩泽渴求,其也将获得相应的恩泽祥云。这便是祈愿这一行为所隐藏着的智慧。

巴哈欧拉所启示的用于祈祷和冥思的文章涉及生活方方面面,除此之外,巴哈欧拉还启示了三篇每日义务祷文。信仰者每日须任选其一,按照巴哈欧拉规定的方式进行祈祷。

然而,巴哈伊的祈祷并不局限于规定的各类形式,也并未把它摆在与形式同样重要的地位,巴哈欧拉教导说,一个人的一生都应在祈祷状态中,以端正的态度工作,这属祈祷;将每一个想法、言辞和行为奉献给上帝之荣耀以及同伴之福祉,这些行为,在最为真切的含义中,皆为祈祷。

集体祈祷

巴哈欧拉的教义里规定,巴哈伊的每日义务祈祷必须私下进行。只有一种情况适用于集体祈祷,即巴哈欧拉所规定为离世者所作的祷文;对此的唯一要求是一个教友大声诵读祷文,其他出席的人则应该站立。这与伊斯兰教的集体祈祷有所不同,在伊斯兰教的集体祈祷中,信仰者们须站在教长后面排成一排,由这位教长引领祈祷,而这种形式在巴哈伊信仰中是禁止的。

以上这些律法是为了与巴哈欧拉废除了神职人员这一命定保持一致,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集体祈祷没有价值。关于集体祈祷,阿博都巴哈指出:
人们也许会说:“我可以在随我所愿的任何时候向上帝祈祷,在感到亲近上帝时向祂祈祷,在荒野、在城市,在我所在的任何地方向上帝祈祷。然而,为什么我要在特定的日子和特定的时间,去到众人汇聚的地方和他人一起祈祷呢,如果我当时并没有燃起祈祷的意愿呢?”
这样的想法仅是一种徒劳的想象,因为人多力量才大,单独作战的士兵必抵不过一支团结有序的军队。如果在灵性之战中所有的士兵聚集一起,他们的灵性力量会因此而得以增强,他们的祈祷也将被接受。

祈祷和自然法则


许多人也许很难相信祈祷的效力,因为他们往往持有这样的假定--对祈祷的回应在某种程度上会因自然法则的存在而受到任意的干预。关于这一问题,可以用一个比喻来阐明:如果把一块磁铁置于一堆铁屑的上方,那么这些铁屑会飞起来粘在磁铁上,这一现象并未因地球引力(重力)的存在受到影响。地球引力依然和以前一样作用于铁屑上。这里起到关键作用的是一种更强的力量,而另外的力量就如同地球引力一样是普遍存在并可预测的。在巴哈伊的观点中,祈祷能给行动带来更大的力量,尽管这一点相对来说并不为众人所知,但似乎没有理由相信这些力量对行为产生的作用会比外界力量更随意。

还有一个问题也经常困扰一些人:祈祷的力量似乎太微小,以至所祈祷的内容并不能最终达成很好的结果。同样,关于这一问题也可以用一个比喻来阐释:当微小的力量作用于水库闸门时,它可以释放并调控强大的水流;当微小的力量作用于远洋客轮的操舵装置,它可以控制这艘巨轮的行程。巴哈伊认为,回应祈祷的是无穷无尽的上帝之力,祈祷者所做的仅是将这微薄之力用于释放水流,或是用于调整神圣恩泽的方向。神圣恩泽将一直提供给那些已经学会承纳并享用这份恩泽的人们。

巴哈伊祷文

巴哈欧拉和阿博都巴哈为其追随者们启示了大量在不同时间及场合使用的祷文。这些祷文所揭示概念的伟大性及其灵性之深度,想必会给那些善于思考的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只有当祈祷成为一个人日常生活中惯行且重要的一部分时,其效能才会完全得以体现,其力量才能真正得以感知。以下略举数例:

我的主啊!赐祢的美质为我的食粮,祢的临在作我的琼浆,祢的喜悦为我的希望,赞美祢为我的行为,想念祢乃是我的陪伴,祢统辖的威力乃是我的救助,祢的居所乃是我的家园,并使我的居处成为圣洁的座席,不再为帘幕所限而与祢隔绝。
诚然,祢是万能者,荣耀者,全权者。——巴哈欧拉

