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消除对女性的暴力行为

在过去五十年,通过多种措施的实施,妇女和女童的地位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她们获得了更高的识字率和受教育率,人均收入有所增加,在专业和政治领域也占有了突出的地位。此外,广泛的地方、国家和全球妇女网络将女性问题提上了全球议事日程,并促进了应对这些问题的法律和制度机制的诞生。
但是,尽管取得了如此积极的进步,由于社会习俗、宗教狂热以及剥夺性的经济和政治环境的存在,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行为仍然继续肆虐于全世界各个角落。
全球社会目前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创造良好的社会、物质和组织条件,让妇女和女童发展全部的潜能。类似条件的创造不仅需要有意识地改变社会的法律、政治和经济结构,而且同等重要的是,还需要个人——男人和女人,男童和女童——的改变,他们的价值观也在以不同的形式支持着剥夺性的行为模式。

青少年和妇女在精神领域占重要角色

从巴哈伊观点来看,理解人人都拥有精神或道德维度是开展任何社会变革行动的基础。这决定了人们对生活目的、对家庭、社区及世界的责任的理解。除了逐渐成形的法律、政治和经济结构的巨大变化之外,个人道德和精神能力的发展也是实现在全球范围内防止对妇女和女童的虐待这一持久使命的基本要素。
在这个全体人类相互依存、相互联系的时代,我们必须将这些能力根植于核心的社会和精神准则之中。通过这种方式,将道德发展的目标从个人主义的“救赎”信条,转向追求整个人类种族的集体进步。
很多从事高等教育的巴哈伊学校和机构都认识到了协助儿童和青少年发展道德推理能力及承担为社区福祉做贡献的责任所需的特定道德能力。巴哈伊教育机构所重视的道德能力包括:有效参与非对抗性集体决策的能力;基于伦理和道德原则以公正态度做出反应的能力;培养自尊、自重态度的能力;以富有创造性和纪律性的方式积极开展行动的能力;致力于教育授权活动的能力;基于共同价值观和原则创造美好未来愿景的能力;理解基于支配性的关系的能力;以及基于互惠和服务为关系改变做出贡献的能力。
尽管在学校也可以传授类似的价值观,但事实上,家庭才是儿童成长并形成对个人、世界及人生目标等看法的真正环境。在家庭中,儿童会了解到权力的性质,以及权力在人际关系中的表达;儿童正是在家庭中学习到接受或抗拒将权威及暴力作为表达和解决冲突的一种方式。
家庭和婚姻的平等状态越来越多地需要我们具备整合和团结,而不是分离和割裂的能力。在这个世界飞速变化,家庭面临环境、经济和政治剧变所带来的难以承受的紧张压力的时代,保持家庭纽带的完整,并将孩子培养成为这个错综复杂并日益缩小的世界公民的能力正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因此,帮助作为父亲的男性理解他们在家庭中的责任就势在必然。除了经济责任之外,他们还需要为家庭内的男性和女性成员树立健康的两性关系、个人自律、男女平等、互相尊重的楷模。这也是母亲角色的补充。母亲是子女的第一个老师,她的快乐感、安全感和自我价值感对于她身为人母的能力至关重要。
社区生活的社会交往模式和价值观会对儿童从家庭中所学到的东西加以认同或反对。社区中的所有成年人——教育者、医务工作者、企业家、政治代表、宗教领袖、警察、媒体记者等等——都共同承担着保护儿童的责任。

国家和宗教应为妇女儿童权益积极发声

在整个世界,宗教在传统上一直对培养社区价值观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然而,在今天,来自宗教领域的很多声音却成为了根除针对妇女和女童的剥削性行为的最大障碍。极端宗教诠释的支持者利用宗教观点作为权力的工具,试图对女性加以“驯化”,禁锢她们在家庭之外的行动能力,限制她们受教育的能力,让她们的身体接受伤害性的传统手术,控制她们的服装,甚至以有损家族名誉的名义对她们施以刑罚乃至杀戮。宗教本身也极其需要更新。这一更新的核心就是,宗教领袖需要毫不含糊地宣扬男女平等的原则,并成为执行这一原则的带头人。男女平等乃是基本的道德和行为准则,为实现社会、政治和经济领域的进步所亟需。
今天,我们必须要对公然与国际人权标准相抗衡的宗教行为和教条进行更加深刻的审视,谨记所有宗教都包含了妇女的声音。但是,人们在对宗教是什么,以及宗教需要什么进行阐释的过程中,却往往容易将这一点遗漏掉。
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及社区环境都最终处于国家的保护之下;正因为如此,富有智慧和责任心的国家级领导尤其必不可少。然而,大多数政府仍然在回避其国际义务,并未对针对妇女的暴力和剥削加以惩罚和阻止。很多政府是由于缺乏政治意愿;还有一些则是没有配置足够的资源,以实施相关的法律;在很多国家,并没有专门的针对对女性的暴力行为的服务机构;预防工作几乎全都局限在短期的本地行为。
很多国家仍然躲藏在文化和宗教保守的背后,无视声讨这一暴力的国际条约,仍然顽固地坚守着令这一暴力及其牺牲者不为人们所知的法律和道德气候。
制订法律框架这一阶段已经结束,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强调执行和预防。采取类似措施的基础就是制订一个植根于儿童教育和培训的策略,帮助他们在学识和道德上同步成长,培养他们的尊严感,以及对家庭、社区和世界福祉的责任感。
为了实现其所做出的众多承诺,国际社会需要极大地增加权力、职权和资源的分配,致力于妇女权利、平等及授权。巴哈伊国际社团也参与了相关讨论,并建议创造一个联合国自治机构,对所有妇女权利事务进行全面管理。为了在联合国最高决策层确保纳入女性的声音,类似机构应该由一位具备联合国副秘书长地位的主管者担任领导。

如何从根源上实现男女长幼的平等

根除对妇女和女童的暴力现象必须从个人到国际社会各个层级着手及强化。然而,这些努力不能仅仅局限于法律和机构改革,因为类似改革只能应对显在的犯罪,并不能激发创建公正平等的文化、以取代独裁权力和身体暴力文化所需的深层次的变革。
现在所需要的是内在的、族群的以及道德维度的变革,最终为有利于提升妇女和女童地位的价值观和行为提供最可靠的基础,并反过来促进整个人类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