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孛

卡梅尔山上的巴孛陵殿。法国著名作家尼古拉斯(A.L.M. Nicolas)曾这样赞扬说,“他的一生体现出最杰出的勇气,人们有幸能见证这点……”他所描述的这个人指的是一位19世纪的预言家,如今祂的名字为我们所知,名叫巴孛。

1844年5月23日,在波斯的设拉子城,这位名叫巴孛的年轻人宣称,世界人民所期待的那位上帝的使者即将出现。“巴孛”这个词意为“门”。尽管巴孛自身也承蒙了来自上帝的独立启示,但祂宣称祂的目的是让人类做好准备,迎接那一位上帝使者的到来。

这个宣言发表后不久,巴孛立即遭到了当时占统治地位的穆斯林教士的残酷迫害。祂被拘留、殴打、关押,最后于1850年的7月9日,祂在大不里士城的市民广场被处以死刑。大约20,000名巴孛的追随者在波斯各地的一系列屠杀中丧生。今天,巴孛的遗骨被埋葬在庄严的金色圆顶神殿里,遥望以色列的海法湾畔,四周环绕着美丽的花园。

这个年轻的商人原名叫萨伊德.阿里.穆罕默德,但祂选择“巴孛”作为自己的名字,在阿拉伯语中这个词的意思是“门”。巴孛解释说,这是因为祂的到来好比打开了一个入口,通过此入口,上帝给全人类所带来的启示将很快显现,而这启示正是全世界期待已久的。祂的主要作品是《巴扬经》,其中主要描述的是那位即将到来的第二位显圣者,书中描述说这位新的显圣者的伟大将远超巴孛,祂的使命是迎接和平正义时代的到来,而这一时代正是在伊斯兰教,犹太教,基督教还有其它世界宗教中所允诺的。

在某些方面,巴孛的角色好比当时基督信仰成立时期的圣徒约翰。巴孛是巴哈欧拉的通报者,祂的主要使命是为巴哈欧拉的到来做好准备。相应的,对于巴哈伊来说,巴比信仰(巴孛建立的信仰)的成立与巴哈伊信仰的成立是吻合一致的——当巴哈欧拉在1863年宣布祂就是巴孛预言中的那位显圣者时,巴比信仰的目的得以实现。后来,巴哈欧拉也证实说巴孛就是“祂的通报者,也是祂伟大启示的预言者,使得……祂的光芒从地平线上照耀出来。” 巴孛的出现标志着宗教历史上“先知周期”的结束,并引领着“应验周期”的到来。

巴孛本人也建立了一个清晰且独立的信仰,被称为巴比信仰。巴孛的追随者又称为巴比信徒。这个宗教天启有自己充满活力的社团,有自己的经文,并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不可磨灭的痕迹。巴哈伊著作证实:“巴孛的伟大主要不是因为祂作为这个超验启示开路人的神圣命定地位,而是因为祂已被授予了一个独立宗教创始人的权利,并能出色地运用这独立先知的权杖,在这一点上过往先知都无法与之比敌。” 巴孛呼吁波斯社会进行精神和道德的改革,并坚持提高妇女和穷人的地位,祂的确承担着与以往先知同样的职责。 但是与之不同的是,以往先知虽能预见那“世界将充满上帝荣耀的知识”( 以赛亚书11:9)的时代,但当时对他们来说那只是遥远的未来,而巴孛,在祂出现的那一刻,标志着“上帝时代”的黎明终于来临。

巴孛的宣言提出了一个全新的社会远景,这一骇世惊俗之举激起了宗教和世俗权势阶层的极度恐慌,因此对巴比信徒的迫害迅速升级。成千上万名巴孛的追随者在一系列恐怖屠杀中遇难。巴比信徒在面对攻击和迫害时,在道义上表现出了非凡的勇气,一些西方的观察者曾证实这点。这场运动好比一场在黑暗土地上演出的戏剧,当时欧洲很多有学识的人都被其深深感染,这些人包括欧内斯特·勒内(Ernest Renan),列夫·托尔斯泰(Leo Tolstoy),莎拉·伯恩哈特(Sarah Bernhardt ),以及戈宾诺伯爵(Comte de Gobineau)等。在欧洲的一些聚会中,人们会经常谈到巴孛的生平以及祂的教导,赞扬其高贵性,也常会谈到巴孛追随者们所体现出的英雄品质。

