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博都巴哈

阿巴斯阿芬第,巴哈欧拉最年长的儿子,从小就和他的父亲一起经受苦难与流放。他选择“阿博都巴哈”作为他的名号,意为巴哈的仆人。巴哈欧拉任命阿博都巴哈为祂离世后巴哈伊教义的唯一诠释者,并担任信仰的领袖。阿博都巴哈是巴哈伊的完美典范。

1898年,当阿博都巴哈还是奥斯曼帝国的囚犯时,来自西方国家的第一批巴哈伊朝圣者来到了阿卡城。1908年,阿博都巴哈被释放,自那以后的1911年到1913年期间,阿博都巴哈展开了从欧洲到美国的一系列旅程。他把巴哈欧拉关于团结与社会公正的信息,宣布给当地的教会民众,和平组织,工会成员,大学师生,记者,政府官员,以及其他很多听众。在1912年的8月30日到9月9日期间,他在加拿大进行访问。

在整个东西方,阿博都巴哈以这样的形象为人所知:一位和平大使,一位正义领袖,一位新信仰的倡导者。阿博都巴哈通过自身的言行,有力地证明并执行着他父亲所创建之宗教的基本原则。阿博都巴哈证实了,“爱是最伟大的律法”乃“真正文明”的基石,“人类最高的需求是全人类之间的合作与互惠”,阿博都巴哈感染着与他接触过的每一个人的灵魂,无论领导还是平民。

一位美国评论家写道:

他发现众多富于同情心的听众在等待,期望能亲自与他会见,并希望能获得他亲口传递出来的,那爱与灵性的佳音...他的人格魅力深深的打动了所有在座的人,而这却是无法用言辞来形容的。他头戴圆顶帽,留着威严的胡须,他的双眼似乎能看穿时间与感知之外的事物,他的声音温柔却清晰,具有穿透力,他的谦逊显而易见,他的爱似乎永无止境,而更为重要的是,他给人以权威感但又不失亲和力,这使得他整个人有一种罕见的高贵却又令人精神愉悦,如此這般使得他与众不同,竟也使他亲近最低下的灵魂。所有的这些,还有更多无法形容的事物,给他的很多….朋友,留下了无法磨灭但又不可言喻的珍贵记忆。

然而,不管他的人格魅力有多大,不管他关于人类现状的思想有多深邃,这些特征都不足以形容阿博都巴哈在宗教历史上的独特地位。用巴哈欧拉自己的话来说,阿博都巴哈是 “上帝的信任者”,“所有人类的避护所”,“最伟大的恩惠”,上帝“亘古不变的奥秘”。巴哈伊的著作进一步证实,“阿博都巴哈拥有无与伦比的人性美德以及非凡的知识与完美,并将它们完美融合。”

宗教的继承问题对于所有信仰是很关键的。一旦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将不可避免地带来争执和分裂。例如,由于对耶稣和穆罕默德的真正接任者并不明确,这导致了在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在解释各自的神圣经文中出现了差异,还导致了他们内部的严重分歧。然而,巴哈欧拉留下了祂的遗嘱—名为圣约,它有效地防止了分裂,并为祂的信仰奠定了坚固的基础。祂写道:“当我存在之洋退落,我启示之书终止时,要将你的脸朝向他,那上帝命定者,那古树之枝。 这神圣指示唯指至伟圣枝[阿博都巴哈]”

巴哈欧拉任命阿博都巴哈为他的继承人,是期望能将巴哈欧拉这关于希望、关于世界和平的信息传播到世界的各个角落,从而实现世界人民的团结。简而言之,阿博都巴哈是巴哈欧拉的圣约的中心,这是为确保巴哈伊社团的团结,并维护巴哈欧拉教义的完整性。

回想起来感觉很明显,巴哈欧拉一直在认真地培养阿博都巴哈,为让他成为继任人而作准备。阿博都巴哈出生于1844年5月23日,也是在当天晚上,巴孛宣布了历史上一个新宗教周期的开始。在童年时代,阿博都巴哈就和他的父亲一起受到作为巴比信徒的迫害。当巴哈欧拉作为巴比信仰的主要倡导者和维护者,首次被关进监狱时,阿博都巴哈年仅8岁。在漫长的流放期间,他一直跟随巴哈欧拉,从波斯到奥斯曼帝国的首都,最后到巴勒斯坦。随着阿博都巴哈的成长,他逐渐成为其父亲最亲近的同伴,在面对当时政治和宗教领导人时,他又以其父亲的代理人、掩护人,和主要代言人的形象出现。阿博都巴哈表现出非凡的领导才能、渊博的知识和杰出的服务,这使得他在被流放的巴哈伊社团中树立了崇高的威望。1892年5月,巴哈欧拉离世,在那之后阿博都巴哈成为了巴哈伊信仰的领袖。

阿博都巴哈不知疲倦地把巴哈伊的观点,传递给思想导师、各个团体、以及人民大众,这些理念有:

独立探寻真理,不受迷信和传统的牵绊;人类一家,这是信仰的关键原则和基本教 义;宗教同源;谴责一切形式的偏见,无论这种偏见是宗教的,种族的,还是阶级或国家的;宗教与科学的和谐;男女平等,男和女好比人类之鸟借以飞翔的双翼;普及教育;全球通用辅助语言;消除极端贫富差距;解决国际纠纷的仲裁机构;以服务精神参与工作,那将提升到崇拜的高度;崇尚正义,并以它作为人类社会的指导原则,崇尚信仰,以它作为所有人民和国家的堡垒;建立永久的世界和平是全人类的目标。

1921年11月29日,为数一万人聚集卡梅尔山,他们中有来自各种派别的犹太信徒,基督徒和穆斯林,他们聚集圣地,为悼念一位被誉为是“兼有美德与智慧,知识和慷慨”的人物。其间,巴哈欧拉之子,兼其继承人-阿博都巴哈,被一位犹太教领袖称颂为“自我牺牲的现实中的典范” ,他被一位基督徒演讲者称颂为带领人类走向“真理之路”的人,被一位优秀的穆斯林领袖称颂为“和平支柱”和“荣耀而伟大”之人。据一位西方观察家记录,阿博都巴哈的葬礼,使得一大群人为之聚集,“为他的离世悲痛,为他的一生欢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