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约

“团结之光如此强大,”巴哈欧拉宣称,“它能照亮整个世界。”
“真确的,”祂进一步阐述,“我们是为了世界的团结与统一而来。”巴哈欧拉将人类一体作为信仰的中心原则与目标,这一强调意指各国之间建立有机的灵性统一,并标志着“人类一家的时代即将到来”。


      社会结构从最初的家庭,发展到部落,到城市州际,再到国家,各个发展阶段标志着人类文明的演进。而巴哈欧拉所阐述的信息,其目的就是引领人们进入下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阶段,即世界各大宗教所预言的世界大同的阶段。巴哈欧拉所启示的上帝之话语,是人类一家这一理念的源头和推动力,而巴哈欧拉所创立的圣约,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组织原则。

      巴哈欧拉的圣约,一方面保证了对其信仰基本教条的一致理解,另一方面也确保了巴哈伊社团的灵性发展与社会发展并行一致。它最为突出的贡献是使圣文获得真实可靠的诠释,并建立了权威认可的管理体系,关于此管理体系的最高层,是一个由选举产生的立法机构,被授权来补充巴哈欧拉启示之律法。

      圣约是巴哈欧拉启示最为突出的特征,相对于以往其他宗教体系,它拥有一个基于灵性原则建立的社会秩序,通过这一社会秩序的有机运行,整个人类的团结得以保障。此圣约是“如此牢固和伟大”,阿博都巴哈(巴哈欧拉之子),确认道,“自古以来的宗教天启都从未创造如此。”

      因此,巴哈伊信仰是第一个在最初的一百年中牢固地建立了团结,并在这种情况下得以存活的宗教,“上帝启示坚固不催之堡垒,如果没有圣约的防卫力量来保护,”阿博都巴哈说,“那么有一天,巴哈伊信仰也会如同以往时代的信仰曾遭受的一样,出现成千上万个分支。” 然而在巴哈伊启示中,巴哈欧拉的圣约就如同磁石,将信仰者们凝聚在一起。

      在圣约中,巴哈欧拉阐明了巴哈伊信仰关于继承与领导的事宜,这使得圣约的重要性更为全面。祂如此写道:“蒙冤者承受痛苦与考验,揭示神圣话语并阐明证据,其目的仅仅是为扑灭仇恨与敌意之火焰,使和睦之光能照亮人们内心,人们获得真正的和平与祥和。”

      在细述这一主题时,巴哈欧拉规劝世界人民须有可提升他们地位的行为举止,须“严守对上帝的敬畏,遵循正确的行为规范”,不能有“诽谤、疏忽职守以及任何导致悲伤的行为”,要“坚守正直与真理”,并意识到“上帝的宗教是为了爱和团结”,而不是成为“疏离与冷漠的缘由”,要尊敬那些被赋予统治和管理权力的人们,要“协助那些以公平正义为特征的权威之黎明与指令之源”,“为创建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服务于各国人民”,“祂的经书明确指出,冲突与争论是绝对禁止的。”巴哈欧拉如此断言并强调了人类创建和睦友谊的重要性,同样的,祂对其追随者如此宣称:“仆人啊!勿让秩序之手段成为混乱之因,也勿让团结之工具成为不和之由。”

圣约的中心

      正是怀着这样的目标和嘱咐,巴哈欧拉指定了祂的儿子阿博都巴哈作为继承人, 在至圣之书-亚格达斯经中祂写道:

“当我的临在之洋落潮,我的启示之经书结束之时,你们要将脸转向上苍所指定的祂,祂是由这亘古圣根长出的圣枝。”,在祂的遗嘱-圣约之书中,巴哈欧拉进一步解释道,“本神圣经文所指无他,惟指至大圣枝(阿博都-巴哈)。”


     这一任命授予给阿博都巴哈的权利有—祂是巴哈欧拉著作的唯一诠释人,在巴哈伊管理体制建设中,祂是巴哈欧拉旨意的执行者,除此之外,阿博都巴哈的个人生活以及言行举止也都反映出祂是巴哈伊生活的完美典范。如此多荣耀集于一身,使得阿博都巴哈在宗教史上享有了一个独特的地位,即圣约的中心,这使祂在整个历史中成为了一位无以伦比的人物。