然而巴孛的反对者们最终认定巴孛不仅是一个异教徒,而且还是一个危险的反叛者,当局者决定对巴孛执行死刑。1850年7月9日,处决在大不里士城一个军营的操场上执行。当天一万多人拥挤在营房和周围建筑的屋顶上观看。巴孛和一名年轻的追随者被绳索悬吊在墙上。由750名亚美尼亚基督徒士兵组成的行刑队分三排站列,每排250人,依次排射。枪响过后,硝烟四起,尘土飞扬,笼罩了整个广场。

维多利亚女王的特命全权公使,贾斯汀希尔爵士,在1850年7月22日在德黑兰写给英国国务卿外交部长-帕默斯顿勋爵的行刑报告中写道:“子弹射击过后,当烟尘散尽,巴孛不见了,人们认为他已升天......

在巴孛第一次被试图执行死刑时,祂正在牢里给祂的信徒作最后的指示。那天早些时候,当卫兵带祂去广场处决时,巴孛已警告过,在祂说完所有祂该说的话之前,没有任何“尘世的力量”可以让祂沉默。当卫兵再次来到时,巴孛平静的说:“现在你可以做完你们想做的事情了”。

巴孛和祂年轻的同伴又被带去处决。亚美尼亚行刑队这次却拒绝再次开枪,而由一队穆斯林枪手临时被拼凑起来执行枪决。这一次,两个人的身体被子弹打得稀烂,骨和肉模糊成一团。令人惊讶的是,他们的面庞却几乎完好无损。巴孛对众人的最后一句话是:“固执的一代啊!倘若你们相信我,那你们每个人都会效仿本青年,他是你们的先锋,你们会以他为榜样,心甘情愿地在我的圣道上献身。那时刻即将来临,届时,你们将认出我,而那时我已不在你们身边。”

尼古拉斯(A.L.M. Nicolas) 在历史书中这样记载此片断:“为了人类他牺牲了自己,为了人类他献出了肉体和灵魂,为了人类他忍受了困苦、侮辱、折磨,并最终殉难。他是用他的鲜血签下了这标志世界人民团结的约定。就如同耶稣当时那样,耶稣也是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迎接一个充满和谐,公正与同胞之爱的时代的宣言”

巴孛履行使命的短短六年在某些方面标志着人类接受全球意识的过渡期,这种过渡是突然并令人吃惊的,而这全球意识正是巴孛号召人类要去接受的。自上世纪中期祂勇敢发表宣言以来,科技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进步,并的确为全球性社会的远景带来了第一缕曙光。巴孛作为所有创造物之原点的角色,为人类的创造力和发现开启了一个激动人心的全新时代。

关于上帝的两位显圣者几乎同时出现,巴哈欧拉说道, “这是一个没有人能够理解的迷。”对巴哈伊来说,这一方面证实了,建立至大和平那“上帝的王国”,并非遥不可及,另一方面也证实了巴哈欧拉天启之伟大。巴哈欧拉的指定继承人阿博都巴哈,是这样解释的:

巴孛,那崇高者,祂乃真理之黎明,其伟大光芒洒向所有领域。祂乃至伟之光-阿帕哈先知[巴哈欧拉]的通报人。至大美尊[巴哈欧拉]即是以往圣书中所允诺的那位,那照耀在西奈山上的光源之启示,其火焰在灌木丛中燃烧。我们,且我们中的每一位,乃是祂们门槛前的仆人,那门前卑微的守候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