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教导

巴哈欧拉向人们展现了一种生命的愿景,主张对所有人类的关系从根本上重新加以定义,这些关系包括人类自身,人类和自然界,个体和社会以及社会成员及其机构之间的关系。随着人类对上帝的意志和目的有了不断完善的理解,每种关系也必须以此为指导而进行重新定义。巴哈欧拉重新宣告了新的律法和概念,使得人类意识能够免于受传统反应所限,从而使全球文明的基础能够建立起来。巴哈欧拉宣告,



“在这个时代中,有一股新的生命在世人中鼓动。”


因为巴哈欧拉圣言的含义兼具社会意义和灵性意义,祂的教义重新定义了宗教这一概念。祂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宗教之创立者,而是文明和集体转变之先知-是人类历史上“新的宇宙周期之创始者”。祂传达的信息超越了各类宗教。祂对人类大同的愿景不仅只是涉及加强人类团结、维护人权、确立持久和平,而且涉及“在当今社会结构的有机转变,一种世界从未经历过之转变。”祂对人类本质的道德重塑所给予的疗方是独特的,并适用于整个人类。
就在人类文明失去了维系人类关系的基本灵性和伦理支柱时,巴哈欧拉的教义将个体灵魂与神圣世界重新联系,阐明了人类的集体命运。在谈及每个人所追求卓越的基本渴望时,巴哈欧拉确认说,慈爱的创造者已经用“爱之土壤”塑造了这个宇宙,并在每颗心中放置了神圣之“光”和“美”的“本质”。祂说,人类已经到达成熟期的黎明,在该成熟期,人类“先天的卓越”和潜在的创造力将最终得以完全表现。祂的启示“将新的精神注入每个人灵的躯壳,将每个启示的话语都灌入一种全新的力量。而所有的生命都正宣扬著这全世界更新再生的证明。”

在巴哈欧拉的圣文中反复强调:上帝通过祂显圣者揭示其旨意的主要目的是在人类社会的灵性和物质生活中产生转变:


"每个天启之目的难道不是在整个人类的品质中产生转变吗?这种转变应当从外在和内在彰显其自身,应当影响其内部生命和外部条件。如果人类的品质没有变化,上帝的宇宙显圣者显然是无用的。 "


如同之前的亚伯拉罕、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以及其他显圣者一样,巴哈欧拉触动了人类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并开启了成就道德、知识和文化的新王国。


“我使你生来高贵,” 上帝如此确认说,“起身转向你被创生的真义。”  祂说道,“人从绝对虚无进入存在界的目的是:为世界的改善努力工作,和谐融洽地共同生活。”  祂劝诫:“愿每度清晨比前夕更美好,愿每个明天比昨日更丰富。人的价值在于服务和美德,而非其财富的炫耀…无论老幼贵贱,都要防范闲散与怠惰,并要从事有益于人类的事业。”


由巴哈欧拉所号召的转变针对每个人的内在生命和品质以及社会组织,这种

转变为的是促进合作、同情心、正直品行以及公正。在关于将灵性发展与个人行为联系这一方面,巴哈欧拉写道:


“人心之堡垒须由崇高品格和可嘉行为之军来征服。”祂劝诫世界人民“用可信之光芒、诚实之饰品,慷慨之徽章来照亮他们的生命。”服务人类是个体生命和所有社会机构的目的:“你们切勿只顾自己的私事;要将心思专注于复兴人类命运和净化人类心灵。”进而:“世界的进步、国家的发展、人民的安宁,以及地球上一切居民的和平都是包含在上帝的原则与诫命中。”


巴哈欧拉明确肯定,在人类存在的实践与精神层面之间存在着深远的联系。祂在著作中着重强调创建一种社会结构的重要性,这种社会结构须促进个人和集体发展思想和灵性的能力。祂说,人类“被创生的目的在于推动不断演进的文明。”获得“知识”、“智慧”和 “灵性感受”应当是人类努力的核心目标。从事“艺术、手工业、科学”可以“促进世界人民的发展和提升”。但是,祂劝诫道:“在一切事物之中,人类必须 “寻觅”一种“中庸之道”,任何人一旦逾越了适度的界限,将不会产生有益的结果。”

