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显圣者

巴哈伊的教导认为,推动人类各种进步的原动力,来自于上帝显圣者或先知的到来。毫无疑问,人类历史被世界各大宗教的

创始人所深深影响着。耶稣基督、佛陀、摩西、或是穆罕默德,祂们对人类文明的强大影响,不仅体现在祂们的著作和教义形成的文化形式和价值体系上,而且也反映在祂们一生对人类所做出的榜样的影响上。即便不是信仰者或追随者,他们也都会肯定这些人物对个人和人类总体生活的深远影响。

主要宗教创始人对人类历史产生深远的影响,对这一点的认识会自然引导人们探寻人类真性的哲学问题。这是在宗教哲学中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针对这一问题,目前已有许多不同的答案。 一些人把宗教创始人看作是人类哲学家或伟大思想家,祂们可能比当时所处时代的哲学家走得更远或研究得更深。另一些人则宣称祂们就是上帝或是上帝的化身。其他一些理论则介于这两种思想之间。

因而无需惊奇的是,巴哈伊圣作的内容广泛涉及了这个主题,它近乎一个宗教的核心。《确信之书》,巴哈欧拉的主要著作之一,详细阐述了巴哈伊对上帝显圣者本质的理解。
根据巴哈欧拉的教导,所有上帝显圣者都具有同样的超自然本质,以及相同的灵性能力。祂们之间完全平等,没有一位比其他人更为优越。关于显圣者,祂写到:


“这些圣洁的明镜,这些亘古荣耀之源,个个都是上苍在世的阐释者,祂们阐释上苍是宇宙中心的星球,阐释宇宙的本质与终极目标。祂们的知识和力量皆出自上苍;祂们的权威源于上苍。通过这些神圣美德的宝石的启示,上苍的一切名号和属性,诸如知识、大能、权威、统治仁慈、智慧、荣耀、慷慨、恩泽等都得以显现于世。

这些上苍的属性,从古至今都绝对没有特别的地惠赐某些先知而不赐予其他先知。……上苍的某一属性没有被这些超然的本质显示于外并不意味着祂们,那些上苍的属性之源、上苍的圣名之宝库,实际上不具有该属性。”


巴哈欧拉解释说,不同显圣者教义之间的差别并不是在于其地位或重要性的不同,而仅仅是由于祂们出现时,文明发展表现出不同的需求和能力:

 

“这些稳固地建立起来的坚强体系,都出自同一本源,都是同一光源的光辉。它们之间的差别应归因于各自在其中传播的时代的需要不同。”


祂用最强烈的言辞警告,人们不应因显圣者教义与性格的不同,而认为祂们的地位有所不同:


“信仰上帝的独一性的人们啊!你们须小心留意,谨防被误导而对祂圣道的圣使们妄加区分,或者区别那些伴随并宣告启示的表征。这其实是上帝的独一性的真正含义……而且,愿你们确信,每一位显圣者的行动与著述……都是上苍所命定的,都是上帝的旨意与目的的反映。无论谁,若对祂们的位格、言语、教训、活动及态度稍作区分的话,实际上就是不信上帝,否认祂的表征,背叛祂的圣使之道。”


然而,巴哈伊关于显圣者同一性的教义,并不是指同一个灵魂覆于不同的肉体。 摩西、耶稣基督、穆罕默德和巴哈欧拉都是不同的人,祂们都是独立的个体。祂们的同一性在于每一位都在同样的程度上证明并显示了上帝的品质和属性:祂们中任何一个人中的神性和其他人是一样的。

巴哈欧拉用了一个比喻来解释不同显圣者之间以及显圣者和上帝之间的关系。上帝就好比太阳,因为祂是宇宙生命的唯一起源,而物质世界的太阳是地球上所有物质生命的唯一起源。上帝的精神和属性好比太阳的光芒,每个显圣者好比是各个完美的镜子。如果有几面镜子都转向同一个太阳,那么唯一的太阳会在每个镜子中得到反射。 然而,这些镜子有所不同,每面镜子可以依据他们被做成的形状来加以区分。

同样地,每位显圣者都是与众不同的个体,但是祂们每一个所反映出的上帝的精神和属性都是一样的。太阳和镜子的比喻让我们明白巴哈伊对以往显圣者的“重临”或“再现”这些传统概念的解释。“重临”这个说法出现在所有主要宗教的圣文中,通常都是以非常具有象征性的语言来描述的。最为西方读者所熟悉的应该是圣经《新约》和《旧约》中的某些段落,这些段落中的话语引起基督教徒对基督的“重临”或“第二次到来”的期盼。巴哈欧拉解释说,之前经文中提到的重临,是指另一位显圣者之镜中上帝的精神和属性的重临,并不是指同一个人的个体:


