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的道德观

关于全球化的争论,尤其是在政策制定领域,无论是关于社会、经济还是政治问题,通常都局限在纯粹的民族利益上。然而,这样的取向是狭隘的。相反,如果我们仔细地观察全球化现象,就会发现它的广泛影响远远超出了人们惯常的关注和讨论的局限。因此,应该进一步自然地拓宽关于这一话题的讨论范畴,将文化和宗教因素考虑在内。

宗教对文明之间的冲突与融合的双重作用

伴随着全球化现象应运而生的是无限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不能被这些潜在的可能蒙蔽了双眼,看不到它可能带来的严峻后果。只有通过国际团体间的协同合作,我们才有可能消除国际恐怖主义、致命武器的泛滥、非法毒品买卖、有组织犯罪、疾病传播、以及环境恶化等等问题的威胁,并将之彻底根除。
最值得一提的是,当今世界所有负责任的政党和团体都在寻找着解决和调停全球冲突的方法。具体来说,必须回答的一个问题是:“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避免灾难性的、永无胜利可言的文明冲突?”这个问题出自一篇颇具争议的论文,论文的作者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教授曾经给出一个答案。在他1996年所著的《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中,他写下了以下被普遍忽视了的结语:“……如同许多人已经指出的那样,无论世界几大宗教——西方基督教、东正教、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孔教、道教、犹太教,将人划分到哪个等级,它们的核心价值都是共通的。如果人类能够发展出一种世界文明,它必然是从这些共同点逐步拓展和延伸出来的。”
巴哈欧拉在一百二十五年前就认识到人类对于精神以及宗教和谐的强烈需求,并在他的著述中论及创建世界文明和国际管理秩序的基本环境。他强调说,我们必须创建一种普遍的全球道德、一种全新的精神意识和责任感。
巴哈欧拉这样写道:“噢,吾至爱之众生! 团结之帐已经升起;你们不可彼此视同陌路。你们乃一树之果、一枝之叶。今当珍怀希望,待正义之光明彻寰宇,专权暴政栖身无处。”
对巴哈伊国际社团的成员来说,全球化意味着一幅世界大同的蓝图,它如此广泛,如此深入,几乎包罗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然而,这样一幅全球团结融合的远景和我们今日所见的冷漠乏味、毫无个性、罔顾道德的全球化市场毫无关系。恰恰相反,它在确认人类本质一体性的同时,认同并褒扬信仰和文化的丰富多样性。巴哈伊对待全球化的态度,概括起来就是坚持“多样统一”的观点,以及坚持在个人和社会生活中实践这一观点。
一个多元化的世界能为所有人提供最理想的条件,使人们独立通过自己智力上的、精神上的或审美上的探索努力实现自己的最大潜能。如果能将人类的统一放在人类意识的首要位置,那么意识本身的多元性不但不会引起冲突和分裂,反而能够抑制专制和暴政。

多元化的统一是文明发展的方向

建立多元文化是与当下流行的全球化模式截然不同的新观点。冷战结束时,全球化的支持者们就开始热情洋溢地为市场和市场机制所具备的调节潜能喝彩,并把这种潜能视为医治所有全球疾病的万能药。毫无疑问,市场确实在执行某些功能上具有特别的效果,时间证明它们在分配产品和服务方面展示出了有效的手段,并在某种程度上成功地将世界各国的人民联系并融合在一起。然而,难道就没有可能发展出其他能够为人类挖掘和发挥潜能服务,并激发出人类内在的正直和悯恤之心的经济模式吗?
关于全球化的对话时常被来自“文化相对主义”的声音所阻断。理论上,文化相对主义认为某一特定团体固有某些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惯例,任何试图强迫其接受外来的非其固有的准则的行为都是一种不正当的侵害行为。然而,这样的抗议通常只不过是在试图推卸实施世界人权标准的责任。事实上,文化相对主义,即那些否认这些世界标准的观点,只是建立在一种荒谬前提上的政治策略。它认为当今世界的各个社会团体是在相互孤立的环境下发展出来的。然而,即使只对人类历史作一个最草率的考察,也能确定无疑地知道地球上的任何一个社会和其他兄弟社会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事实每天都能得到来自人类学家以及其他学科专家研究结果的进一步证实。任何限制个人发展其与生俱来的能力、限制个人获取成功的环境,都应该加以改变。
将所有民族和种族团结统一在一起的大同精神的精髓要义在永恒智慧中体现得最为清晰,即戈特弗里德·莱布尼茨所说的“永恒哲学”。这是一种在所有文化中都共同拥有的“通用而无异议的传统”,尽管形式千差万别,但是都表达了人类的共同誓愿。对这些基本理念进行再发掘,可以使我们从中剥离出那些将所有民族联合起来的基本共同点,继而设计出一套建立在全体价值基础上的全球管理体系,并由此生发出一种广泛包容的全球道德观和一个我们共同遵守的全球人权和责任法案。
发展中国家和少数民族团体不但不应该在全球化浪潮前退缩,反而应该振作起来,积极投身于全球化进程。无一例外,所有社会都曾在自己能力所及的范围内,通过和其他兄弟社会分享自己最崇高的价值,为世界做出了独一无二的宝贵贡献,而世界不能缺少这种贡献。

建立公平公正的世界大家庭

建立在不同宗教和文化相互合作的坚实基础上,以全世界不同宗教和文化之间友善开放的对话为特征的全球化的来临,是先知和智者的永恒智慧给我们带来的启示,而不是全球化市场武断急切推动下的产物。在巴哈伊教看来,团结统一的法则是所有宗教信仰的基础,但是在社会领域,建立一个关于公平正义的普遍标准才是当务之急。因为公平正义是团结统一的根本基础,而没有团结统一就没有和平可言。建立一个和平的全球社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首先,在全世界建立公平和正义;然后,实现整个星球的团结统一;最后,让和平至高无上地统领全球。在这个人们为之努力的全球体系里面,应当杜绝一个集团对另一个集团的任何形式的剥削;应当秉承自由公平的态度进行国际贸易;应当允许所有人,无论是工人还是老板,共享他们创造出来的财富。全新的世界秩序应当缩小贫富差距,赋予人类大家庭所有成员公平的机会,而最首要的是,确保实现男女平等。

组建一个世界大家庭的可能性在今天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大。我们可以看到一条全新的道路,如果能够明智地依循它的指引,我们将在超越人类差异的大同蓝图的引领下,进入一个多元统一的新世界。尤其重要的是,我们拥有史无前例的机遇,去证明过往时代的经文向我们揭示出来的真理。无论我们的信仰是什么,我们都是同一条路上的踏足前行者,走向同一个理想的港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