如同物质世界要依赖太阳的能量才能发展,人类灵魂要实现其真正的潜能,也完全依赖于其对上帝在人类历史中的介入所作出的反应。正是上帝之天启的创造性力量释放了潜藏在人类本质中的灵性、道德和知识能力。如果没有这神圣力量之辅助,人类的本质将是本能与固有文化专制下的囚徒。在此方面,巴哈欧拉将祂的律法和教义比作“降予所有受造物之生命气息”的“佳酿”。上帝“慈爱眷佑”之“明灯”和祂“慈悲”之“钥匙”。

人类是创造界之顶峰,具有反映所有神圣美质的内在能力。每个人的灵魂中均不可磨灭地镌刻着其创造主的形象。巴哈欧拉说,

 

“灵魂无疑是上帝的一个表征,是神圣的瑰宝,最有学问者也无法了解其本质,再敏锐的心智也无法解开其奥秘。”

唯有哪些被唤醒灵性本质之人才能够宣称认识了上帝:

“…上升至赋予其最深处之存在的境界,认识内我之境界。”

对存在本质的探索不仅是每个人的权利,也是每个人的义务。由于神圣完美是无限的,所以理性灵魂的发展是永恒的,它的进步与其在尘世生命中如何利用各种机遇至关重要。获取诸如谦卑、仁慈、忍耐、怜悯、诚实和慷慨的灵性品质,都是为其灵魂趋向其创造主之光的旅途做准备。巴哈欧拉确认:

“你当明了一个真理:当灵魂脱离了肉体以后将继续进展,直到亲谒上帝的尊前为止,其发展的状态与品质不受任何岁月及世态变迁的影响而改变。它将与上帝的天国、主权和威力同样亘古。”

巴哈欧拉说,


“全世界人民,无论种族或宗教,皆自同一个神圣源泉汲取灵感,皆为同一个上帝的子民。”

世界各大宗教的创始者—摩西、琐罗亚斯德、释迦牟尼、克利须那、耶稣、穆罕默德—其本质和目的都是一致的,这些演进天启对人类意识的影响是逐步积累的。随着人类接受真理能力的增强,每一位后来的神圣使者都带来了更多的真理。进而,当核心的灵性推动力保持连续时,由以往的上帝的显圣者们带来的社会教义被改变以符合不断演进的人类社会的需要。简而言之,世界上所有的伟大的宗教系统均是对来自同一本源宗教的表达,演进地揭示神圣计划—       “上帝的信仰永远不变,无论过去和将来,都是永恒不变的。”     人类通过与其创造主的关系持续深化,经历了其集体发展的各个阶段,好比个体生活中的婴儿期、儿童期和青春期。现在人类正进入其集体成熟的时期。世界人民在成熟期所面临的基本挑战是接受人类一家的意识,即地球乃一国,万众皆其民。巴哈欧拉告诫道:     “世界上纷争的各族人民啊!将你们的脸朝向团结,让它的光芒照耀你们。”祂宣告,“唯有且直到牢固地建立团结,人类才有望享得福祉、和平与安全。”    这正是巴哈欧拉使命中所阐释的基本需要。而在祂之前的每位显圣者均对社会和灵性成熟的过程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巴哈欧拉被赋予产生如此的力量,使得建立一个和平的全球社会。虽然上帝的启示之过程还在继续,“永无终点”,随着人类灵性的演进,我们正进入这个星球上的社会组织形态发展的高峰时期。巴哈欧拉说道,“这是冠绝万代,无可比拟的时代,它是明鉴过往所有世代的明眸,亦是驱散黑暗年代之光。”

在宣告人类一家这一关键原则时,巴哈欧拉勾画出社会戒律的主体,祂说这些戒律应当引导未来社会的发展。其中特别强调放弃各种偏见。巴哈欧拉坚持说,世界唯有一个人类种族,那种认为一个特别的种族或者民族在某些方面优越于其他人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在上帝的眼中,男性和女性是完全平等的,社会必须重新审视其社会生活,从而对这一事实产生实际的影响。巴哈欧拉说,一个时代的破晓已经来临,在这个时代,人类将在各项事务中将建立正义,在祂的著作中有大量文字强调,社会有责任确保在其各组织团体中建立经济公正。与此紧密相关的是父母教育子女的义务,并主张社会应承担责任确保教育的普及。每个人必须培养“用探寻之眼观察一切事物”,从而能够独立地查明真理。如果世界人民要获取阐明当今时代问题的能力,科学和信仰之源必须吻合一致。依靠磋商产生决策将“赋予更伟大的意识,变怀疑为确信”—因而使得在社会进步停滞时可提供手段,带来有意义的改变。采纳集体安全原则和建立全球性的行政管理体制,将确保国际关系的持久稳定与和平。