“显然,所有的先知都是上帝的圣道的庙堂,祂们披着不同的衣袍降世。倘若你们以明辩的眼光察看,你们会看见祂们都居住在同一圣庙里,翱翔于同一片天空,坐在同一宝座上,说同样的话,宣扬同一种信仰。……因此,倘若其中一位显圣者宣布道:“我就是过去各位先知的复临。祂的话确然道出了真情。同样,每一个后来的天启,实际上就是以前的天启的重现;这是事实,其真实性已得到确认。……”


因此,巴哈伊认为,显圣者巴哈欧拉是基督重临允诺的实现,尽管巴哈欧拉和耶稣有着各自独特的灵魂和独特的性格。

显圣者所代表的是一个位于人类和上帝之间的存在级别。正如人类比动物高级是由于他们拥有动物没有的能力,(例如:非物质灵魂所拥有的理性和直觉能力),显圣者也具有普通人没有的能力。 这并非指等级程度的不同,而是指在本质上区分他们的特征。显圣者并非仅仅是比其他人拥有更好见解或更多知识的伟大人类思想家或哲学家, 从本质上而言, 祂们要优越于那些并无同样能力的人。

显圣者并非仅仅是比其他人拥有更好见解或更多知识的伟大的人类思想家或哲学家, 从本质上而言, 祂们要比那些毫无相似能力的人要高级。巴哈伊教义强调人类具有双重属性: 一个是物质的肉体,它由元素组成并且和动物的身体功能一样;另一个是非物质的、理性的、不朽人灵。

巴哈伊教义强调,人类具有双重属性: 一方面是物质的肉体,它由元素组成,它的运作类似于动物的身体;另一方面是非物质的理性的不朽人灵。巴哈欧拉教导说,显圣者们也有这两种属性,但此外,祂们还具有第三种唯祂所有的属性,那就是接收神的启示并将它精准无误的传达给人类的能力:


“要知道,神圣显示者们虽然拥有无尽完美的各种层次,但是总的来说只有三个层面。第一是肉身的;第二是人性的,即那种理性灵魂的层面;第三层面则是那神性的体现及天国的光辉。肉身这一层面是现象性的,它由元素构成,而一切组合而成的东西都必定会分解。任一组合物都不可能不分解。第二是理性灵魂的层面,也就是人的实质。它也是现象性的,是神圣的显示者们与全体人类所共有的。……人性灵有起始,但没有终结,它永远延续着……第三层面就是那神性之体现和天国之光辉的层面:它是上帝之道,是永恒的恩惠,是圣灵。它没有始也没有终……先知地位的实质,即上帝之道与显圣的完美之态都不曾有始,也不会有终;它的出现不同于其他的,就象太阳之升起一般。"


阿博都巴哈解释道,尽管显圣者的个体灵魂与普通人的不同:
但是上帝显圣者的个体实质就是一个神圣的实体,并且由于这个原因,它是圣洁的,在其本性和特质上就有别于所有其他事物。就象太阳,它因其本质的天性发光而月亮就不可与之相比,就象构成太阳星体的微粒与组成月亮的微粒无法相比一样……所以其他人的实质就是那些象月亮一样的灵魂,由太阳获取光;而那神圣实质本身就是发亮的。

显圣者的概念,并不是指祂原本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在某个时刻被上帝拣选而成为祂的信使,事实是,显圣者一开始就是一个特别的人,与上帝有着独特的联系,并被上帝从灵性世界派遣而来,为的是成为上帝神圣启示的工具。尽管显圣者的个体灵魂有可见的起始点,然而相对其在此世物质形态的生命,祂灵性的生命显得更为高贵。另一方面,普通人所拥有的不朽灵魂,并不具有显圣者这般的先存。关于显圣者灵魂的先存,守基阿芬第说:
与我们不同,先知们是先存的。基督在此世诞生前,祂的灵魂存在于灵性的世界。我们不能想象那个世界的模样,因此言语不足以描述祂存在的状态。

显圣者甚至在童年时就有意识到祂的真实身份,尽管祂是到后来才开始祂的使命公开教育和指引人类。因为祂们是上帝启示的直接接收者,显圣者们拥有对现实生命的绝对知识。 这种与生俱来的神圣启示之知识,使得祂们能针对人类的需要和条件,在历史的特定时间确切阐述出与之适应的教义和律法:


