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基•阿芬第

阿博都巴哈于1921年去世后,守基•阿芬第成为巴哈伊信仰的圣护,他带领巴哈伊社团步入新纪元,将其从个人组织发展为拥有行政体制的社团,其行政体制是建立在圣护制度和世界正义院这 “两大支柱”上。

关于行政制度,最初它在巴哈欧拉关于律法的文稿中曾被设想,后来阿博都巴哈使它进一步成形,尤其体现在他的遗嘱中。在这份文档中,阿博都巴哈任命他最年长的外孙,守基•阿芬第,作为巴哈伊信仰的守护者和教义的诠释者,并且也提到了世界正义院,世界正义院将是一个立法机构,组成它的圣护应是“神圣的领袖,拥有杰出的人生”。

阿博都巴哈在世期间,世界正义院没有得以成立;这项任务落到圣护身上,圣护担任巴哈欧拉启示信仰的领袖长达36年,在这期间,他为世界正义院的成立打下了基础,他将巴哈欧拉和阿博都巴哈的许多著作翻译成英文,阐述其涵义,鼓励地方和国家建立巴哈伊机构,并针对传播巴哈伊信仰制定了一系列计划。

在这些年里,守基•阿芬第使巴哈伊社团逐渐了解有关信仰行政制度的知识,他继续书写并阐释圣护和世界正义院的内在联系,为的是逐步建立其体制里的其他中央机构,他形容圣护和世界正义院“起源乃神圣,职责皆重要,目的能互补”。 他进一步阐述道,两者的共同目的是“为了确保这由我们信仰之源启发而来的神圣机构的连续;为了保护其追随者的团结,为维护其教义的完整性和灵活性。”圣护机制为巴哈欧拉所运用,以确保能对其言语做出正确的诠释。另一方面,世界正义院的职能是为“圣文中未明确阐释”的事项作出规定。如守基•阿芬第所说,“这两个不可分离的机构共同执行其职能,相互配合,互惠互利,执行其律法,并保护其附属机构”。

圣护不辞辛劳的工作,发展壮大全世界的巴哈伊社团,为的是建立并发展此项行政制度下的国家行政机构,这同时使得圣护和世界正义院的内部联系更加明显;建立国家行政机构的目标是为了选举产生世界正义院,并使得巴哈欧拉的命定得到全方面的充分发展。

圣护被规定由世袭制度产生,阿博都巴哈的遗嘱为圣护继承提供了可能性,但是守基•阿芬第去世时并没有留下任何后代,由于他的家人中没有谁能符合阿博都巴哈的规定,他也没能够指定下一位继承人。然而,由于守基•阿芬第在1921至1957年管理期间,为巴哈伊社团留下了大量的著作,广泛的指引,以及其他遗产,这使得圣护的精神和活力依然保持。

圣护须承担重要而艰巨的任务,其中任务之一就是要保护这个年轻的信仰,以免受到外部和内部敌人的破坏。他还是教义的唯一诠释者;他建立了信仰的管理制度;按照阿博都巴哈在其著作中所阐明的,他制订了巴哈伊信仰的全球扩展计划;他将大量的信仰圣作由波斯文和阿拉伯文翻译成了英文,这些英文版本后来成为其他语言翻译文本的依据;他书写了信仰最初一百年的历史;他扩展并改善了海法和阿卡的巴哈伊世界中心的资产。以上都是圣护为人所见的主要贡献,但是还有一点可能与之同等重要,那就是守基•阿芬第鼓励普通大众挺身服务并拥有杰出的行为。他给全世界的各个巴哈伊团体,无论大小,写了大量的书信,就如同将军在领导其军队作战,圣护号召人们为信仰、为人类做更多贡献。

如同阿博都巴哈过去所做的一样,圣护是巴哈伊圣作的权威诠释者,这一点保证了信仰的统一性。关于诠释圣作的所有问题都要交给他。他无权以任何形式去更改巴哈欧拉或阿博都巴哈所启示的,但他承担这一项重要任务,那就是阐明那些或许不能被清楚理解的观点,并在以前的教义上加以详细说明。为此,他给全世界的个人信徒和巴哈伊团体写了成千上万封信。通过这般指导,巴哈伊在对有关信仰圣作的清晰理解上一直保持着一致。

守基•阿芬第迅速加快了位于海法的巴哈伊世界中心的发展。在巴孛陵墓处,他组织建造一个宏伟建筑;在阿卡城外的巴哈欧拉陵寝周围,他改善并扩展了花园;在卡梅尔山,他建立了巴哈伊国际文献馆,巴孛和巴哈欧拉的书简和遗物被妥善放置于此,并向巴哈伊朝圣者展示。所有的这些工作,使得这环境与一个世界宗教的灵性中心和行政管理中心相符。圣护作为宗教领袖,也承担了各项与信仰和世界中心相关的外事工作。

巴哈伊著作原为波斯文或阿拉伯文,守基•阿芬第将其翻译成高贵而优美的英语。作为行政秩序的建立者,他根据巴哈欧拉和阿博都巴哈的著作中关于成立巴哈伊行政事务机构的内容,制定了相应的计划并予以实现。这项工作的任何一个小方面都算得上一项艰巨的任务;而令人赞叹的是,圣护在这36年期间完成了各个不同领域的大量目标。他的遗孀,(上帝之女仆)露赫叶·哈努姆,这样说:

圣护将巴哈欧拉启示之信仰的所有元素,融入他那富有创造性的思想,并将它们创建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他为巴哈欧拉的追随者们创建了一个有组织的社团,这好比一个容器,用于承纳巴哈欧拉的教义,律法以及行政制度;来自显圣双璧和完美典范的教导,被编织成一件光彩耀人的外衣,披覆予人类并千年保护人类,守基•阿芬第为这外衣挑选了样式,织针缝线,用对圣作的阐释增添了这耀眼纽扣的时代感,这件外衣将永不分离和破裂,直到一位新的法律制定者来到这个世界,再次为祂创造的人类披上另一件圣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