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共机构中抵制腐败与确保公正

经历了一个世纪的动荡不安和沧桑巨变,人类对道德和精神复兴的需求更趋明显。二十世纪是一个光明与黑暗并存的世纪—人类堕落和成就的潜能都得到了展现—造成了遍及我们时代的混乱无序。道德迷失感的不断深化,威胁着社会机构和界定人类关系的根本纽带。巴哈伊教的观点认为,物质主义的日渐盛行取代了对生活的超然的理解,是造成怀疑、疏离和道德沦丧等当代生活特有现象的原因。

早在一个多世纪以前,巴哈伊教的创立者巴哈欧拉,就已经发出过警告,指出排斥宗教必将导致精神和道德的枯竭。“事实上”,他写道,“宗教是一道耀眼的光芒,一个保护和造福世界人民的坚固堡垒……宗教之灯一旦被蒙蔽,混乱和迷惘就会接踵而至,公平和正义、宁静与和平之光就会熄灭。”

我们知道,社会的进步源自于融合社会的理想和共同信念。发展有助于培养积极的人际交往模式的品质和态度,和技术能力的获取一样,都可以带来有意义的社会变革。真正的繁荣—一种建立在和平、合作、利他、尊严、正直的行为和正义基础上的良好状态—既来自于物质方面的发明和进步,也发自灵性感悟和美德之光。

要将宗教的重要特征和那些假冒其名义的歪理邪说区分开来,是颇具挑战性的。然而,宗教毕竟是知识和动力必不可少的来源,即价值观、悟识和能量的源泉,舍之则社会凝聚力和集体行为就很难、甚至不可能形成。通过宗教的教导及其道德指引,很大一部分人已经学会克制本能私欲,转而培养有助于实现社会有序和文化进步的品质。这些品质,诸如诚信可靠、怜悯、宽容、忠实、慷慨、谦虚、勇敢和公而忘私,在无形中构成了推动社会生活不断向前发展的根本基础。宗教为社会提供了砖石和灰泥,即道德准则和理想,将人们团结在社会中,并为个人和集体的生活明确了方向和意义。

显而易见,构筑社会的人文、经济和道德结构所需的一系列能力,取决于智力和精神两方面的资源。诚实、责任感和忠诚,这三种在人类的进步中发挥着核心作用的文明美德,是由心灵的语言和良知的声音培育的。法律规定和刑罚固然重要,但效力有限。利用深藏于人类本体和目标中心的精神动力,才是抓住了确保社会真正扭转的主脉。因此,在巴哈伊的观点看来,可以赢得公众信任、且能避免腐败的公共机构的产生,是与道德和精神的发展过程密不可分的。正如巴哈欧拉所确认的:“只要人们的天性为邪恶的情感所控制,违法犯罪活动就会盛行。”

巴哈伊将整个文明的发展视为人类的道德和创造能力不断觉醒的精神过程。创造一个“没有腐败”的公共环境,最终要依靠个人、团体和社会机构道德能力的建立。

道德能力要怎样才可能建立起来呢?社会可以采取哪些实际的策略,在公众中培养出自愿选择服务和正直生活的、积极的社会行动者呢?教育是不可或缺的工具。政府和国际机构不应因惧怕于世界社会的多元化特征,而不对道德发展的问题给予严肃的关注。宗教社团、非政府组织和公共机构在解决主要社会问题方面合作的不断增多,证明了有效行动的可能性。

巴哈伊社团在伦理领导才能和道德教育领域已经发起了一些项目,但规模还比较小。这些项目利用科学和宗教领域的资源,发展创造公正诚实的社会风气所必需的概念、价值观、态度和技术。设计系统地推进道德发展的教学途径和方法,是巴哈伊特别关注的焦点。

玻利维亚第二大私立高等学府—诺尔大学,将学术知识与实践经验、伦理训练相结合,并且特别重视社区服务、社会公正以及对人类多样性的尊重。诺尔大学创立的宗旨,在很大程度上,是要培养能够理解个人和社会变革之间联系的领导者。其教育原理是基于巴哈伊教义的观念和原则。诺尔的“道德领导才能项目”教育其学员把探索和接受道德准则并在生活中实践它们当作一项必须履行的义务。领导才能被视为是每一位社会成员都要承担的责任,它需要特定道德能力的发展。这些能力的基石,就是在人类事业的一切领域都要追求和实践真理的承诺。这一项目已经遍及玻利维亚的400多个乡村社区,以及十多个拉丁美洲国家。

