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生平

概况

我凝视着祂的面容。我无法描述它,但却令我永生难忘。祂的目光犀利如鹰,仿佛能看透人的灵魂;饱满的天庭透射出力量和威权;满脸的皱纹表明祂年事已高,可那长及腰部、乌黑稠密的头发和胡须却又让人怀疑。不必询问眼前的这位是谁了!我向祂鞠躬致敬,因为人们对祂的忠心与爱戴足以令国王嫉妒,令皇帝艳羡!

1890年剑桥大学一位著名教授Edward Granville Browne如此形容巴哈欧拉。那时,巴哈欧拉已被囚禁和流放长达40年,当时祂的故事和使命正被蒙蔽。而今天,祂已被世界上成千上万人所认知为上帝的信使,或者说上帝的显圣者,祂在这个时代被敬爱的创造者所派遣,为的是引导人类文明达到一个更高的领域。

神圣启示

 

巴哈欧拉第一次接受神圣天启,是在祂作为一名巴比信徒被关入狱中的时候。祂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境:在被囚禁于德黑兰这座牢狱的日子里,粗砺沉重的锁链和浑浊恶臭的气味使我难以入睡。可就在难得的短暂睡眠之中,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自头顶涌向胸膛,仿佛是一股瀑布自高山之巅飞速倾泻大地。于是我的四肢像火烧一样灼热起来。此时此刻,我嘴里念念有词,可无人能听见。这个事件与以往上帝通过早期的信使显示祂自身的时刻一样,这些早期的信使有亚伯拉罕、摩西、佛陀、琐罗亚斯德、耶稣基督、穆罕默德等。


神圣天启周期从那一刻开始,在随后的40多年流放期间,成千上万的书籍和文字被启示,并成为巴哈伊信仰神圣经文的精髓。在这些圣作中,巴哈欧拉勾勒出人类社会在精神、道德、经济、政治和哲学等各个层面重组的架构。祂还无畏地向各国君王和统治者宣布祂的信息,这些国王和统治者包括维多利亚女王、九世罗马教皇、波斯国王等。

一项献身的使命

1817年,巴哈欧拉出生在一个波斯的贵族家族,然而为了将祂关于爱与正义的信息传达给世人,祂放弃了所有的财富和安逸。

 

“在我看来,万象之中唯正义最可爱,”祂写道,“除非人类的团结能稳固地建立起来,否则全人类的幸福,和平与安全是不可能达到的。”

 

所有宗教允诺

巴孛在祂圣作中暗示着,所有宗教所预言的那位圣使即将到来——一个称做巴哈欧拉的人。对于犹太教徒来说,祂是万军之主;对于佛教徒来说,祂是弥勒佛,祂实现了佛陀的允诺;对有印度教背景的人来说,祂是第十位阿凡达,是至伟之灵;巴哈欧拉实现了耶稣的预言-祂将在天父的荣耀中归来,祂将人类团结一起,使得只有一个羊栈和一位牧人;对于穆斯林,巴哈欧拉实现了在上帝之日归来和伟大宣言的允诺。

巴哈欧拉的陵寝

1892年,巴哈欧拉辞世,当时牠名义上仍然是一位囚犯。祂被安放于牠度过晚年生活的巴基大厦旁边的一间小屋。今天,祂的圣陵是全球最神圣的地方。

巴哈欧拉的生平


19世纪中期,近东最臭名昭著的一个地牢是德黑兰的黑坑,它曾是一个公共浴室的地下蓄水池,唯一的出口是一条仅容一个人上下的三级陡峭石阶。囚犯们蜷缩在一个到处都是自己排泄物的地方,长期忍受着阴冷、恶臭的环境。

正是在如此残酷的环境中,最罕见也是最为神圣的事件再一次显现:一位表面上在各方面看来都普通的凡人受到了上帝的召唤,并启示给了人类一个新的宗教。

那是在1852年,这个人是一位波斯贵族,祂的名字为人所知被称为巴哈欧拉。在祂被囚禁期间,祂的双脚被镣铐,脖颈上铐着重达100的铁链,在这种情况下,巴哈欧拉接收了上帝带给人类的旨意。

神圣天启周期从“黑坑”接受启示的那一刻开始,在随后的40多年里,成千上万的书籍和文字被启示,并成为巴哈伊信仰神圣经文的精髓。在这些圣作中,巴哈欧拉勾勒出人类社会在精神、道德、经济、政治和哲学等各个层面重组的架构。