这样,巴哈欧拉明确地谈及人生及其意义以及死后的生命。祂的著作既涉及探寻灵性理解的个人,也涉及陷入烦恼但渴求宁静、指引和希望的大众。巴哈欧拉说,社会的道德和灵性转变,地球各民族免于冲突、不公正和痛苦,一个不断演进与和平的全球文明的诞生,这些不仅是可能的,而且是不可避免的。
巴哈欧拉宣告:“此乃上帝的至伟恩泽倾洒于人类之日,此乃祂的至大宠爱注入一切受造物之日。”每个人均在此过程中获益。他的“主要义务是获取上帝所倾注给他们的恩泽”。人类作为一个种族的历史才刚刚开始。“尘世之子啊!你所蒙之福何其荣大,因为你已被指定为上帝的阶梯,已被选为祂伟大的宝座之所在。”“不久,当今的体制将会被席卷起来,一个新的体制将取而代之,伸展开来。诚然,你们的主所言说的是真理,祂是一些不可见之物的洞悉者。”

宗教同源

宗教同源这一原则是巴哈伊教义的中心。巴哈欧拉曾表述说,人类整体的成长过程类似于个体的成长过程:正如个体的生命始于一个无助的婴儿,经过一系列阶段的成长逐渐达到成熟,人类整体也是从原始状态的集体社会生活,逐步达到成熟。就个人来说,很明显的一点是,个人成长的原因是接受了来自父母、老师和社会大众的教育。那么,整个人类集体演进的原动力是什么呢?

巴哈伊信仰对这个问题给予的答案是“天启之宗教”。巴哈欧拉在其主要著作《毅刚经》(又称《笃信之书》)中解释到,上帝,那造物主,已经并将继续通过其拣选之圣使来影响人类历史。这些被巴哈欧拉称之为“上帝的显圣者”的圣使,主要是指各大天启宗教的创始人,如亚伯拉罕、摩西、佛陀、索罗亚斯特、耶稣、默罕默德等。正是由于人类受到各个显圣者到来时所启示之精神和教义的影响,受到基于这些律法戒律所建立的社会体系的影响,人类才能在集体发展过程中取得进步。关于人类历史中所出现的各个宗教体系,巴哈欧拉说:

这些原则和律法,这些稳固建立的强大系统,都来自同一源头、他们是出自同一光源的光线。他们之所以表现不同是因为他们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需要。

所以,宗教同源这一原则是指,各大宗教的创始人-即显圣者-都来自于上帝,由他们所建立的各宗教体系,也都是上帝同一个神圣计划的一部分。

事实上,我们只有一个宗教,那就是上帝的宗教。这个宗教在不断演进,每一个特定的宗教体系代表着整体演进过程中的某一阶段。巴哈伊信仰代表的是宗教演进过程中的现阶段。它强调,所有来自显圣者的教义和行为都是上帝的旨意,并非由于自然或人为的原因,巴哈欧拉用“天启”一词来形容不同时代上帝显圣者的出现。尤其表明的是,上帝显圣者的著作代表了来自上帝准确无误的话语。即使在显圣者离世后,这些圣作也依然具有影响力,并成为上帝启示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因为这样,“天启”一词有时候仅限于表示显圣者启示的圣作或话语。

宗教历史被认为是上帝启示的一个连续过程,可以用“演进之天启”来形容这一过程。因此,根据巴哈伊的观点,演进之天启才是人类进步过程的原动力,而显圣者巴哈欧拉,则是离我们最近的启示者。

巴哈欧拉告诉我们,两位显圣者出现的时间间隔大概在一千年左右。祂还教导说,显圣的过程并不会因为祂的启示而终止,还会有另一位显圣者在祂之后出现,不过那会是在巴哈欧拉到来的一千年周期之后。根据巴哈伊圣作,天启进程在未来将永远持续,人类将会见证很多其他的显圣者。

为了更清晰的解释巴哈伊关于宗教的观点,我们可以拿它与其他关于宗教的观点相比较。一方面的观点是认为各宗教体系来源于人类对真理的追求。这种观点认为,各大宗教的创始人并不是在向人类启示上帝的旨意,而更像是哲学家或思想家这样的人,可能只是在探寻真理方面超越其他人。这一观点否认了宗教同源,因为它认为不同的宗教体系代表着不同的观点和信念,由容易犯错误的人所带来,而非来自同一源头的毫无谬误的启示。