诺尔的“公正管理项目”正对公务员、政府技术官员,及社区基层组织成员进行培训。它试图通过探索道德领导才能的各个方面、强化公共部门的管理及决策能力,以及倡导关于玻利维亚社会未来发展的对话,达到推广良好公共管理的目的。许多地方政府部门和市政当局都参与了这个项目。另一个相关项目是在5000名公立中学的学生中倡导“青年领导才能”。它通过促进青少年积极投入社区服务,来减少他们参与犯罪、暴力及使用酒精饮料和毒品。诺尔还曾尝试将学校教师培训为社区发展的执行者。目前,这个项目在玻利维亚、阿根廷和厄瓜多尔已有超过2000名教师参加,很多参与者都对该项目给予了良好的评价。一位学生写道:

学习这个课程对我有帮助,其中最重要的是,让我明白了用原则指导生活的重要性。我现在已经开始尝试着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而不希求得到赞扬,去原谅那些可能曾经伤害过我的人而不心怀怨恨,同时,与他人分享我所学到的东西,这样,我就为自己和他人的幸福做出了贡献。

由巴西的“人类充实工程”实施的“公正教育计划”,是巴哈伊教另一项致力于在政府中倡导伦理领导才能的努力。巴西教育部与全国法官和检察官协会合作,已经批准了一项由“人类充实工程”成员针对约6000名法律专业人士开发的培训计划,这些人士的直接工作对象是已经被巴西司法机关起诉或判罪的青少年。这项培训计划的原型,是探讨保护青少年和儿童有关的伦理和价值观的材料。

在欧盟“罗约门进程”(Royaumont Process)的赞助下,巴哈伊国际社团已经创立并在东南欧数国中实施了一个多年度的、旨在促进种族团结和社会凝聚的道德教育计划。通过改编“幸福河马秀”,一个专门用独特的戏剧形式探讨道德和伦理问题的互动性电视和广播节目,巴哈伊国际社团已经为教育界人士、传媒代表、新闻记者和非政府组织举办了数期培训研讨班。这个计划在如何寻找积极的解决办法处理生活问题方面提供了范例,并因此得到了公众和政府官员们的广泛认可。创立克服群体间冲突和歧视的建设性方法,已成为该计划的首要课题。上述培训研讨班在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保加利亚、马其顿、克罗地亚、匈牙利、罗马尼亚和斯洛文尼亚的成功,还派生出了几个跟进项目。克罗地亚和保加利亚的广播和电视节目,以及罗马尼亚的小学教育课程,目前都在运用这个节目的技巧,展示道德水准对社会稳定和繁荣的问题如何产生重要的影响。最近,联合国行政官和科索沃问题秘书长的特别代表也表达了在科索沃启动“幸福河马”项目的意愿。“幸福河马”这一形式还曾被改编用于芬兰、意大利、俄罗斯、瑞典、摩尔多瓦、挪威和马来西亚的价值观教育项目。

欧洲巴哈伊商业论坛,一个巴哈伊专业经商人士自发成立的组织,最近和世界劳工组织(ILO)合作,联合发表了一篇题为“对社会负责的企业重组”的工作报告。ILO以此报告为基础组织了几次培训会议,并将其分发给世界各国政府、雇主协会和工会组织。欧洲巴哈伊商业论坛还在东欧举办了一系列的商业道德专题研讨会,并与全球最大的商业学生组织之一AIESEC结成了教育伙伴关系。

为切实促成一次明确将精神价值和观点考虑在内的、关于发展和社会转型的对话,约100个有影响力的发展组织、国际及政府机构、宗教界的代表以及学者最近聚集在新德里,参加一个主题为“科学、宗教与发展”的研讨会。此次活动的首要目标,是探索科学方法和宗教悟识的统一交融如何促进人类能力的提升,尤其是在公共管理、教育、技术和经济活动的领域。此次活动是由印度巴哈伊社团和世界繁荣研究学院(巴哈伊国际社团的一个研究机构)所组织的。在全球性的层次上,巴哈伊们也曾参与世界银行和各大宗教之间举行的极富建设性的“世界宗教发展对话”。

巴哈伊社团虽然严格禁止对党派政治的参预,但仍尝试向公众阐明其认为带有根本性的原则问题。例如,在过去数年中,巴哈伊社团曾通过其选举出来的180个国家总会,致力于鼓励世界各国政府采纳全面的人权教育计划。所采取的形式,有时是由巴哈伊国家总会就在学校中推广人权课程作特别的推荐,有时是推动政府官员增进对人权教育在建立公正的社会文化方面重要作用的了解。如果这样的文化可以发展起来,诸如关于行政管理和公正执法的培训、社会资源的公平分配,以及提升历史上长期被排除在社会提供的利益和机会之外的个人和群体地位等实际的问题,就可以得到有效的解决。