巴哈欧拉的早年生活

巴哈欧拉在年轻时着贵族的生活,但是祂拒绝子承父业在政府做大臣,而是选择将毕生精力奉献在关爱穷人的事业上。在祂接受了巴比信仰时,这位年轻贵族的生命从此改变。

巴哈欧拉,这个名字在阿拉伯语中意为上帝的荣耀。巴哈欧拉18171112日出生于德黑兰,是财务大臣Mirza Buzurg-i-Nuri之子,巴哈欧拉的原名叫密尔萨·侯赛因·阿里,祂家族的祖先可以最早可以追溯到古波斯帝国的皇室。

巴哈欧拉的儿子,阿博都·巴哈,写道,

自幼时祂在亲友之中就显得卓尔不群……在智慧、理解力以及作为新知识之源上,祂都超越了自己的年龄,与周围的人相比可谓出类拔萃。所有认识祂的人对祂的早熟无不感到惊讶。他们常说,‘这样的孩子一定短寿,’因为人们通常认为早熟的孩子活不到成年。

按照当时的习俗,巴哈欧拉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政府官员的儿子,并没有接受正规的学校教育。然而,在祂14岁时,便以其渊博的学识而闻名。祂可以就任何一个提供给祂的话题发表意见,并解决所有的问题。在大型聚会时,祂可以向宗教领袖们解释常人难以理解的宗教问题,人们也怀着极大的兴趣倾听祂的讲解。

巴哈欧拉年轻时有着贵族的生活,祂喜欢骑马、剑术、书法和古诗。祂的父亲去世后,巴哈欧拉拒绝在政府担任提供给祂的臣相职务,当大臣得知巴哈欧拉的决定后,他说道,让他去吧,这个职位对他算不上什么。

取而代之,巴哈欧拉选择将祂的精力放在一系列慈善事业上,这使得祂在19世纪40年代早期远赋盛名,被誉为穷人之父183510月,巴哈欧拉与一位贵族的女儿阿希耶·哈努姆结婚。他们有三位儿女长大成人:儿子阿博都·巴哈,生于1844年,女儿巴希伊·哈努姆,生于1846年,儿子米尔扎米赫迪,生于1848年。然而,巴孛所带来的教导震撼了波斯的根基,并在贵族阶层迅速传扬开来,巴哈欧拉因宣称支持巴孛的启示而遭受迫害,他们高贵的地位也没有使他们幸免于此。巴哈欧拉曾带一人去看巴孛启示的书简,同时宣称道,“……那些信仰古兰经并承认其神圣起源的人,如果在承认这些震撼灵魂的文字是源自同一再生力量时有片刻的迟疑,那他毫无疑问判断错误,并远离了正义之道。

巴哈欧拉立刻成为最活跃的巴比信徒之一。1848年,在巴达时特村庄,巴哈欧拉邀请了一批最杰出的巴比信徒组织了一场聚会,这个聚会是巴比信仰成为一个独立宗教的标志。巴比信徒的增加引起了当局对他们强烈的镇压。1848年,在马赞达兰省的阿木勒,巴哈欧拉因为是巴比信徒的缘故而被逮捕并授以笞刑即被棍棒鞭打双脚。祂去那里是为了看望在谢赫·塔巴尔西要塞被攻击的其他巴比信徒。

巴孛于1850年被处死刑,几乎所有在巴比信仰中起领导作用的信徒都被狂热的神职人员和政府军队杀害,当时巴哈欧拉幸免没有遭受到同样的命运。然而在1852年,祂被误判为谋杀伊朗国王的同谋。当宣布祂的逮捕令时,祂在德黑兰附近的Afchih阿克村。逮捕令签署后,巴哈欧拉的仰慕者提出要保护祂,以使祂免于那些想致祂于死的伊朗王大臣们的迫害。然而,巴哈欧拉拒绝了藏匿,前去面对控告祂的人。

