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与婚姻

今天的世界与以往相比,有一个很大的区别是婚姻生活与家庭生活的破裂。纵观整个世界,上半个世纪的每十年里,选择结婚的人越来越少,而已经结了婚的夫妻后来也多半以离婚收场。家庭,这个社会的基本组成单位,似乎面临着消亡的危险。传统家庭正逐渐被其他不同的社会组成结构所取代,尤其是被单亲家庭所取代。

目前还不曾存在一种结构能代替婚姻,来为孩子的成长提供平衡与稳定的环境 ,从而使他们成长为有道德的社会个体。当今婚姻质量的降低,造成很多孩子成长缺乏学习模范,自律性不强,并且不能接受来自正确价值观与道德水准的必要熏陶。

巴哈伊的教义非常重视家庭,认为家庭是促进个人精神成长以及社会稳定与进步的基石。这是因为家庭是唯一能让孩子在灵性与和谐环境中成长并接受教育的机构。教育在巴哈伊信仰中是一个占有重要地位的课题。

婚姻


与巴哈伊信仰的其他方面一样,婚姻也涉及到物质与精神的层面。阿博都巴


哈写道:


“巴哈伊婚姻是双方相互之间的承诺,他们在思想与心灵上互相依恋。"

精神层面的结合比肉体层面的结合更重要。阿博都巴哈写道:



“在大多数人中,婚姻是一种肉体关系,这种结合只能是暂时的,因为它注定要以肉体的分离而告终。 然而,在巴哈之民中,婚姻必须既是身体的结合又是精神的结合.... 两者都靠同一种精神维系;因此,这是一种能永远持续下去的结合。他们在物质世界也同样有着牢固而持久的关系,因为如果婚姻关系建立在精神和身体双重基础之上,那种结合才是真诚的结合,因此能够持久。”


同样的,守基•阿芬弟也写道,尽管婚姻中的性关系并非不重要,但精神方面要更为重要:



“巴哈欧拉要求所有人把婚姻当作一种自然和正当的生活方式。然而,他也很强调其灵性的一面,灵性并非要排除正常物质生活,而是婚姻的最基本方面。两个人相爱与和睦远比彼此虚耗热情更重要。前者在需要时是可靠力量之基石,后者纯粹是暂时的,随时会消逝的。”



如果夫妻双方能达到精神层面的和谐,那么他们将会拥有幸福的婚姻生活。否则,阿博都巴哈警告说,那将会产生各种问题。

因此,巴哈伊婚姻的首要目标是在精神层面达到统一与和谐。分居和离婚尽管被巴哈欧拉所允许,但无论如何是决不鼓励的。


“确然,主喜爱团结与和睦,厌恶分裂与离异。”


孩子与家庭生活



如果丈夫和妻子在灵性与肉体上达到真正的结合,那么他们的婚姻将会收获丰硕成果。这些成果中最重要的就是对孩子的抚育。阿博都巴哈写道:


“丈夫和妻子结成的是亲缘关系,这种关系应当是团结与和睦的,仿如一体。他们之间的互助,友爱,以及爱情,将会为世界带来伟大的成果,这种成果不但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精神的成果是上帝神圣恩赐的表现。物质成果是降生在上帝爱的摇篮中的孩子..”


母亲通常是第一个与孩子有全面交流的人。巴哈伊的圣作中也有一些为人所知的准则,如母亲是“孩子的第一位教师”,父亲有责任“供养及保护自己的家庭”。 但以上准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对于一些家庭来说,妻子负责赚钱养家,而丈夫负责照顾孩子。然而教育孩子应是夫妻双方共同的责任。最好的方式是由夫妻共同决定履行这项职责。正确抚育孩子应占优先地位,这意味着必须适当牺牲其它的活动来更好的完成这项任务。
父母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创造爱与团结的居家氛围。这种氛围能让家中每个人,无论父母或孩子,以及他们自身得到最好的发展。这项任务如此重要以至在巴哈伊圣典中它被提升到崇敬上帝的高度。阿博都巴哈写道:


“慈爱的母亲啊,你们要知道,在上帝看来,崇拜祂的最好方式是教育孩子,培育他们具有人类的一切美德,再也想不出比这更高尚的行为了。”


同样非常重要的,父母必须言传身教,用他们教导给孩子的行为,道德标准与价值观来约束自己,为孩子们树立学习榜样,因为比起言辞,孩子会更多的从行为榜样中学习。如果父母想让他们的孩子有诚信,他们本身一定要有诚信;如果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抛弃种族偏见,他们自身也须摒弃偏见;如果他们想让自己的孩子学会男女平等,那么夫妻之间也必须在相处中体现彼此的平等。

巴哈伊圣作中并没有具体规定家庭单位的结构与组成方式,所以一个家庭可能由“核心家庭”(只包括父母与子女)组成,也有可能包含“大家庭”的成员(几代同堂的家庭)。巴哈伊的教义主要是强调家庭单元内的进程与人际关系。

家庭内部的关系应当体现出巴哈伊社团所规定的关系准则,正如守基•阿芬弟所描述的那样:


“…不是独裁统治,而是谦逊的伙伴关系,不是使用专制的权力,而是以坦诚与友爱的磋商。”