另一方面,来自各大宗教的很多正统信徒认为,给他们带来特定传统的先知或创始人代表着上帝的唯一真理启示,而其他宗教创始人是错误或虚假的,或者至少他们的地位绝对不如自己的宗教先知。例如,很多犹太教信徒相信摩西是上帝真正的使者,而耶稣不是。同样的,很多基督徒相信耶稣的启示,但认为穆罕默德不是先知,还认为摩西的地位要低于耶稣。

巴哈伊信仰所倡导的宗教同源,与以上两种传统观点有着根本的区别。巴哈欧拉认为,各大宗教教义之所以有区别,并非因为创始人或先知犯下了人为的不可避免的错误,而是因为启示到来的不同时代有着不同的需要。此外,巴哈伊信仰认为,没有哪一位创始人或先知是高于另一位的。守基阿芬第用以下话语总结这一观点:

巴哈欧拉清晰阐述了这一根本原则,其信仰的追随者也坚信这一点,那就是,宗教真理并非绝对而是相对的,神圣天启是一个连续演进的过程,世界各大宗教来自同一神圣源泉,他们的基本原则完全和谐,他们的目标一致,他们的教义都是同一真理反映的各个方面,他们的作用能互补,他们唯一的不同只是教条中非必需的方面,他们的使命代表着人类社会灵性成长的各个演进阶段。

“上帝永恒不变的信仰”

当巴哈伊说到宗教同源,这并不意味各宗教的教义和机构都一样,而是说,他们相信只有一个宗教,而所有上帝的使者相继显现是为阐述这一宗教之本质。世界各大宗教都是为阐明同一个展开的神圣计划,“上帝之信仰,不管是过去,还是在将来,永远不会改变。” 来自各大宗教背景的一些信徒们发现,巴哈伊信仰实现了他们各自信仰中曾许下的允诺和期望。成为巴哈伊的美国土著 [巴孛圣殿,海法,以色列] 人、非洲人以及其他原住居民,也同样发现巴哈伊信仰的教义是在实现先知的预言。

对于有着犹太教背景的巴哈伊,巴哈欧拉是允诺过的“万军之主携万圣人”降临人间的显现,作为亚伯拉罕的后代以及“耶西之根所生之枝”,巴哈欧拉的到来将使各个国家 “将刀打成犁头”。巴哈欧拉不由自主地被流放到以色列,在这流放期间的很多迹象,以及巴哈欧拉生平中一些其他的历史事件,都被认为实现了《圣经》中的很多预言。

对于有着佛教背景的巴哈伊,巴哈欧拉实现了“弥勒佛”-这位“普世菩萨”降世的预言,根据佛教传统,他将给人类带来和平与启迪。他们发现了巴哈伊信仰在很多方面实现了佛教中的预言,例如 弥勒佛将从“西边”过来,而伊朗正是在印度的西边。

对于有着印度教背景的巴哈伊,巴哈欧拉是克里希那的新的化身,是“第十个阿凡达”(印度教中第十个化身),是“至伟之灵”。他“无生无死”,是在《博伽梵歌》中允诺的那位,在“每个时代”,“当上帝之光暗淡时”,他会回来“建立正义”。

对于有着基督教背景的巴哈伊,巴哈欧拉实现了那个看似矛盾的承诺,即耶稣将在“天父的荣耀”里回来,却又是“夜间的贼”。巴哈伊信仰于1844年建立,许多基督预言家曾预言到这一年。按巴哈伊所提及的,例如,在1840年,中非地区终于向基督教开放,而1844年巴哈欧拉的到来,则被广泛认为是实现了那个承诺,即耶稣将在“福音书向所有国家传送”后重返人间。从巴哈欧拉的教导中,巴哈伊看到这正在实现耶酥的允诺,即带领所有人类一起以达到“只有一个羊栈和一位牧人”。

对于有着穆斯林背景的巴哈伊,巴哈欧拉实现了古兰经中“上帝之日”和“伟大宣言”的承诺,当“上帝”到来时会被“云彩遮盖”。在巴孛和巴哈伊运动戏剧化的事件中,他们看到穆罕默德的很多传统声明都得以实现,而那些对他们曾一度是谜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