在烈日的暴晒下巴哈欧拉被迫步行去德黑兰的关押地,祂被沿途围观者扔石头-他们扔来手里拿着的任何东西并被蜂拥而来人群中伤

黑坑

巴孛殉道后,作为遭受严酷迫害的信徒之一,巴哈欧拉被捕并投入到黑坑。当权者希望这样可以致祂于死,然而,这个地牢却成为了一个新天启的摇篮。

由于巴哈欧拉极力捍卫巴孛的圣道,祂遭到了逮捕,并被加以镣铐徒步押送到德黑兰。由于巴哈欧拉本人有很高的名望,并出身于显赫的家族,此外,对巴比信徒的残酷迫害引起了西方各国使馆的强烈抗议,这些原因使得祂当时并没有被判处死刑。然而巴哈欧拉被投入了臭名昭著的希雅查尔监狱,即黑坑。这是一个很深的、害虫滋生的地牢,原先是该城弃用的一个蓄水池。

尽管提不出任何指控,祂和其他大约三十名同伴也无从上诉,因而都被监禁在这个污秽至极的黑坑之中。和他们关押在一个牢狱的都是重犯,很多都是被判以死刑。巴哈欧拉的脖子上被套上了沉重的锁链。这个监狱正如它的名称一样,确实是恶名昭彰。当巴哈欧拉在监狱中并没有象当局所企望的那样被折磨而死时,他们还对祂下毒,而铁链也在祂身上留下终生不可抹灭的伤痕。在巴哈欧拉的著作中,祂是这样回忆在希雅查尔监狱的经历:

“我们被监禁在一个污浊至极的地方长达四个月之久……,地牢里极其阴暗,同时关押了近一百五十名犯人,包括盗窃犯、杀人犯和抢劫犯。虽然牢中拥挤不堪,但除了我们进来的那个通道外再无其他出口。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个地方以及那令人作呕的气味。大多数囚犯没有衣着,甚至没有睡卧的布单。唯有上帝知道,我们是呆在一个如此阴暗,气味如此污浊的地方!”

卫兵每天走下三级陡峭的台阶,抓走一个或几个犯人,将他们处死。西方观察家无不为在德黑兰街道上发生的巴比教徒殉难的惨状感到震惊:他们有的被绑在大炮口上轰击,有的被刀斧砍杀,有的人被点燃的蜡烛插入身上的伤口而死去。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面临着随时都有可能被杀害的危险,巴哈欧拉接受了祂使命的第一个启示:

“一天夜里,在梦境中,我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个崇高的声音:‘确然,我将使你通过自身及祢的圣笔赢得胜利。切勿因自己的遭遇而沮丧,亦不可畏惧,因为你必安然无恙。不久,上帝将召集世间之灵杰,即经由你自身及你的圣名而援助你的人;上帝正是通过你的圣名更新这些成人祂的人的心灵。’”

有关神圣天启的体验,过去只有在保存下来的有关于佛陀、摩西、耶稣基督以及穆罕默德生平的二手资料中可以看到。而巴哈欧拉则用祂自己的言词作了生动的描述:

当被囚禁于德黑兰这所牢狱的日子里,粗砺沉重的锁链和浑浊恶臭的气味使我难以入睡。可就在这难得的短暂睡眠之中,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自头顶涌向胸膛,仿佛是一股瀑布自高山之巅飞速倾泻大地。于是我的四肢像火烧一样灼热起来。此时此刻,我嘴里念念有词,可无人能听见。

巴哈欧拉在黑坑呆了四个月,在此期间祂全面深思了祂的使命,“我过去只是和其他人一样……直到至伟荣耀的和风吹送给我,并向我传达所有的知识,”祂写到,“这些都不是来源于我本人,而是来自于全能者,全知者。祂命令我在倾吐这连接天地的言语…….”

巴哈欧拉的流放生活

从“黑坑”释放出来后,巴哈欧拉被驱逐出境,开始祂40余年的流放和被迫害的生涯。祂被流放的路线是巴格达——君士坦丁堡——阿德里安堡——阿卡。无论祂走到哪里,从未停止传扬新的教义,祂积极的影响力与日俱增。黑坑监禁4个月后,巴哈欧拉被驱逐出祂的故土,开始祂40余年的流放、关押和被迫害的生涯。祂先去了巴格达,然后去了奥托曼帝国。1853年冬季,祂和家人在前往巴格达三个月的旅途中没有足够的装备来应付严寒。没有帐篷,只有简陋的衣物和少量的食物,这使整个行程异常艰辛。他们于185348日到达了巴格达。

