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目的


巴哈伊信仰怎样看待人存在的目的?人的本性是什么?宗教于我们的灵性发展起什么作用?什么是,什么是?人对上帝负有怎样的责任,人生的灵性意义又是什么?

许多人从未在生活中反思过生活本身或是生活的意义。他们的生活由行动填满。他们会结婚、生子、开公司或是成为科学家或音乐家,然而却从未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他们的生活没有一个整体目标,使得能为每个独立事件赋予意义。他们也许并不清楚自己的本性和身份,并不了解他们的真我。

巴哈欧拉教导说,只有真正的宗教可以指明人存在的目的。如果没有创造者,如果只是像现在许多人认为的那样,人仅仅是一个热力系统的随机产物,那么人的生命将没有任何目的。这样人无非只是一种有意识的动物,作为一种短暂的物质存在,在这短暂的一生中,他/她的目的无非是获得更多的快乐,避免更多伤痛或苦难。

人的存在,只有在与其创造者的关系中,在创造者为祂的创造物确立的目标中,才能找到真正的意义。巴哈欧拉是如此描述上帝造人的目的:

"上帝创造人类的目的一直且永远是:使人类认识其创造者并达到祂尊前。所有圣书和重要的天启经文都确凿无疑地证实了这卓越最崇高的目的。"

生命,应被看作是一段永恒之旅,在这旅途中伴随着喜悦的灵性探索与成长:在尘世的最初阶段,人要接受一段训练和教育,如果这个阶段顺利的话,他/她将获得继续成长所需的智力和灵性的基本工具。当个人进入身体成熟的成年期时,他们将为自己的进一步发展负责,而这将完全取决于他们自身的努力。在物质世界的日常努力中,人们逐渐加深对现实背后的灵性原则的理解,而这将使他们更有效地与自我、他人以及上帝建立联系。在肉体死亡后,人要继续在灵性世界里成长和发展,灵性世界更为宽广,正如物质世界比我们在母亲的子宫里更为宽广一样。

前面的陈述来源于巴哈伊对于灵魂和死后生命的观点。根据巴哈伊的教义,人的真正本性是灵性。在肉体之外,每个人都拥有一个上帝创造的理性灵魂。这个灵魂是一种非物质存在,它不依赖于肉体。相反,肉体是作为它在物质世界的一个工具。人的灵魂在肉体产生时存在,在肉体死亡后将继续存在。人的灵魂(也称为)是他/她的性格、自我和意识的来源。

灵魂及其潜能的演进或进步是人类存在的基本目标。这种发展是朝着上帝的方向,其源动力来自于对上帝的认知和爱。在我们认知上帝的时候,我们对祂的爱也逐步加深,这使我们与创造者的联系更加紧密。同样,当我们越接近上帝,我们的性格就会得到改善,我们行动也越来越能体现上帝的属性。 巴哈欧拉教导说这种能反映上帝属性的潜能正是灵魂的本质。它意味着人类是以上帝的形象被创造的。正如花儿的颜色、气味和生机是隐藏在种子里一样,神圣属性不是灵魂的外在表现,它们隐藏在灵魂中。它们只需要得到发展。用巴哈欧拉的话说:

“祂用自己某个圣名的光辉照射各创造物的内禀本质,使其受惠于祂的某个属性的荣耀。可是,祂却将自己所有圣名与属性之光聚集到人的本质上,使其成为反映祂自身的明镜。万物之中,唯独人类被特选出来,承蒙这至大恩宠,这恒久惠赐。”

 

巴哈伊著作将人灵的演进和发展看作是“灵性进步”。灵性进步使指获得能力从而能按上帝的意旨采取行动,并能在与自我和他人的事务中表现出上帝的属性和精神。巴哈欧拉教导说,人类真正和永久的幸福唯有来源于追求灵性的发展。