祝福在此地,在屋宇,在这里,在城市,在心田,在山岭,在避难所,在洞穴,在山谷,在陆地,在海洋,在岛屿,在草原,凡歌颂上帝,祂的圣名荣耀之处。——巴哈欧拉

我的上帝啊!赐我一颗纯净之心吧。我的希望啊!恢复我宁静的良知。我的钟爱者啊!凭祢的威权之灵,求祢使我在祢的圣道中坚强,并以祢的荣耀之光显示给我祢的途径。祢是我所渴望的目标!由祢超凡的威力,求祢提升我至祢神圣的天国。祢是我生命的泉源!以祢永恒的和风来畅快我,祢是我的上帝!我的陪伴者啊!让祢恒久的旋律使我安宁,并让祢亘古圣容的富裕使我除祢之外摆脱一切。我的主宰啊!让祢那不朽的本质所启示的信息带给我喜悦!祢是显圣之最高显圣者,隐密中之最隐密者!——巴哈欧拉

祢的圣名是我的灵药,我的上帝啊!怀念祢就是我的良方,亲近祢就是我的希望,对祢的眷爱就是我的陪伴。祢所赐我的恩典,是我今生和来世的灵药与救助。诚然,祢是满怀万恩者,全知,全智者。——巴哈欧拉

 

巴哈伊斋戒

巴哈伊年历,每年有19个月,每月有19天,另加4、5天的闰日。第19个月叫“崇月”,是巴哈伊的斋月,即公历的3月2日至3月20日。整个斋月期间,巴哈伊信徒每天从日出到日落期间不得饮食。黎明起身,先祷告上帝,感谢祂的恩典和福佑,然后在日出之前进食;日落后颂念完祷文,便又可以进食了。斋月结束,便迎来了巴哈伊的新年元旦。

《亚格达斯经》规定,凡年满15岁的巴哈伊信徒均要守斋。身体虚弱、病患、怀孕或哺乳者、重体力劳动者以及经期、旅途中可免去这一义务。此令与上帝的戒律一致,过去与未来,永恒不变。遵行者,有福了。在这段受祝福的日子里,你遵循上帝的律法起来斋戒,因为这种物质上的斋戒乃是灵性斋戒的一个征象。一个戒绝了物质嗜欲的人,也就能涤除灵魂中的一切自私的欲望和需求,使人获得灵性的提升;使人倾慕满怀慈悲者之和风,使人心被那神圣的爱火所点燃。

但仅仅禁食是对灵性无作用的,斋戒只是提醒人们的一种表记。斋戒并非完全断食。最好的方法是不摄取太多的食物,也不可太少,必须适度。

义务祈祷与斋戒属于巴哈欧拉神圣天启中最伟大的教规,它构成了上帝的律法之殿中最有力的支柱。在上帝眼里,谁若不能谨守这两项诫命,便从未、也将永远不被接受。在任何情况下,汝等皆应遵循。诚然,上帝已吩咐众人遵循那些在过去与将来皆有益于他们的事务。确实,上帝是满足万物者,至高无上者。

巴哈伊强调,守斋的精神重于守斋的形式。斋戒是净化及复新灵魂的一种方法。因而,只戒饮食是不够的,守斋者还必须祈祷与默思,思考如何改进和丰富生命的意义。斋戒是提醒人们特别关注如何消除私心和低下欲念的时刻。这种形式具有灵性上的意义,能协助人们精神焕发地去迎接新的一年。

这段日子是斋期。凡借着斋戒所导致的热力而爱心大增、并愉快而焕发地起而行善者有福了。诚然,上帝愿指引谁,就会指引谁走上那正直的大道。斋戒是人的灵性地位得到晋升的因由。

斋戒尽管表面上既困难又辛苦,实质上却是恩典与安宁。对自我的净化与训练,有赖于那些与圣书所言一致、由神圣的律法所核准的严格锻炼,而不是靠欺世惑众者强加与人的苛刻戒条。凡上帝所启示的,皆为人的灵魂所热爱。我们恳求上帝,求祂惠助我等行其喜悦与接纳之事。

除非遇到难以克服的障碍或碰上极大的危险,或者贸然行之是不明智之举,否则,上帝的诸如斋戒、义务祈祷等律法,以及有关美德、善行和品行的神圣训诫,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必须尽可能地遵从。因为,怠惰懒散和不检点的行为会阻碍神恩之云降下爱的甘霖,从而使人无法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