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同源

    宗教同源这一原则是巴哈伊信仰教义的中心。巴哈欧拉曾表述说,人类整体的成长过程与个体的成长过程类似:个体的生命始于一个无助的婴儿,经过一系列阶段的成长逐渐达到成熟,同样,人类整体也是从原始状态的集体社会生活,逐步达到成熟。大家都知道,个人的成长源于接受来自父母、老师和社会的教育。那么,推进整个人类集体演进的动力又来源于哪呢?


    巴哈伊信仰对这个问题给予的答案是“天启之宗教”。巴哈欧拉在其主要著作《毅刚经》(又称《笃信之书》)中解释到,上帝,那造物主,已经并将继续通过其拣选之圣使来影响人类历史。这些被巴哈欧拉称之为“上帝显圣者”的圣使,主要是指各大天启宗教的创始人,如亚伯拉罕、摩西、佛陀、琐罗亚斯德、耶稣、默罕默德等。正是由于人类受到各个显圣者到来时所启示之精神和教义的影响,受到基于这些律法戒律所建立的社会体系的影响,人类才能在集体发展过程中取得进步。关于人类历史中所出现的各个宗教体系,巴哈欧拉说:

 

这些原则和律法,这些稳固建立的强大系统,都来自同一源头、他们是出自同一光源的光线。他们之所以表现不同是因为他们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需要。


    所以,宗教同源这一原则是指,各大宗教的创始人-即显圣者-都来自于上帝,由他们所建立的各宗教体系,也都是上帝同一个神圣计划的一部分。


    事实上,我们只有一个宗教,那就是上帝的宗教。这个宗教在不断演进,每一个特定的宗教体系代表着整体演进过程中的某一阶段。巴哈伊信仰所代表的是宗教演进过程中的现阶段。它强调,所有来自显圣者的教义和行为都是上帝的旨意,并非由于自然或人为的原因,巴哈欧拉用“天启”一词来形容不同时代上帝显圣者的出现。尤其表明的是,上帝显圣者的著作代表了来自上帝准确无误的话语。即使在显圣者离世后,这些圣作也依然具有影响力,并是上帝启示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因为这样,“天启”一词有时候仅限于表示显圣者启示的圣作或话语。


    宗教的历史被认为是上帝启示的一个连续过程,可以用“演进之天启”来形容这一过程。因此,根据巴哈伊的观点,演进之天启才是人类进步过程的原动力,而显圣者巴哈欧拉,则是离我们最近的启示者。
    巴哈欧拉告诉我们,两位显圣者出现的时间间隔大概在一千年左右。祂还教导说,祂的启示不会是启示进程的终止,将来还会有另一位显圣者在祂之后出现,不过那会是在巴哈欧拉到来的一千年周期之后。根据巴哈伊圣作,天启进程在未来将永远持续,人类将会见证很多其他的显圣者。


    为了更清晰的解释巴哈伊关于宗教的观点,我们可以拿它与其他关于宗教的观点相比较。一方面的观点是认为各宗教体系来源于人类对真理的追求。这种观点认为,各大宗教的创始人并不是在向人类启示上帝的旨意,而更像是哲学家或思想家这样的人,他们可能只是在探寻真理方面超越其他人。这一观点否认了宗教同源,因为它认为不同的宗教体系代表着不同的观点和信念,由还是会犯错误的一群人所带来,并非来自同一源头的毫无谬误的启示。


    另一方面,来自各大宗教的很多正统信徒认为,给他们带来特定传统的先知或创始人代表着上帝的唯一真理启示,而其他宗教创始人是错误或虚假的,或者至少他们的地位绝对不如自己的宗教先知。例如,很多犹太教信徒相信摩西是上帝真正的使者,而耶稣不是。同样的,很多基督徒相信耶稣的启示,但认为穆罕默德不是先知,还认为摩西的地位要低于耶稣。