磋商的角色非常重要的,它不仅可以用于解决夫妻双方之间的矛盾,父母与孩

子之间的矛盾,而且也是对孩子的一种社会教育方式。
家庭中的每个人都必须被看作独立的个体,获得应有的尊重,而且,必须得到成长与发展所需的关爱和空间。必须始终重视家庭联系的完整性,但个体成员的权利绝不能被侵占。例如对妻子或者孩子施加家庭暴力,又例如来自丈夫的诽谤和侮辱,这些绝对不能成为家庭生活的一部分。阿博都巴哈禁止体罚孩子。


“无论何时,如果母亲发现孩子做得很好,就应给予赞美与鼓励来畅快孩子的心田;如果孩子的行为出现轻微的不当迹象,母亲应对孩子进行劝戒和惩罚 ,根据原因使用合适的方法,如有需要可以给予口头警告”然而,决不应当殴打或辱骂孩子,因为长期的殴打和辱骂会导致孩子的性格变得畸形。”


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应当学会尊重与服从父母,同时应懂得感激父母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阿博都巴哈写道:


“如果你们懂得爱护与体谅你们的父母,则不仅能让他们感到开心,也能愉悦我,因为父母理应得到高度的尊重,并且最重要的是让他们获得满足感……”


“而且,父母为了养育孩子经受了最大的困难与考验…那麽孩子爲了回報這含辛茹苦的照顧,必當返以更多的仁愛和慈善,且為他們的父母祈求赦免和寬恕。。”


巴哈伊认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唯有这首要的社会构成单元健康和团结,社会本身才可能健康和团结。而一夫一妻制则是家庭生活的基础。

巴哈欧拉说,婚姻是“福祉与超度的堡垒”。巴哈伊经典进一步指出,夫妻双方应努力成为“爱侣和同志,彼此契合如一,今生今世乃至永生不渝……”

巴哈伊将婚姻的准备阶段视为保证婚姻幸福的一个根本要素。准备过程包括征得父母对所选伴侣的赞同。这并不意味着巴哈伊婚姻是由父母安排的。子女有权按自己的心愿选择伴侣,提出婚约。但是,一旦子女作出了选择,他们的父母就有权利和义务仔细斟酌是否同意这桩婚事,并以此方式在人生大事上对其子女提供指导。

巴哈伊认为,这一先决条件有助于维护夫妻双方及联姻家庭的团结。如同以往上帝的圣使,巴哈欧拉教导祂的信徒要尊敬自己的父母。须征得父母对婚姻的赞同这一要求重申了儿女与父母之间关系的重要性。这也有助于为新婚夫妇营造一个父母支持的基础。

简单的婚誓与婚礼

一旦获得父母的同意,就可以成婚了。巴哈伊婚姻只需要最简单的仪式。在由地方灵体会——即当地的巴哈伊教务管理议会——所委派的两名证婚人面前,婚姻双方宣读以下誓言:“我们两人一定会依照上帝的意愿生活。”对巴哈伊信徒来说,这按上帝意愿生活的简单承诺包含了与婚姻有关的所有承诺,包括承诺不论贫穷富裕、健康生病,都彼此相爱、彼此尊敬、彼此珍惜、同甘共苦、相濡以沬。

在做到上述简单要求之后,巴哈伊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安排婚庆活动了。依照个人喜好、家庭财力和文化传统的不同,巴哈伊婚礼可大可小、可繁可简,亦可安排各种形式的音乐、舞蹈、服饰、食物和欢庆节目。

巴哈伊信仰将婚姻誓约视为神圣,要求夫妻绝对忠诚于对方。

然而,巴哈伊信仰强调男女平等并提倡以磋商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也意味着,在巴哈伊婚姻中丈夫与妻子的角色不再是传统式的。妻子可以自由寻求她感兴趣的职业;丈夫则应该分担家务和抚育孩子的责任。

在强调人类一体性的巴哈伊教义中,人们称之为“跨种族婚姻”也是受到鼓励的。

离婚被允许但不被赞成

如果巴哈伊的婚姻维持不下去,离婚是允许的,但极不受赞成。若巴哈伊信徒选择离婚,他们必须分居至少一年,并努力尝试和好。如果一年之后双方仍然执意离婚,那么他们才会获得准许,当然,具体办理尚需依照有关民事法律程序。巴哈伊称这一年分居期为“耐心之年”,由当地灵体会监督执行。

除肉体的、才智的和精神的伴侣关系之外,巴哈伊婚姻的主要目的在于后代。巴哈伊认为,生养孩子不仅是极大喜悦与后福的源泉,也是一项神圣的义务。巴哈欧拉谕令:“世人啊,结婚吧!你们便可生养在我的仆人中颂扬我的人。此乃我给予你们的命令,你们当奉而行之,以对你们有所助益。”

在强调女性应享受与男性完全平等权利的同时,巴哈欧拉的教义也明确承认男女天性上固有的差异,这既有生理上的,也有情感上的。因此,巴哈伊认为,母亲在孩子的早期教育中担负特殊的职责——尤其人生的最初几年乃是每个人的基本价值观和性格形成的时期。

巴哈伊认为,灵魂自卵子受精那一刻起便开始存在了,因此,当胎儿尚在子宫时,父母就要为他/她祈求安康。教育,尤其是巴哈伊教育,在巴哈伊家庭中是非常重要的。孩子自幼就被鼓励养成祈祷和沉思的习惯,并学习掌握智能和灵性两方面的知识。