     巴哈欧拉对阿博都巴哈的独特期望在很多书简中都有阐明,例如,在一部名为“古森书简”(圣枝书简)的著作中,巴哈欧拉称阿博都巴哈为“神圣而荣耀者、此圣枝乃出自终点圣树”,祂说,“凡寻求其庇护、委身其福荫者,必得善果。确然,上帝律法之枝杈已自固植于祂遗愿之土的本圣根长出,其分枝已被授予如此崇高地位,足以统摄整个受造界……世人啊,为祂的现身而感激上帝吧,因祂确乃赐予你们的至大宠爱及至善恩典,经由祂,每具朽骨得以重生。转向祂,便是转向上帝;背离祂,便是背离我的圣美,便是否认我的证据,便是违抗我。祂是你们当中上帝的信托者,是你们当中上帝使命的肩负者,是上帝在你们当中的显现,是上帝对其眷顾之仆人的莅临。”

     巴哈欧拉就任命长子这一事宜作了详尽的书面说明,并对阿博都巴哈的地位进行了详细描述,这些都是为了避免信仰者们在巴哈欧拉去世后就社团领导这一问题产生任何误解。上帝显示者就信仰本身做出的这些规定,也正是巴哈伊信仰启示与众不同的地方。

     作为巴哈欧拉的继承人,阿博都巴哈是巴哈伊国际社团发展所围绕的明确中心。作为巴哈欧拉钦选的教义诠释者和阐述人,阿博都巴哈“在提升创建新文明的过程中,是一位真正将教导与实践相结合的不朽榜样。”巴哈欧拉圣约中提及创建的每一个机构都有被详尽描述,这些机构的描述有时是由阿博都巴哈来补充,其中一些机构由阿博都巴哈所实现。阿博都巴哈一生的行为,将巴哈欧拉所教导的品德完美体现出来。无论人们出自何种背景,有着何种兴趣与性格,阿博都巴哈都对他们表现出毫无偏见的关爱,并极有耐心的照顾那些回应者,这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巴哈伊社团的多样性。巴哈欧拉“授予了他完美的个人与社会品行,使得人类拥有了一位可以永远学习的榜样。”为了抗衡那些在社会中处处存在的破坏力量,有必要为这一团体树立一个中心,使得这个团体能将巴哈伊原则体现在实际行为中,同时,在个人行为上树立这样一位完美的巴哈伊典范,也能激励和引导所有人。从阿博都巴哈身上可以看到,他完美的胜任“巴哈欧拉圣约之中心”这一角色,并将它与自身的思想、心灵及行为完美一致的融合在一起。

“祂,远超于所有的名号,”阿博都巴哈的外孙,被任命为巴哈伊圣护,他在引用了巴哈欧拉授予阿博都巴哈的众多名号后写到,“‘上帝之隐秘’,这一称号是巴哈欧拉亲选授予祂的,它虽然不能让我们将祂放到先知的地位,但这一称号却表明,人类难以比及的特征,及超出常人的知识及完美是如何集于阿博都巴哈一身,且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行政体制

     对巴哈伊信仰的诠释起到重要作用的有巴哈欧拉的灵性与社会教义,与之同样重要的,还有为使巴哈伊信仰能持续管理和发展而建立的一系列神圣体制。巴哈伊行政体制建立在巴哈欧拉和其追随者之间,由圣约明确阐述。对于巴哈欧拉构想的行政体制,阿博都巴哈非常重视对它详加勾画,在遗嘱中阿博都巴哈尤其针对继承祂的两项制度进行了详细描述,以使得巴哈伊信仰的团结能得以延续。祂详细阐述了两项制度的职责、作用与权力,它们是行政体制的最高层,这两项制度即是圣约制度和世界正义院。

     如同巴哈欧拉委任阿博都巴哈为圣约的中心一样,阿博都巴哈任命其外孙守基阿芬第为圣护。 “因为他是继阿博都巴哈之后上帝圣道的守护者……主所钟爱的人都必须服从他、转向他。” 这段话在阿博都巴哈的遗嘱中被明确阐述。圣护被赋予了巴哈伊教义权威诠释者的地位,同时也被赋予义务肩负起重任,沿着由巴哈欧拉启示和阿博都巴哈详述的路线方针,将巴哈伊国际社团发展壮大。正如一位作家所说,“通过任命巴哈伊信仰的圣护,阿博都巴哈为大家带来了一位执行领袖和信仰中心,他须拥有不可置疑的奉献精神和能力,肩负起这样一个重任,那就是激励全世界巴哈伊社团沿着已被命定的人类服务之途而发展……”