    巴哈伊信仰所倡导的宗教同源,与以上两种传统观点有着根本的区别。巴哈欧拉认为,各大宗教教义之所以有区别,并非因为创始人或先知犯下了人为的不可避免的错误,而是因为启示到来的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需要。此外,巴哈伊信仰认为,没有哪一位创始人或先知是高于另一位的。守基阿芬第用以下话语总结这一观点:

 

    巴哈欧拉清晰阐述了这一根本原则,其信仰的追随者也坚信这一点,那就是,宗教真理并非绝对而是相对的,神圣天启是一个连续演进的过程,世界各大宗教来自同一神圣源泉,他们的基本原则完全和谐,他们的目标一致,他们的教义都是同一真理反映的各个方面,他们的作用能互补,他们唯一的不同只是教条中非必需的方面,他们的使命代表着人类社会灵性成长的各个演进阶段。


    “上帝不变之信仰”

    巴哈伊说宗教同源,并不意味着各种各样的宗教信条和组织之间没有区别。他们宁愿相信世上只有一个宗教,上帝的各位圣使已逐层渐次地揭示了它的本质。综合看来,世界各大宗教都是一个单独的、渐次展开的神圣计划的表述,

“上帝信仰不变,古往今来以至永远。”


       这个理念远远超越了其他宗教的“宽容”概念或一些宗教理念的揉合。巴哈伊尊重和崇敬所有世界各大宗教的创始人,承认他们为人类进步所做出的贡献,同时他们也认为,以往所有的宗教都预言了巴哈欧拉的来临并见证其实现。如巴哈伊经文中所述,巴哈伊信仰

“坚决维护”其之前各宗教的“永恒真理” ,“坚定和完全”认可“这些真理创始人的神圣出身……”但同时,巴哈伊信仰也必须被拥戴为“过去岁月与世纪的允诺之应验和无尚荣耀者、所有天启周期的终极圆满。”


     因此,来自犹太教背景的巴哈伊崇敬摩西及其《十诫》启示,认同犹太教在帮助人类认识遵守道德律法的重要性上作出了贡献。他们也认为巴哈欧拉是被预言的那位带领“万圣”降世的“万军之主”——《以赛亚》预言,祂被派来领导各民族“铸剑为犁”。

    来自佛教背景的巴哈伊尊崇佛陀,珍视祂关于超脱、冥思、平和等丰富世界文明的教义。他们还认为,巴哈欧拉是名为“弥陀佛”的佛陀——“普天友爱之佛陀”将现世之预言的应验,而按佛教教义,祂将给全人类带来和平与教化。

    对来自印度教背景的巴哈伊来说,他们坚决认同印度教的这一贡献:帮助人类认识上帝乃统摄万物的终极实在以及人类的精神本质。他们认为巴哈欧拉是克利须那神的最近转世、“阿瓦陀十世”和“至大圣灵” ,按《薄伽梵歌》预言,“善行日衰之时”祂将“在每个时代”中复临以“建立正义”。

    对于出自基督教背景的巴哈伊来说,基督关于爱、慈善、宽恕的教义乃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无价之宝,正如基督的生平及其牺牲所昭示的那样。他们还认为,巴哈欧拉实现了基督说他将再来的许诺,“以天父之荣耀”把全人类团结在一起,使天下“只有一个羊群和一个牧人。”

    对于穆斯林背景的巴哈伊来说,穆罕默德关于学习、遵从神意及上帝的一体性等教义,多方面深远地影响了人类社会的发展。他们在巴哈欧拉身上看见了《古兰经》中“上帝之日”及“伟大之宣告”到来——届时“上帝”将“在云层的遮蔽下”降临——的承诺的兑现。

    巴哈伊还认为,其他宗教也提供了灵性指引,同样都为教育人类去认识其创造主以及如何最好地为人处事起到了作用,它们包括:耆那教、锡克教、琐罗亚斯德教,以及非洲、美洲和亚洲的土著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