在巴格达,越来越多巴孛的追随者开始转向巴哈欧拉,从祂的话语中找到与巴孛教相同的精髓。祂有着高贵的人格,对每一个人充满友善,并能提供充满智慧的劝导,这使得巴比社团复苏。

到达巴格达一年多后,巴哈欧拉隐居到了库尔德斯坦的山区,独自在那里生活。在那段时间,祂反思自己被召唤的神圣目的的意义。就如同摩西曾隐居在西奈山,耶稣在沙漠中停留40个日夜,穆罕默德隐退在海拉山山洞一样。两年后,巴哈欧拉重返家庭和巴格达的巴比社团。祂的领导地位再次得到确认,使得巴比社团开始成长,祂的声誉广泛传扬。


巴哈欧拉在巴格达撰写了许多著名的圣典,包括《隐言经》、《七谷经》和《毅刚经》。祂的圣作中暗示了祂的地位,但那时仍不是公开宣布使命的时刻。巴哈欧拉在巴格达居住十年后,波斯当局惧怕祂越来越受肯定,这会使新宗教在他们的领地重新燃起,于是奥托曼帝国再次将巴哈欧拉流放到更远的地方。

18634月,在离开巴格达前,巴哈欧拉与祂的同伴在底格里斯河畔的一个花园呆了12天。巴哈欧拉告诉这几个朋友-祂就是巴孛所预言的允诺者——真确的,就是那各经书所预言的允诺者。

186353日,巴哈欧拉离开巴格达前往君士坦丁堡(如今的伊斯坦布尔),陪同祂的有祂的家人和一些虔诚的追随者。祂的确受到巴格达人民的敬爱。在接下来近四个月的时间,祂们穿越了土耳其东部,后来到达了黑海的萨姆松.

巴哈欧拉和祂的家人于1863816到达君士坦丁堡,祂们只在那里住4个月。祂的敌人煽动谣言来反对祂,导致祂被驱逐至阿德里安堡(埃迪尔内)。当时正值深冬季节,奥托曼帝国的统治者阿卜都拉·阿兹苏丹,将巴哈欧拉驱逐出了君士坦丁堡。这次行程虽然只有12天,但却是40多年里最冷的一个冬天。在阿德里安堡,流放者们发现那里提供的住所无法抵御严寒。


巴哈欧拉将阿德里安堡称作偏远牢狱,那是祂被流放的地点中离伊朗最远的地方,距离祂的出生地有2800多公里。尽管巴哈欧拉和其他流放者居住在阿德里安堡的环境非常恶劣,但祂的教义却仍然在传扬。越来越多的圣文经由祂的圣笔被源源不断地启示出来,并由祂的信徒广泛传播,远至埃及和印度。


其中有一件悲剧发生巴哈欧拉在阿德里安堡居住期间巴哈欧拉同父异母的弟弟密尔萨·雅亚有关。当地官员和巴比教徒对巴哈欧拉与日俱增的崇敬招致了密尔萨·雅亚的强烈嫉妒,以至他指使别人对巴哈欧拉投毒。巴哈欧拉因此大病一场,并经过几个月才逐渐恢复,但是这件事使他的手颤抖得很厉害,这一点在祂后期著作的笔迹中可以看出来。


在阿德里安堡,巴哈欧拉启示了一篇著名的书简——阿慕德书简。这篇书简是写给祂的一位忠实信徒,这位信徒在接受巴孛和巴哈欧拉的教义后,遭受了许多迫害。

对君王的宣示

18679月起,巴哈欧拉给当时的各国君王致信,祂书写了一系列充满力量的文字信函。在这些信函中,祂公开宣称祂自身的地位,并指出新时代的曙光已经来临。但祂首先警告说,世界的政治和社会秩序将会发生灾难性的剧变。

18679月起,巴哈欧拉给当时的各国君王书写了一系列具有历史性的信函,这些君王包括法国拿破仑三世国王、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德国威廉姆一世国王、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奥地利国王弗朗茨·约瑟夫、九世罗马教皇、土耳其阿卜都拉·阿兹苏丹,以及波期统治者纳西里丁沙王。

在这些信函中,巴哈欧拉公开宣布了祂的地位,指出新时代的曙光来临。但祂首先警告说,世界的政治和社会秩序会发生灾难性的剧变。为了使人类社会平稳转变,祂劝说各国君王伸张正义。祂号召共同裁军,劝告各国统治者联合起来成立一个国家联邦的某种形式。祂说只有共同与战争抗衡,才有可能实现持久的和平。