      这份遗嘱也给守基阿芬第授予了任命圣护辅助机构的权利,这一机构即上帝之圣辅,圣辅将着重于传扬和保护信仰。“圣道的圣辅栋梁”,阿博都巴哈写道,“皆须振奋起来,齐心协力地扩散上帝的甜美芳香,传布祂的圣道,弘扬祂的信仰。他们须持续劳作,不得有片刻歇息。他们须散布到每一片土地,穿过每一个地带,走遍所有的地区。”

      在守基阿芬第承担任务的主要目标中,其中有一个是将社团发展到一定规模,使得世界正义院能长期维持。世界正义院曾由巴哈欧拉所命定,是一个由选举产生的国际委员会。后来,阿博都巴哈通过其遗嘱阐明了世界正义院如何与圣护制度的各个目的和作用互补。

      阿博都巴哈在提及作为继承的两项制度时如此写道,“这神圣的嫩枝——上帝圣道的守护者和将由普选产生的世界正义院,皆受阿帕哈美尊照顾与保佑,皆受崇高圣尊庇佑与无误指引(愿我能为他们两者献身)。他们所作的一切决定都是上帝的旨意。违背他或他们就是违背上帝;反抗他或他们就是反抗上帝;反对他就是反对上帝;和他们争斗就是和上帝争斗;和他争论就是和上帝争论;否认他就是否认上帝;不信他就是不信上帝;偏离、脱离和背弃他诚然就是偏离、脱离和背弃上帝。”

      在圣护肩负使命的36年间,巴哈伊社团一直保持团结统一并迅速发展,信仰传播到世界各大地区,信仰的机构逐步在地方,国家,国际间建立,形成了巴哈伊行政体制。守基阿芬第自1957年离世后,期间大概经过五年半的时间,建立世界正义院的条件得到成熟。

      阿博都巴哈在其遗嘱中详细描述了世界正义院的工作,认为二级正义院(目前被称为国家灵体会)应在各个国家建立,然后由他们的成员推选出世界正义院。1963年,来自56个国家灵体会的成员第一次进行选举,这不仅意味着行政体制迈向一个新台阶,同时因它是由全体巴哈伊通过无记名、无竞选的民主选举而得以产生,它也标志着历史上第一个有着这般性质的国际管理机构得以出现。自这以后,国家灵体会的数量呈现出高于三倍的增长速度。

      关于世界正义院成员的职责,阿博都巴哈写道,“(世界正义院的)成员须在某处聚会,审议所有引致分歧之问题、有待澄清之疑点及圣书未言明之事项。他们所作之任何决定皆具有与圣书本身等同的效力。正义院有权制定圣书未予言明且涉及日常事务处理的律法,故而它亦有权废止它们。例如,正义院今日制定一条律法并付诸实施,百年以后,情势迥异,境况变迁,当届正义院便有权根据时情之需更改此项律法。正义院之所以可以这样做,乃因这些律法并非明确圣文的组成部分。正义院既是其律法的制定者,也是其律法的废止者。”

      世界正义院通过磋商达成决议,磋商这一方式由巴哈欧拉特别诠释,对于行政体制的产生必不可缺。通过磋商的方式,巴哈伊社团事务在世界各地的执行才能保持统一和团结。

      因此,巴哈欧拉明确的指示,再加上阿博都巴哈对其进一步详述,圣约过去到现在一直得以维护不可侵犯,从阿博都巴哈到守基阿芬第时期,随后从世界正义院的选举成立开始,为人类事务提供灵活性的神圣指引之渠道一直保持畅通。世界正义院由巴哈欧拉构想创建,并被祂赋予至高权威和永恒指引,阿博都巴哈描述它说:“所有事务应该转向这个机构。”

      随着行政体制在世界,国家和地方等机构中创立团结,整个巴哈伊社团团结一致的运作,圣约的完整性也在各个指示中得以明显体现。以下是守基阿芬第关于这一特征的阐述:

“现在我展望未来,我希望见到(巴哈伊们)无论何时何地,他们每一个想法和品性都是围绕当地尤其是国家的活动中心,他们怀着绝对的团结精神和满足的喜悦,有着完美的理解力、诚挚的热忱与持久的活力,并以这些能量维持提升他们的兴致。这确是我生命的喜悦与渴望,因为这是未来所有福祉的源头所在,这宽广的基石将最终承载神圣伟大建筑的安危。”


     巴哈伊社团的这些聚集点,无论是什么水平,都是互相影响和加强的,它们运作的方式就好比同心圆,都是围绕一个中心,即必不可缺的巴哈欧拉圣约之中心。守基阿芬第阐述了圣约的这一观点,并由其秘书代写如下:

     “关于巴哈伊圣约的意义,圣护认为圣约有两种形式,它们在启示书简中都详尽描述。第一种是每一个圣使与人类制定的,更具体的说,是与祂的子民制定,使得当圣使本质复临的下一位显圣者到来时人们能接受并追随祂。(巴哈欧拉说,在祂出现后的至少一千年时间,下一位显圣者将会到来),圣约的第二种形式是巴哈欧拉与其子民约定的,使祂的追随者能承认教长(阿博都巴哈)。这仅仅是为了使每位显圣者之后的神圣之光得以延续并增强。同样的,教长也制定了圣约,让巴哈伊们在其之后能追随祂的行政体制。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随着巴哈伊社团在全球范围内成长和发展,以巴哈欧拉圣约为中心的团体规模得到了稳步扩展。在巴哈伊启示诞生150多年后的今天,由于巴哈欧拉圣约的存在,分布在全球几百个国家和地区的数百万计的追随者,依然保持着团结和统一。

我们与巴哈欧拉建立的圣约

       圣约意味着双方建立的正式约定与协议。如前所说,在巴哈欧拉的圣约中,祂所承诺的是给我们带来此世转变内心和外在生活方式的教导,并提供一位权威的诠释者以免我们对上帝的旨意产生误解,给我们指引去创建各类机构,以达成团结的目标。从我们的社会组织到我们的个人生活,巴哈欧拉的圣约在各个层面都将对我们产生影响。

       相应的,我们作为个人,有责任遵循上帝给我们制定的律法,以保护我们的高贵品性,使我们成为高尚的人,祂创造了我们,使我们存在,让我们祈祷、冥思、阅读圣作,去斋戒,过圣洁的生活,能值得信赖。尽管我们可能并不完美,我们也有责任对他人表示友爱;热爱并服从巴哈欧拉创建的机构,这是我们的义务。如果我们不这么去做,我们将无法获得巴哈欧拉之圣约赐予我们的福分。

       有一部关于道德伦理的著作颇受人们喜爱,名为《隐言经》,在这本书中,巴哈欧拉以上帝的口吻写道,“爱我,我就会爱你。不爱我,我的爱就无从给你。仆人啊,明白这道理!”这一简短的段落包含着圣约之真谛以及我们的责任,它表明了上帝对我们持久的爱,同时也表明,对于是否爱上帝我们有着自由的选择,以及我们选择的相应结果。

一种转化万物之力

       通过巴哈欧拉圣约的建立,以及祂任命阿博都巴哈为圣约的中心,巴哈欧拉将神圣威权之种子根植于人类事务,这颗种子已绽放出花朵,巴哈伊社团正在经历这第一个阶段。这神圣威权乃上帝之爱的表现,它拥有这样一种能力:在个人层面上,它能吸引人心并转变人的品性;在社区层面上,位居信仰中心的充满爱的机构,铸就了我们社会关系。它引导我们反映出爱的品性,让我们在与他人交往中保持团结;在机构层面上,圣约给了我们一条行政渠道,使得爱能沿此渠道流淌,并且它也定义了我们与这些机构的关系。圣约转化之力是巴哈欧拉世界秩序的必要特征,巴哈欧拉认为这一点高于所有其他事物,祂说:“在我眼中唯正义最为可爱。”

       随着人类社会逐渐发展,世界各族人们正领悟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都是一个统一体,世界乃是一个家园,巴哈欧拉圣约的灵性权威给了我们一个大的框架去弥补过去的种种差异,无论这些差异是来自种族、阶级,还是宗教。我们与创造者之间建立了一种新的关系。通过这一神圣惠赐,我们的道德得到赋能,进而有能力去创建一个统一的全球社会,这在人类史上,尚属首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