“由于那些神圣的实体,上帝的至高显圣者们,涵盖了造物的精髓和属性,并包容了存在的实质且洞悉万物,因此,祂们的知识是神圣的,而不是习得的。这就是说,那是一种天赐的恩惠,是神圣的启示。……上帝的至高显圣者们洞悉生命奥秘的实质,因此,祂们制定了符合并适用于人类世界的律法,因为宗教乃是发自万物实质的根本联系……上帝的至高显圣者们……理解这种最根本的联系,并藉此制定上帝之律法。”


前述段落清晰地阐明了上帝的律法是现实结构中所固有的:显圣者理解这些律法,但并未创造它们。人们因而可以自己发现其中的一些律法,但在巴哈伊教义的另一些阐述中,有暗示说人类如果在无协助(例如:没有神圣启示的引导)的情况下发现了所有的律法,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没有人能“成为”一位显圣者。每个灵魂都有能力受神灵触动而取得灵性进步,但是显圣者的地位,将一直处于一个即便是最完美的人也无法达到的理想境界。

再拿镜子来作比喻,普通人的灵魂可能也像镜子,但和显圣者不一样的是,他们并不是完美的。换而言之,每个人都能反映上帝的某些属性,但却是以不完美或有限的方式反映出来。对普通人来说,灵性进步意味着让灵魂之镜更加完美、干净和精致,从而能更清晰地反映上帝的属性。巴哈欧拉在许多段落中明确地用 “擦拭镜子”的例子来比喻灵魂的进步。这个比喻强调了一个信念,即人类被创造出来并不是完美的,但具有趋向完美的无尽潜力,而显圣者则已经处于完美的状态了。

巴哈欧拉和阿博都巴哈教导说,在以上所讨论的三个层次-人类、显圣者和上帝之外,没有其他存在,魔鬼、天使和大天使的等级并不存在。这些词的主要内涵是,它们象征的是人类发展的不同阶段-从魔鬼式的不完美到天使般的灵性生命。显圣者已处于完美状态,而人类具有完美的潜能,且每个灵魂都有潜力反映创造者的属性。一个人完美的终极状态,阿博都巴哈解释说,是完全服务上帝的态度:


“要知道存在的层次状态不外乎仆役的、先知的、和神性的三种,然而神圣的和相对性的完美都是无限的……就象神圣的恩典没有极限一样,同样人类的完美也是无限的。如果有可能达到一个完美之极限的话,那么造物中的某一种就可以达到无须依赖上帝的状态,或然性的亦可成为绝对性的。但万物都有它不可逾越的极点——即那处于仆役层次的,无论在求取无尽完美的道路上进步有多大,都永不能达到神性的层次……彼得就不会成为基督。他所能做的一切只能是在仆役的层次上求取不尽的完美……


然而,因为个人有能力与上帝沟通并感知到上帝的精神,他或她也就有能力获得“启发”。巴哈伊著作将“启发”与“天启”区分开来,天启是准确无误的对来自上帝创造性话语的直接感知,并唯独传达给显圣者,显圣者再将其传达给人类。而启发是对灵性真相非直接或相关的感知,每个人灵都可能接受,它来自于灵性生活,而这种灵性生活的文化是受上帝显圣者所影响的。任何人都有能力被上帝精神所启发,但是这些启发是通过上帝显圣者传达给我们的。简而言之,启发源自于天启。

巴哈欧拉解释说,上帝有时也会拣选某些普通人作为“先知”来传达神圣旨意,并启发他们在人类事务中担任某种特定的角色。例如希伯来先知以赛亚和耶利米。还有一些人受启发成为“先见”和“圣人”,但是先知并不是在任何方面都能接近显圣者的地位,显圣者向人类传达了上帝准确无误的天启。而先知仍只是普通的男女,他们启发获得的力量是受上帝发展或使用的。在巴哈伊著作中,他们被称为是“小先知”或“非独立先知”。当这种术语被使用时,显圣者会被称为是“普世”或 “独立”先知:


” 总的来说,先知分为两类。一类是被追随的独立先知;另一类乃非独立的先知,他们本身就是追随者。独立先知是立法的制定者和新周期的创立者。……独立先知无需任何中介,就直接领受神之实质的恩泽,其光明是一种本质性的光明。祂们犹如太阳,其本身就闪耀光辉……另一种先知则是追随者、促进者,因为他们犹如树之枝节,本身并不独立;他们受恩于独立先知,受惠于宇宙性先知的指引之光。他们就象月亮,本身并不发光,而是接受太阳的光。”


因此,巴哈伊认为哲学家,改革家,圣人,神秘主义者,人道 主义运动的建立者都是普通人,在很多情况下,他们是受到了上帝的启发,然而,天启唯独传达给显圣者,并且是所有人类进步的最终累积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