寻求真理者,无论任何时刻都必须信赖上帝,须抛弃尘世的人,超脱一切尘世的羁绊而坚信万主之主。他绝不可奢望胜过别人,须革清心中的骄妄与虚荣;须坚守忍让与顺从的美德;避免无谓的空谈并保持恬静,因为唇舌犹如闷燃的火焰,过量的言语犹如致命的毒药。物质之火能摧毁肉体,而唇舌之火则耗损人心与灵魂。前者的力量仅持续一个短暂时期。而后者的杀伤力则持续整整一个世纪。寻求真理者须知诽谤乃是最严重的过失,必须避而远之,因为它扑灭心灵的光辉,扼杀灵魂的生命。他必须知足,摆脱毫无节制的欲望。他必须珍惜超世脱俗者的友情,明白避开自负和庸俗的人有裨益。每天清晨,他必须与上帝谈心,全心全意坚持寻求与自己所钟爱者为伴。他必须以上帝的慈爱嘉奖的火焰焚毁所有逞己意的思想。而且必须闪电般超越除祂以外一切事物。他必须援助无依无靠者,绝不吝于施赠缺乏者。他必须仁慈地对待动物,更不用论对待赋有语言能力的同类了。他必须毫不犹豫地为他所钟爱者牺牲性命,绝不因他人的非议而背离真理。自己不希望遭遇到的事,不可希望别人遭遇到;自己作不到的事,切莫轻易承诺。他必须认真做到不与邪恶者交往,并且向上帝祈求赦免他们的罪过。他必须原谅有罪的人,绝不可蔑视他们社会地位低贱,因为没有人能知道自己的结局。往往有些罪人,在临终之时达到了对信仰的的真正本质的认识,畅饮了永生的灵泉,飞升到上天英灵的境界!另一方面,有些本来虔诚的信徒,当他魂飞天界时,却往往完全变质而堕入最底层的火狱!

我们启示这些令人信服而有份量的训言,目的是要警戒寻求真理者,必须除了上帝以外,把一切都看成短暂无常的,完全虚无的。这些品质是高超者的属性,是灵性高洁者的金印。这些,前此谈到行确凿知识之道者应具备的条件时,已提到过。当一位超脱的旅行者或虔诚的追随者,满足了这些绝对必要的条件之后,才配称为真正的寻求真理者。

巴哈欧拉解释说,宗教最基本的灵性职责,是让人们能真确理解自己的本性,以及上帝对人类的意旨和目的。上帝通过圣使或上帝的显圣者传达灵性教义,为的是引导我们真正认识到生命的灵性意义。这些原则让我们理解存在界的法则。此外,正是为遵从显圣者教义而做出的努力,使得我们能提升自身的灵性能力。例如,当我们因遵循巴哈欧拉的教导而努力消除偏见和迷信时,我们加深了对其他人的认识和爱,这样反过来也帮助个人更有效地生活。

巴哈欧拉强调说,如果没有这些显圣者和祂们所启示的上帝律法和教义,我们就不能获得灵性的成长和发展。即使我们费劲全力去寻找,生命的灵性意义仍会被隐藏不为所见。这就是为什么巴哈伊认为受启示的宗教乃是成功打开灵性生活之门所必须的钥匙。

关于显圣者,以及祂们对人类灵性发展的影响,巴哈欧拉说:

通过这真理之阳[显圣者]的教导,所有人都将获得进步与发展,直到能充分地表现他们内在的真实自我被赋予的潜能。就是为了这个目标,在每一个时代、每一个启示期,上帝的先知以及祂所拣选的圣哲出现于人们中间,表现出来自上苍的力量和只有永恒者才能显现的大能。

由于宗教也具有社会层面,巴哈伊认为,长期避世,不与社会其他人联络,都是不必要的,这也不利于灵性成长(尽管偶尔短暂地脱离是合理且健康的)。因为我们是社会个体,我们最大的进步要通过与他人的交往取得。事实上,以充满爱的服务与合作精神与他人交往,这对于灵性成长进步至关重要。

巴哈欧拉用宗教的两个方面描述了上帝对我们设立的目标,即灵性方面和社会方面:

上帝派遣先知降世有两重目的。一是将人类从无知的黑暗中解救出来,引导他们走向真理解之光明。二是确保人类的和平与安宁,并为它们的建立提供一切必要的手段。”

换句话说,人类社会的良好发展,将是我们灵性进步的整体表现。所有人,巴哈欧拉说,

都是为了推动不断演进的文明而被创造的。全能者为我见证:人的行为若像荒野里的野兽,就失去了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符合人的尊严的品质是自制、宽仁、同情、慈爱等美德。”

总而言之,我们在此世生命的灵性层面的原因是,此世生命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训练的场所;而生命是一段成长旅程,在其间我们将专注于发展内在的灵性和智力。因为这些能力是我们不朽灵魂的能力,它们是永恒的,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去发展。但是这些努力都是值得的,因为灵魂是我们生命中唯一永恒存在的部分。任何促进灵性发展的事物都是好的,反之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