巴哈伊相信,一个因道德原则的注入而生机勃勃的、和平而公正的社会秩序的出现,归根结底在于从根本上重新定义所有的人类关系—个人之间、人类社会和自然界之间、个人和社会之间、以及个别公民和他们的管理机构之间的关系。需要特别提出的是,关于权力和权威的过时概念应该被抛弃。对社会现实的一个根本性的概念重组就是这样设想的,这种现实在精神和实践两个方面都反映了人类一体性的原则。接受“人类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就是要承认每一个人都是“本着对全体的信任降生到这个世上的”。

在巴哈伊经典中,公共管理被称作托管制度的一种表达方式,如同对信托财产的管理。巴哈欧拉将社会的管理者和统治者称为上帝的“托管人”或“受托者”。他还警告领袖们,弱者和穷人是“上帝托付给你们照顾的人” 。托管制度的概念,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那些身处掌权地位者以及社会管理机构的成员之间有种契约:他们有义务去保护和服务。因此,诚信可靠是公共管理的关键特征,它是真正可靠性的来源。巴哈欧拉将诚信可靠描述为“通往人民安宁和安全的至大之门”,及“世界繁荣之至高工具”,“所有权力的国度”,他断言,“……都将为其光芒照亮。”

尽管公共管理经常被视同于政府,它的涉及面实际上要广泛得多。公共管理发生在各个层面,它包含了正式的政府机构、非政府团体、社会组织以及私人部门管理其资源和事务的方式。任何公共管理系统的效力在很大程度上都取决于三个因素:领导层的素质、管理对象的特征、以及被用来行使权力和满足人性需要的结构和程序的性质。

在这方面,巴哈伊社团提供了其管理系统作为学习的典范。巴哈伊十分重视集体决策,并将社会事务的组织责任分配到自由选举出来的地方、国家和国际层次的管理委员会。这种等级制度将决策权下放到最低的可执行层,由此为基层参与公共管理创设了独特的途径,在此同时还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协调和权威,使全球规模的协作成为可能。巴哈伊选举程序独一无二的特点是,通过禁止提名制、候选人制和游说,使选民拥有最大的自由选择权。一个人能否被选举到巴哈伊管理机构与其说是看他个人的雄心,毋宁说是依靠其得到认可的能力,丰富的阅历,以及服务的精神。由于巴哈伊体制不容许施加专制意志或独裁,因此它不会被用作获取权力的途径。决策权掌握在社团全体成员手中。巴哈伊社团的所有成员,不论他们暂时在管理体系中身居何职,都被要求将自己视为仍在学习的过程中,仍在努力理解和实践其信仰的律法和原则。值得注意的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首次民主活动实践都产生在巴哈伊社区内。

任何机构实施和管理变革,以及在面临挑战时进行创造性应变的能力,都要依靠几种关键技能的发展。这包括了以下几种能力:对社会现实及其内在动力保持清醒的认识;适当地评估社会资源;作为一个机构及与其选民自主、和谐地协商;认识到所有的决策都有其物质和精神两个方面;以保持和促进机构团结的方式作出决策;赢得受其决策影响者的信心、尊重和真心拥护;有效地利用所服务社区众成员的活力及各种才能;调动个人和群体的主观能动性,形成能令所有人都从中受益的统一进步合力;高举公正和公平的旗职;公开、灵活地执行决策,彻底根除独裁行径。上述这些技能的组合显然要利用智力和道德两方面的资源。

巴哈伊经典劝告那些从事政府服务工作的人“以完全超脱、正直和独立的精神,以及彻底神圣和圣洁的目的,履行他们的职责。”他们的个人成功并不是来自于物质的回报,而是来自“发明确保人类进步的方法”,来自体验“分配公正的喜悦”,以及饮自“澄清的良知和真诚的意愿之泉。”到最后,公仆们的“幸福和伟大,等级和地位,快乐和安宁”并不在于他的“个人财富,而在于他优秀的品格,高度的决心,广博的知识,以及解决困难问题的能力。”

在公共生活中清除腐败的挑战,从本质上讲是一个多方面的问题。管理程序和法律保障的制定,无论有关措施多么重要,都不会对个人和机构的行为带来持久的改变。因为管理从实质上讲,是一种道德和精神的实践,其指针只能在人们心中找到。因此,只有当人们的内心世界得到改变时,“品格真正文明化”的远景才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