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妇女地位

“妇女的解放,两性之间达到完全平等,对于和平是最为重要的前提条件之一,虽然这一点相对并不被广泛认知。否认这种平等是对世界一半人口的不公,并且使人们在家庭、工作、政治生活,甚至在国际关系中养成有害的态度和习惯。在道德、实践以及生理学方面,都没有任何理由去认可这种两性不平等的态度。只有女性完全参与到人类的各项事务中, 道德和心理气候才能被创建,这样世界和平才可能实现。”

这一观点摘自世界正义院于1985年写下的一份“关于和平的声明”, 重申了巴哈欧拉的教导,即人们应重组其生活,使得能真正在行动上体现男女平等这一原则。

巴哈伊信仰自从一百五十年前诞生以来,一直教导性别平等,事实上,巴哈伊信仰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明确宣称男女平等的独立宗教。

“在上帝眼里,男女从来且永远平等,”巴哈欧拉说。

为了保持与教义一致,一个世纪以来,全球各地的巴哈伊社团在争取妇女权利的运动中一直是最前沿。巴哈伊倡导在男女之间建立完全平等,并坚定建立伙伴关系,这种途径逐渐被国际认可是解决妇女事务的关键。

举例说,巴哈伊们认为,女性给人类合作所带来的价值,对于现代社会的正确运作与社会的前进是非常必要的,此外,过去一直与我们性格中女性化一面相关的特质,例如同情心,抚育,合作以及怜悯等,将在创建和平、公正和可持续的世界文明的进程中变得越来越重要。

世界各地的巴哈伊机构致力推进对女性的教育,提高人们对男女平等这一基本原则的认知。巴哈伊的很多学校,学习中心,以及基层的社会经济发展项目,都明确将提升妇女地位包含到其课程或议程之中。

在国家层面的巴哈伊委员会中,妇女占了差不多30%的比例,而在世界范围的国家议会中,女性只占了10%。

巴哈伊女性在促进女性获得平等方面一直都在积极争取。巴哈伊信仰在1844年起源于伊朗,在早期的信徒中有一位追随者叫塔荷蕾,是位波斯诗人兼学者。1852年,她为守护自己的信念而牺牲,这信念包括她摘去面纱的权利以及对妇女完全解放的争取。

劳拉·达孚·巴尼(Laura Dreyfus-Barney),是欧洲第一个建立的巴哈伊社团中的一位成员,在20世纪初期提升妇女地位方面,她是主要领导者之一。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她着重关注的是动员女性促进和平。她在国际联盟组织中出任国际妇女理事会的代表,并且是国际妇女理事会中和平与仲裁委员会的主席。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发展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各个非政府组织的关系中,劳拉·达孚·巴尼女士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玛莎·鲁特,是一位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记者,在20世纪20年代与30年代期间,她环游世界数次,为的是促进女性的平等,同时也有促进巴哈伊其他的先进原则。由于她有着独特的条件可以接触一些高层显赫人物,她将巴哈伊关于互相依存与天下大同的信息,传播给了在欧洲,亚洲,非洲,以及澳洲的国王,女皇,总统,大臣,政府官员,教授,牧师以及诗人。

自巴哈伊国际社团(BIC)在1970年在联合国经济与社会理事会获得咨询顾问地位以来,在改善全球妇女地位方面一直与联合国正式合作。

与巴哈伊国际社团直接开展合作的机构还有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及其秘书处,以及联合国提高妇女地位司。此外,巴哈伊国际社团与联合国的其他提升妇女地位的国际非政府机构都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最早巴哈伊国际社团是通过向联合国机构(尤其是妇女地位委员会)递交声明来支持联合国的工作。这些声明中主要阐述的有,女孩的教育问题,提升母亲地位的重要性,妇女参与到地方,国家以及国际层面与建立世界和平之间的关联。

1975年作为参与国际妇女年的一份子,巴哈伊国际社团参加了在墨西哥城举行的第一次国际妇女大会。两位巴哈伊代表被正式认定参加此会议,还有九位代表参加了为非政府组织设立的同等会议级别的非政府组织论坛。


在接下来十年的时间里,也就是被指定的国际妇女十年中,巴哈伊国际社团在提高妇女地位方面的工作中赢得了广泛可靠的名声。巴哈伊国际社团的代表们在纽约,日内瓦和维也纳服务于妇女地位非政府组织委员会,并参加了1980年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19

85年在肯尼亚奈洛比,1995年中国北京举行的各届国际妇女大会。

社团代表在这些会议中也一直为各个非政府组织计划类似的活动,并与同样致力于提升妇女地位的世界各大组织建立了关系。

巴哈伊国际社团在日益增长的基础上,一直与联合国各个机构合作,例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国际妇女基金会(UNIFEM);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联合国人口发展基金(UNFPA)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