祂对世界宣布了祂的使命,呼吁他们将自己的精力用于建立真正的宗教,公正的政府与世界和平。在祂给沙王的信函中,祂为受迫害的巴比信徒强烈申诉,并提出要与那些导致巴比信徒遭受迫害的人当面质询。不必说,祂的要求没有得到遵从。巴迪,这位虔诚的巴哈伊青年作为巴哈欧拉的信使遭到拘捕并被严厉拷打,最终殉道。

巴哈欧拉的晚年生活


巴哈欧拉的最后一个放逐地是阿卡的监狱城,这里通常是用于关押罪刑最重的杀人犯、强盗和持不同政见者的地方。祂之后24年多的余生也是在阿卡城的郊区度过。在阿卡城,祂写下祂最为重要的圣作,制定了信仰的基本律法和主要原则。在19世纪70年代末,巴哈欧拉获得自由,并搬出了城墙外,祂的追随者可以在相对比较安静与自由的环境中谒见祂。

来自反对者的不断煽动,使得土耳其政府将巴哈欧拉及其家人、信徒遣送到阿卡——位于奥托曼巴勒斯坦的一个监狱城。阿卡城是奥托曼帝国时期发配罪刑最重的杀人犯、强盗和持不同政见者的地方,是由污浊的街道、潮湿废弃的房屋形成的一个围城,在这里没有干净的水源,这里的空气因污秽而出名,人们经常描述说以至于飞过其上空的鸟都会掉下来死去。

1868831日,巴哈欧拉及其家人抵达此地,这是祂流放生涯中最后一站。祂之后24年多的余生也是在阿卡城的郊区度过。最初他们被监禁在兵营中的监狱两年多,后来,祂和祂的同伴搬到了围墙内一间狭小的房屋。由于这些流放者被说成是危险的异教徒,这使得他们遭到当地居民的憎恶。即使孩子冒险走到外面,也会被追赶挨石子。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巴哈欧拉教义的精神融化了这些顽固和冷漠者的心。经过学习研究信仰的教义后,甚至有几位官员和神职人员也成为巴哈欧拉忠实的敬慕者。如同在巴格达和阿德里安堡一样,巴哈欧拉高尚的品格赢得广泛地尊重和赞赏,甚至成为了社团的领袖。


在阿卡城,祂写下最为重要的圣作,为巴哈伊所知,其波斯名为《亚格达斯经》(至圣之书),此书制定了信徒应该遵守的基本律法和主要原则,也勾勒出巴哈伊信仰的管理架构。

19世纪70年代末,巴哈欧拉获得自由,可以搬出城墙外,这样祂的信徒可以在比较安静和自由的环境中谒见祂。巴哈欧拉搬进一个被废弃的大宅,并能够全心投入到启示圣作中。


18904月,剑桥大学爱德华·格兰威尔·布朗(Edward Granville Browne)教授谒见了巴哈欧拉,布朗教授这样描述第一次会见的情况:我凝视着祂的面容。我无法描述它,但却令我永生难忘。祂的目光犀利如鹰,仿佛能看透人的灵魂;饱满的天庭透射出力量和威权;满脸的皱纹表明祂年事已高,可那长及腰部、乌黑稠密的头发和胡须却又让人怀疑。不必询问眼前的这位是谁了!我向祂鞠躬致敬,因为人们对祂的忠心与爱戴足以令国王嫉妒,令皇帝艳羡!巴哈欧拉在这次会面时说:

……所有的国家必须团结在同一个信仰下,所有的人必须情同兄弟姐妹;人类之子间的友爱与团结的纽带必须加强;宗教间的分歧必须消除,种族间的差异必须摒弃——这些又有什么不好呢?!然而,这一切一定会实现;这些无益的冲突,这些毁灭性的战争,必将结束,至大和平必定到来……爱国家不值得骄傲,爱人类才值得荣耀。 1892529日凌晨,巴哈欧拉辞世。9天后,祂的遗嘱公开,指定阿博都·巴哈作为祂的继承者以及巴哈伊信仰的领袖——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世界宗教创始人清楚指定祂离世后的继承者。继承者的宣告是重要的规定,这就是为巴哈伊信徒所知的巴哈欧拉的圣约。它确保巴哈伊信仰长达一个多世纪团结在一个圣约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